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番二 6.傅宸轩,好久不见

番二 6.傅宸轩,好久不见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宸轩的公司经过一个月的忙碌,已经开始走上正轨,而他也终于有机会舒一口气。

    “宸轩哥,我们晚上去哪里吃?”果果从办公桌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她现在业务是越来越熟练了,虽然算不上游刃有余,但起码不会像刚开始那样感到吃力。

    因为公司刚刚起步,大家都很忙,就连周末都在加班,晚饭基本也靠外卖,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一些了,自然要吃一顿好的。

    傅宸轩从电脑屏幕上抬头,“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吗?”

    果果黑线,“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傅宸轩抬手揉了揉额头,他今天遇到了一个问题,一直在研究,俨然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其他人呢?”

    “都已经走了,看你在工作,我就让他们先走了。”

    傅宸轩闻言,微微挑眉,他本想今天请大家放松一下的,既然这样,那就改天吧。

    收拾了东西,傅宸轩站起来,“那我们也走吧。”

    “宸轩哥,你今天请?#39029;?#39277;吧,吃了一个月外卖,我馋的紧。”果果可怜巴巴的说道,她长这?#21019;螅?#32477;对是第一次吃这么多外卖。

    “行,想吃?#35009;矗?#20170;天你就是想吃龙肉,我也想办法给你弄来。”傅宸轩说得十分豪气。

    “我想吃牛排。”果果直接点了西餐。

    傅宸轩没有任?#25105;?#35265;,车子拐了一道弯,带她去了附近的一家高级西餐厅。

    “从下周起就不用加班了。这个月辛苦你了。”傅宸轩看着果果明显瘦了一圈的小脸,歉意地说道。

    果果摇头,“我倒是不这样认为,我觉得在你这里比我爸那里好多了。”在傅宸轩的公司,没人将她当做韩氏集团的千金,她只是一个新人,虽然工作上会有很多不足,甚?#33080;?#29616;失误,但是大家都会善意地提醒或者?#21069;?#21161;她,不像在韩氏,即便明知道她做错了,?#21069;?#20154;也?#22351;?#26159;没看见,就因为她爸是韩奕。

    “这一个月的工作还适应吗?”傅宸轩又问道。

    “适应的很好啊。”果果随意地说道,自由自在的,太舒心了,就算是累点她也甘愿。

    “下个月开始我们的一个新的APP就会正式进入研发阶?#21361;?#21040;时候公司里会越发忙碌,你这个月一定要将工作彻底熟悉起来,做到游刃有余,所?#36234;?#19979;来还有你辛苦的。”

    果果?#33041;?#22320;看着他,“宸轩哥,你知道现在的你像?#35009;?#21527;?”

    傅宸轩疑惑,等着她下面的?#21834;?br />
    “就像是周扒皮,万恶的资本主义家。”果果吐槽,却也仅仅呼死你吐槽,并无任何的不快。

    傅宸轩笑笑,“那是你没见过我更加周扒皮的时候,我记得我们几个最开始的时候,连续一个多星期都是吃住都在公司。”

    果果惊讶,“你们公司还有房间睡觉?”

    “打地铺,不过那时候还是夏天,在地上铺个垫子就能躺着睡一觉。”

    “为?#35009;?#19981;回家睡?”果果不解。

    “赶项目啊,那时我们开发的一款办公软件被一个公司看中,结果就在签合同的前一周,我们发现那款软件存在漏洞,所以只能加班加点将漏洞?#39029;?#26469;并修补好。”那是他们公司成立后的第一笔单子,第一仗自然是要全力以赴的。当时整个公司就他们五个人,几乎是不眠不休地修补完了漏洞。

    果果无法想象那样的艰辛,心疼地看着傅宸轩,“宸轩哥,你们好辛苦。”

    傅宸轩笑,其实真的认真算起来,他们已经不算辛苦了,虽然说他?#21069;资制?#23478;,可是他的起点还是比那些真正?#36164;制?#23478;的人来说要高得多。

    两人谈着公司的事情,还有傅宸轩这?#25913;?#30340;留学经历,饭桌上倒?#24425;?#20998;愉快。

    “宸轩哥,你说你大学时候,又要忙着课程,又要忙着公司,怎么还有这么多时间参加那些社团活动啊,跟你相比,我的大学生活可就要乏味多了。”果果?#34892;?#36951;憾,被自己虚度的那些光阴。

    “当初我要是跟你一起出去多好。”果果感慨地说了一句,这样她跟裴浩之间或许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烦恼。

    想到裴浩,果果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视线从眼前的牛排上滑过,顿时没了兴趣,视线在餐厅里一转,忽然就顿住了,脸色微微发?#20303;?br />
    傅宸轩正在跟她说话,却没有得到她的回应,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看到了裴浩,他不是一个人,对面坐着一个女人。

    傅宸轩微微皱眉,看向果果,“果果。”

    果果回神,脸上的笑意透着苍白,“宸轩哥,那个就是他的女朋友吗?#38752;?#30528;还挺漂亮的,他们现在应该都已经见过双方的?#39029;?#20102;吧?”

    这一个月来,她?#31185;?#33258;己不去关注裴浩的消息,也从来没有在傅宸轩的面前提起他。她是?#19981;?#35060;浩,也想跟裴浩在一起,可是裴浩有了女朋友,她的家教不?#24066;?#22905;做出破坏人家感情的事情。这?#24425;?#20026;?#35009;?#34987;裴浩拒绝之后,她就主动远离了裴浩的原因,如果当初她表白时,裴浩依旧是单身,那么即便是被拒绝,她也不会放弃的。

    傅宸轩不知道该怎么跟果果说裴浩跟他女朋友之间出了问题这件事,毕竟问题是否解决他也不清楚。

    “果果,我们走吧。”

    “不用,宸轩哥,我还没那?#21019;?#24369;,而?#36951;?#28009;哥是我们的朋友,我也不可能躲他一辈子,总要面对的。”果果朝着傅宸轩笑笑,这些话也不知道是在?#21442;?#20613;宸轩,还是在?#21442;?#22905;自己。

    傅宸轩心有不忍,他?#35009;?#24819;到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小,吃个饭都能遇到裴浩。

    果果却已经重新低头吃饭了,只是脸上却没有了刚刚的笑容,傅宸轩定定地看着她,果果朝他笑笑,“宸轩哥,虽然我知道自己长得很漂亮,但是你看着?#39029;?#20063;填不了肚子啊。”

    “有个?#24335;?#20570;秀色可餐。”傅宸轩配合她转移了话题。

    果果笑了,?#34892;?#19981;解地看着他,“宸轩哥,你这哄女孩子的甜言蜜语信手拈来,你怎么到了二十五岁还单身?”

    “我这?#24515;?#32570;勿滥。”傅宸轩淡定回应她的吐槽。饭桌上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

    果果控制着自己的眼神尽量不往裴浩那边看,?#31185;?#33258;己吃完了盘中的牛排。

    原本是想趁?#25490;?#28009;他们没有发觉之前,l先一步离开餐厅的。可没想到离开时还是碰到了裴浩。

    “宸轩,果果。”裴浩叫住他们。

    傅宸轩和果果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俩人。

    “真的是你们,没想到你们也在这里用餐,早知道刚才就一起了。”裴浩看向果果的眼神十分自然。

    果果冲着他笑了笑,叫了一声裴浩哥,随后便保持了沉默。

    傅宸轩微微一笑,“我和果果刚下班,她说想吃牛排,便带她过来了,这位是?”他看向的是裴皓身边的女人。

    “蒋晓月。”裴浩只说了名字,却没有介绍他们之间的关系。

    傅宸轩的视线在二人的脸上转了一圈,隐约明白了?#35009;矗?#20914;着蒋晓月微微一笑,“你好,我是裴浩的表弟。”他同样没有介绍果果的身份。

    蒋晓月的脸色?#34892;?#20725;硬,只?#21069;?#20110;有其他人在,还是扬起了一抹笑,与傅宸轩和果果打着招呼。

    “浩哥,我和果果还有事儿,就先走一步了。”

    裴浩点点头,看了一眼果果,却见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35009;礎?br />
    傅宸轩扣着果果的肩膀,将她带出了餐厅。

    “想要做?#35009;矗?#25105;陪你。”走出餐厅,傅宸轩对闷闷不乐的果果说道。

    果果摇摇头,“宸轩哥,我哪里也不想去,你送我回家吧。”

    “行,上车。”

    只是车子开到半路,傅宸轩拐了一道弯,直接开往了海边。

    “宸轩哥,你带我来海边做?#35009;矗俊?br />
    “我突然想看海了,但一个人看海有点无聊。”傅宸轩随便?#35835;?#19968;个借口。

    “宸轩哥,谢谢!”果果知道,傅宸轩哪里是想看海,他是担心自己心情不好,所以才想带自?#35946;?#25955;散心。

    傅宸轩抬手揉乱了她的头发,“真是个傻?#23601;貳!?br />
    俩人在海边走了一?#21361;?#38543;后,果果找了一块?#29976;?#22352;下静静地看着海面。

    夜色已黑,海面上黑乎乎的一片,其实?#35009;?#37117;看不清。

    微凉的海风吹在身上,耳边是海浪拍打?#29976;?#30340;声音,傅宸轩脱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你现在可不能感冒了,要不然我可就少了一个得力助手。”

    果果闻言,巴巴地说道,“难道我对你就只是助手吗?”

    “当然不是,你还是我的妹妹,你若是生病了,我会心疼的。”

    果果满意了,“这还差不多。”

    傅宸轩哭笑不得。

    他们在海边呆了大概有一个小时,果果才站起来,“宸轩哥,我心情好多了,我们回去吧。”

    傅宸轩没有反对,直接送她回了韩家。

    果果走进家门,却发现她的父亲还没睡?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呢,脚步一转,走向客厅,“爸,这?#36176;?#36824;不睡,看?#35009;?#21602;?”语气中带着小女儿的娇嗔。

    韩奕的脸色?#34892;?#40657;,“都这?#36176;?#20102;,你还知道回来?”

    果果淡定的在他的身边坐下,“今天宸轩哥请吃饭,我又跟他在海边逛了一圈,这才回?#36176;?#20102;嘛。”

    “哼,你现在心里眼里是只有傅宸轩那个臭小子,没有爸爸了?#21069;桑俊?br />
    闻言,果果就知道韩奕是吃醋了,顿时?#34892;?#21741;笑不得,抱住了他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哪有,你是我最爱的爸爸,我心里怎么可能没你呢?你可是我最爱的男人哟。”

    韩?#35753;?#22909;气的白了她一眼,“你就是嘴上说的好听。韩南烟?你自己说说,你都多久没在家里吃饭了?你一天到晚的都在忙些?#35009;?#21602;?”

    “爸,宸轩哥的公司现在不是刚上正轨吗?事情很多,那大家都在加班,我总不好一个人回?#31383;桑?#35201;有同甘共苦的团队精神,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果果,爸爸就不明白了,之前在公司里当副总不是当的好好的嘛,干嘛要辞职受这份累?你是女孩子,好好享受生活不好吗?”这一个月来女儿起早贪黑的,还经常加班到半夜才回来,韩奕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若不是于晓萱阻止,这话他早就想说了。

    “这不一样。在公司里,我是韩氏集团的千金,而不是副总,可是在宸轩哥那里,我是韩南烟。爸,我想做一个有用的人,而不是一只被你圈养在豪华宫殿里的金丝雀。”果果神情认真?#24050;?#32899;,丝毫没有玩笑的意味。

    韩奕看?#25490;?#20799;,第一次觉?#38376;?#20799;真的长大了,懂事了,他摸摸女儿的头发,“可是果果,这样你会很辛苦。”果果是他捧在?#20013;?#37324;长大的女儿,他对她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她这辈子能够平安?#24598;鄭?#20581;健康康的长大,然后找个疼她爱她的人过一辈子,幸福终?#24076;?#33267;于事业上是否有所成就,对于韩奕来说根本不重要。即便果果是个?#35009;?#37117;不会的败家女,他也有能力养她一辈子。

    “我从来不怕辛苦。”虽然她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可却不是那么娇气的人,吃不得一点苦头。可以这样说,果果的?#24895;?#20013;带着一股倔强。

    “爸爸,你别这么担心我嘛。我今年都24岁了,不是四岁的小女孩。而且我去的又是宸轩哥的公司,他们还是很照顾我的,你就放?#38476;傘!?br />
    “那个臭小子,敢不照顾你?#20801;裕?#30475;我不好好收拾他。”说起傅宸轩,韩奕就来气,就这?#31383;?#33258;己的宝贝女儿拐跑了,给他当牛做马的。

    果果乐了,笑眯眯的看着她,“爸爸,不是我想打击你,你打得过宸轩哥吗?”

    韩奕脸一虎,“你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小?#23601;?#24110;谁呢?”

    果果继续笑眯眯,“你都说我胳膊肘往外拐了,当然?#21069;?#25105;宸轩哥了。”

    韩奕抬手作势要打她,只是落在她身上时却轻轻的,更像是抚摸,“你就是吃定了我舍不?#20040;?#20320;骂你。”

    果果嘿嘿一笑,“所以我才最爱你嘛,爸爸。”

    “你呀,真是拿你没办法。你要做可以,但是若是觉得辛苦?#21496;?#22238;家。”

    “我肯定不会让你小瞧我的。爸爸,我今天工作了一天,好累,我先上去睡了。”

    “行,去吧。明天不用上班,在家里好好休息。”

    果果点点头,转身上楼,走到一半想起?#35009;矗?#21448;停了下来,对着韩奕说道,“爸爸,你不睡吗?”

    “你妈要12点才能回家,我等她一会儿。”

    果果?#35835;?#25238;身子,表情夸?#29275;?#29240;爸,不是我说你,你说你跟妈妈都20多年了,怎么还这么腻歪?#38752;?#24471;我今天晚饭吃的不多,要不然该被你们的狗粮吃撑了。”

    “小?#23601;?#28385;嘴胡说,赶紧上去?#35789;?#21435;。”韩?#35753;?#22909;气。

    果果冲着韩奕吐了吐舌头,转身跑了。

    第二天是周六,?#24425;?#27784;睿钢琴独奏的日子。一大早,傅宸轩就被傅书艺给叫了起来。

    傅宸轩昨晚送果果回去后,回家又处理了一点公司的事情,一直到凌晨两点才睡下。刚睡了不到六个小?#26412;捅幻妹媒行?#20102;,这心情着实?#34892;?#37057;闷。

    “哥,你赶紧起床,今天小睿是要上台演出的,我们作为她的?#23376;?#22242;绝对不能迟到。”

    傅宸轩皱眉,?#25226;?#22863;会不是晚上吗?这大早上的叫我起来做?#35009;矗俊?br />
    “这么正式的演奏会,你总不能穿着一身休闲服去吧,当然是带你去做造型啊。”傅书艺说得理所当然。

    傅宸轩黑线,“糖糖,你让我再睡一会儿,中午我起来跟你去做造型?#24598;吹眉啊!?br />
    “哥别睡了,你看你的衣柜里都是一些休闲服,连套正式点的西装都没有,我们还要去商场给你买?#36335;?#21602;,再不走时间真的来不及了。”

    糖糖上前,想要将傅宸轩从床上挖起来,奈何力气不够大,拉不动。

    “糖糖,傅书艺,我的好妹妹,你可饶了我吧。你哥我凌晨两点才睡,现在真的困得很,你让我再睡几个小时,下午再去买?#36335;?#20570;造?#20572;?#23436;全来?#30473;埃?#25110;者你先去,?#39029;?#23436;午饭再去找你。”

    傅书艺仔?#20613;目?#30528;他的脸,见他眼底确实有黑眼圈,于是放开他的手,“好吧。那你好好睡,我中午给你打电话叫你起?#30149;!?br />
    傅宸轩摆摆手,连眼睛都没睁开,“好,去吧。”

    不过,好好的睡眠被打?#24076;?#20613;宸轩?#35009;?#33021;继续睡下去,躺了?#23480;?#38047;,实在睡不?#29275;?#32034;性便起床了。下楼的时候刚好看见沈清澜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洒水壶,似乎是刚从花园里回来,傅老爷子去世后,花园里的花草都是沈清澜在打理。

    或许是因为这些年的修身养性,沈清澜比起年轻的时候温和了许多,带着岁月沉淀后的从容淡定。

    “妈,早上好。”傅宸轩跟母亲打着招呼

    沈清澜是知道儿子晚睡的,看了一眼手表,挑眉,?#38712;?#20040;不多睡一会儿?”

    傅宸轩无奈的说道,“今天是小睿演出的日子,糖糖一大早就把我?#34892;?#20102;。”

    想起自己风风火火的女儿,沈清澜也?#34892;?#22909;笑,“既然醒?#21496;?#19979;去吃个早饭。”

    傅宸轩扒拉了一把头发,点点头,也就是跟家人住一起时,他的三餐才会固定。以前一个人在国外留学,又不住在艾?#36164;?#21460;家里的时候,他的早餐基本就是睡过去的,或者就是随便对付一顿,因此,他的胃其实并不是很好。

    傅宸轩吃完早饭,又去书?#30475;?#29702;了一些公司的事情,等到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拿着车钥匙出门。

    但先去造型中心找傅书艺,她还在楼上做spa呢。

    他索性在休息区坐下,找了一本?#21448;?#32763;看?#29275;?#25171;发着等待时的无聊时间。等傅书艺做完spa出来,已经过了饭点了,傅宸轩早饭吃的迟,倒是不饿,傅书艺可饿坏了,刚一出来就拉着傅宸轩去吃饭,随后二人直奔最近的商场,给傅宸轩买了一套西装,然后才奔向造型中心,等二人做完造型时间也差不多了。

    沈睿的演出放在京城最有名的音乐厅。小小年纪能在这里演出,是对他实力的一种认可。

    他们去的时候,化?#31508;?#27491;在给沈睿化?#20445;?#27784;睿则是拿着手机,不知道在跟谁发信息,见二人进来,将手机往口袋里一放,“哥,姐,你们来了。”

    ?#30333;急傅脑?#20040;样?”傅宸轩温和的问道。

    沈睿微微一笑,?#23433;?#19981;多了。”为了这场演奏会,他足足准备了三个月,所有的曲子都已烂熟于心。

    今天这样的日子,沈清澜是势必会出席的,所以当傅宸轩和傅书艺从后台转到观众席时,沈清澜已经就座了。

    傅书艺直接在沈清澜的身边坐下,“妈,你今天好漂亮。”

    “你这意思是我平时不漂亮?”沈清澜挑眉看?#25490;?#20799;。

    傅书艺笑眯眯,“哪能啊,我妈妈那可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即便不打扮,那?#24425;乔?#22269;倾城的。”

    “油嘴滑舌。”沈清澜给了四?#21046;?#20215;。

    傅书艺权当这是对自己的赞美,毫不心虚的收下了。

    傅宸轩坐在沈清澜的另一边,距离演出还有15分钟时,傅宸轩的手机震动了。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低声对沈清澜说道,“妈,我公司的同事找我,?#39029;?#21435;接个电?#21834;!?br />
    沈清澜点头。

    “傅宸轩,真的是你啊,我以为自己?#21019;?#20102;呢。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你。”

    傅宸轩刚接完电话打算进去,就听到了一道略有耳熟的女身,他转头就看到了站在不?#27934;Γ?#27491;一脸惊喜的看着他的简单。

    简单穿着一袭连衣裙,快步走了过来,她的脸上画着精致的?#27604;蕁?#20498;与那天在酒吧里的扮相?#34892;?#31867;似。

    “你?#24425;?#26469;这里听音乐会的??#22868;?#21333;温柔地问道。

    傅宸轩?#34892;?#24847;外在这里遇见她,却礼貌的点点头。“是,你呢?一个人来的?”

    “不是,我跟我朋友一起来的,她去卫生间了,马上过来。对了,你?#24425;?#27784;睿的粉丝吗?”

    “算?#21069;傘!?#20613;宸轩淡淡的说道。

    “我关注沈睿很久了,他真是个音乐天才。为了这次的演奏会,我可是提前一个月就开?#35760;?#31080;了,好不容易才抢到两张票。?#22868;?#21333;微笑着说道。傅宸轩耐心的听着她说话,这个时候离开显得不太礼?#30149;?br />
    “你是一个人来的吗??#22868;?#21333;见他的身边没有别人,好奇的问道。

    “跟家人一起来的,他们在里面。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进去吧。”

    “等等,我朋友还没来,等两分钟,你不介意吧?”

    原本想离开的傅宸轩听了这话,停下脚步,笑意温和,“不介意。”

    简单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见林静竟然还没出来,心中不禁?#34892;?#30528;?#20445;?#32473;林静发了一条信息。

    其?#21040;?#22825;能在音乐会上见到傅宸轩,并不是一个意外,而是简单精心设计的结果。

    一个月前,简单就得到消息傅宸轩的表弟沈睿要在这里举行一场钢琴独奏会,简单猜测傅宸轩很有可能会参加,于是托了很多朋友才买到两张?#20445;?#23601;是为了让林静和傅宸轩有一个?#35270;?#37325;逢的机会。

    不过她原先预设的是等音乐会结束再来个?#21152;觶?#21364;没想到还没开场就先遇到了,这算是这场精心布局里的一个小小的意外惊喜。

    林静其实早就已经出来了,就站在拐角处,她看着正在与简单说话的傅宸轩,?#20013;?#37324;微微出了汗,这是他们阔别20年后的第一次相见,心中难免紧张。

    眼看着演奏会就要开始了,林静咬咬牙,快步走了过去,“简单,音乐会要开始了,快进去。”她装作没有看见傅宸轩的样子。

    “静静,别着急呀,我介绍个朋友给你?#40092;丁!奔?#21333;一把拉住她。

    “静静?你是林静?”傅宸轩盯着林静的脸,忽然开口。

    林静微愣,看向傅宸轩,眼中的疑惑渐渐转为?#21496;?#21916;,“傅宸轩,好久不见。”

    傅宸轩嘴角的弧?#24825;?#25196;,“静静,好久不见。”

    “哎,你们?#40092;?#21834;。?#22868;?#21333;适时出声。

    傅宸轩微微一笑,“我和?#24535;彩?#20799;时的玩伴,还是幼儿园的同班同学。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是朋友。”

    “我跟静?#24425;?#22823;学时候的室友,我们可真有缘分,这样我就不用介绍你们?#40092;读恕!奔?#21333;十分高兴,她就说嘛,也许人家傅宸轩根?#20037;?#26377;忘记林静呢,就林静这个?#20498;希?#19968;直不敢跟傅宸轩相认,生怕人家已经忘记了她。

    “音乐会马上要开始了,我们先进去吧,有?#35009;?#35805;,等音乐会结束再说,傅宸轩,你觉得可?#26376;穡俊?br />
    “当然。”

    林静他们的位置自然不跟傅宸轩在一起,三人约好?#35828;?#38899;乐会结束再出去喝一杯就分开了。

    “静静,这下你放心了吧,人家傅宸轩不仅记得你,还一眼就认出了你。?#22868;?#21333;心情十分愉悦,?#36335;?#20570;成了一件大事儿。

    林静笑容羞涩,她?#35009;?#24819;到傅宸轩竟然真的还记得她。

    “你说我等下见到他应该说些?#35009;矗俊?#26519;静?#34892;?#32039;张地问道。

    “当然是叙旧啊,这样才能迅速拉近你们彼此的距离嘛,等到许久完毕,还可以说说你们这些年各自的经历,二十年的空白,需要慢慢填补,所以你也不要太着急。?#22868;?#21333;给她出?#34987;?#31574;。

    林静认真听取着简单的建议,不过他们说话的声音很轻,等待沈睿上台演奏之后,都闭嘴不言了,毕竟是音乐会,交头接耳的不礼?#30149;?br />
    音乐会结束之后,傅宸轩没有跟着大家离开,而是说遇见了一个故人,跟?#21496;?#32858;,沈清澜也不问遇见了谁,带?#25490;?#20799;就先回去了。

    林静和简单就在门口等着他呢,怕错过了,简单还特意发了一条信息给他报告了她们的具体位置。

    “傅宸轩,这里。?#22868;?#21333;先看到了缓步而出的傅宸轩,朝着他挥挥手,傅宸轩走了过来。

    “抱?#31119;?#21018;才跟我母亲说了一句话,耽误了。”傅宸轩歉意地说道,他不习惯?#38376;?#22763;等他。

    林静微笑,“我们?#24425;?#21018;出来,等下我们去哪里?”

    “魅色怎么样?”

    “好。”

    “我就不跟你们去了,我还要回家写文呢,不?#24187;?#22825;的更新就惨了。?#22868;?#21333;出声,“你们两个既然小时候就?#40092;读耍?#36825;么多年没见了,肯定有很多话想说,我就不掺和了哈。”她说和,给了林静一个“你加油”的眼神就溜了。

    林静?#34892;?#19981;自在地看着傅宸轩,解?#20572;?#31616;单她是个职业网络作家,写文是她的工作。”

    “我知道,她跟我说过,走吧,我的车在那边。”傅宸轩指了指停车场的方向,林静跟在他的身后,微微抬头,看着他的背影,糯米团子一样的安安已经长大了,变成了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林静的神情?#34892;┗秀保?#33041;海中闪现很多纷乱的画面,没有见到的时候,她想见他,甚至能不顾?#25913;傅?#21453;对千里迢迢地回到京城,但是真的见到了,她却无法将眼前的男人与小时候的那个他联系起来,岁月划下的鸿沟?#31449;?#23558;他们隔成了两个世界吗?

    林静心中想着事情,根?#20037;?#26377;注意到傅宸轩已经停下了脚步,一头撞了上去,傅宸轩好笑,“想?#35009;?#21602;,走路都不专心?”

    林静尴?#21361;?#24819;到一些儿时的事情,走神了。”

    傅宸轩笑笑,打开了车门,“请。”

    心中的陌生感让林静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索性魅色离这里也算不上远,二十分钟就到了。

    傅宸轩这次没有选择吧台,而是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卡座。

    “这一路上都不说话,是不?#40092;?#25105;了吗?”傅宸轩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林静微怔,随即笑了,“?#21069;。?#25105;们算起?#20174;?#35813;有二十?#24187;?#35265;了,分开时还是小孩子,再见面已长大,仔细想想时间真可怕。”

    “你这是做了女诗人?”傅宸轩调侃她。

    林静一开始没?#20174;?#36807;来,?#35753;?#30333;他说的是?#35009;?#24847;思后,不好意思地微微低着头。

    “静静,你后来为?#35009;?#27809;有联系我?”

    林静刚走的头两年,他们两个之间其实还有联系,虽然只是?#21018;?#30011;的不伦不类的卡片,但那?#24425;?#32500;系友谊的方式,可两年之后,他们一家就忽?#24187;?#20102;消息,就连林静的母亲都没有再跟沈清澜联系,一家?#21496;?#20687;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林静闻言,不知想起了?#35009;矗?#33080;色微变,沉默了片刻,缓声开口,“那年我弟弟出事了,他?#24052;媯?#36305;到了马路上,被车给撞了。”

    林静有个弟弟,这个傅宸轩是知道的,算起来,她弟弟比傅书艺和傅书宸还要大一些。

    “抱歉。”傅宸轩歉意地说道,他没想到其中的缘由竟然是这样的。

    “那段时间我妈妈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我们家也都陷入了悲伤之中,我爸为了让我妈远离那个伤心地,向上级申请?#35828;?#31163;,调到了更偏远的地方,那个地方通讯也不方便,就渐渐没了联系。”林静轻声说道,眼底深处是浓浓的悲伤。

    傅宸轩听?#29275;参?#36947;,“我没想到你们竟然遇到了这么多事儿。你是?#35009;?#26102;候回来的?”他转移了话题。

    “刚回来不久,我爸现在所在的军区在边?#24120;?#37027;边都是偏远小城,而我学的专业在那里找不到好工作,就回来了,现在跟简单一起住。”

    “现在在哪里工作?”

    林静报了一个公司的名字,傅宸轩觉得?#34892;?#32819;熟,想了想,终于想起来了,这是京城的一家科技公司,?#24425;?#20570;软件开发的,是他的同行兼竞争对手。

    “你学计算机的?”

    林静应了一声,?#29677;牛?#25105;爸其实是希望我能进部队做技术兵的,但是我不?#19981;?#24403;兵,就没有答应。对了,你现在在做?#35009;矗?#24403;兵吗?”

    傅宸轩摇头,“没有,我自己开了一?#22812;?#21496;,现在正在起步阶?#21361;彩?#20570;软件开发的。”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像你父亲一样的英雄,我还以为你长大后会进入部队呢。”

    “人的梦想是会变的,我记得你小时候最大的梦想还是当?#40092;?#21602;。”傅宸轩笑着说道。

    林静一想?#24425;牽?#30830;实,我们都长大了,对了,阿姨的身体好吗?”她想起沈清澜,小时候,沈清澜对她很好,每次去傅家,都会给她准备一堆吃的,她生日的时候还给她送礼物,去边境的头两年,她经常能收到来自京城的包裹,其中有不少都是沈清澜送给她的。

    “我妈很好,改天到家里吃个饭吧,我妈肯定都认不出你了。”

    林静神情犹豫,“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傅宸轩失笑,“这有?#35009;?#19981;好的,你跟我妈又不是不?#40092;叮?#25105;妈见到你一定很高兴,对了。”

    “好,改天有时间我一定上门?#36176;?#38463;姨。”林静答应。

    傅宸轩很会聊天,挑选的话题基本都在围绕着他们的小时候,最大程度上消除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感,等到二人离开酒吧时,两人之间的关系更像是相伴长大的好友。

    ------题外话------

    我觉得关于安安的CP,我文中提示的还是挺明显的哈。

    今天要去外地参加亲戚的婚礼,然后再跟家人一起出去几天,所以这几天的留言无法及时回复了哈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艾达王和里昂可能吗 北京PK计划 北京pk10开奖时间调整 炉石传说吧 2013武里南联 传奇无敌金刚剑 巨人财富彩票 我的世界种子 pc蛋蛋计划吧 冰穴怎么玩 皇马对皇家贝蒂斯预测 埃瓦尔vs维格塞尔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