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503.事毕【简介小剧场】(15更)

503.事毕【简介小剧场】(15更)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事情发展到今天这样是谁?#35009;?#26377;预料到的。

    “唉,最无辜的就是那个孩子。”于晓萱说道。在整件事情当中,丁明辉和童?#40092;?#37117;是罪有应得,唯一无辜的,就是那个未出世的孩子。

    于晓萱的话,得到了沈清澜和方彤的赞同。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这个孩子不出生也好,出生了也生活在不幸福的环境当?#23567;!?#27784;清澜淡淡说道。

    那个孩子是个不?#25442;?#36814;的存在,哪怕出生了也得不到自己父?#20613;陌?#29978;至很有可能会因为父?#20613;?#24681;怨而有一个悲惨的童年,沈清?#23047;?#36807;太多亲生父母虐待子女的新闻,与其那样,或许现在这样离开对于那个孩子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提到那个孩子,方彤看了一眼自己高耸的肚子,伸手摸了摸,神情?#34892;?#24581;然。

    “好了,这件事就不要再去想了,你马上就要生孩子了,开心点,孕妇的心情很重要。”于晓萱安慰方彤。

    方彤点点头,“嗯,我知道,就是刚刚得知这样的事情,?#34892;?#24863;慨而已。”

    方彤的预产期是一个星期之后,所以在预产期的前四天她就住进了医院。

    她是在预产期的前一天夜里忽然发作的,这个孩子是个心疼母亲的,在方彤感觉腹痛不久,宫口就很快开了,随即就被推进了产房。方彤的生产相比起沈清澜和于晓萱来说,可以算是很顺利了,没多久就生下一个儿子,七斤六两,真正的大胖小子。

    好友生产了,沈清澜和于晓萱自然是要去?#36176;?#30340;。

    医?#35946;錚?#20110;晓萱看着方彤的儿子,满脸的笑容,“清澜,这个孩子的眼睫毛好长啊,你看。等他长大了,凭借这一双眼睛就该迷死一大片姑娘了。”

    沈清?#23047;?#30528;小?#19968;錚?#23567;?#19968;?#27491;闭着眼睛睡觉呢,眼睫毛又浓又密,就像是一把小扇子,在脸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21834;?br />
    安安的眼睫毛就长的很漂亮,这个孩子的眼睫毛跟安安有的一拼。

    于晓萱看着心都要?#24187;然?#20102;,她就?#19981;?#38271;睫毛的孩子。果果的眼睫毛也很长,只?#19978;?#36319;安?#19981;?#26377;这个小?#19968;?#27604;起来还是短了一些,疏了一些。

    方彤是剖腹产,身上的刀口现在才开始发作。李博明这几天在医院全程陪护,根本就没有去上班,甚至方彤的衣服都是他亲自换的。

    因为选择的是剖腹产,所以方彤恢复的时间更长,住在医?#35946;?#30340;时间也比沈清澜和于晓萱要长得多。

    这一日,病房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方彤看着进来的人,?#34892;?#24847;外。

    童?#40092;?#31505;笑,“听说你生了一个儿子,我过来看看。”

    方彤神情平静,只是放在被子下的手却不自觉地握紧了一些,“谢谢。”

    她的视线在童?#40092;?#24179;坦的腹部一扫而过,童?#40092;?#27809;有注意到她的眼神,自己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来,就在婴儿床的旁边。

    李博明回去给方彤拿一些换洗的衣服,知道方彤想看儿子,临走之前将儿子报道了病房。

    “这就是你和博明的儿子吗?”童?#40092;?#30475;着正在熟睡的小?#19968;錚?#30524;神变得温柔,方彤见童?#40092;?#25260;手,紧张地叫了她一声,“童?#40092;!?br />
    童?#40092;?#30475;向方彤,见她防?#20613;?#30475;着她,放下手,笑笑,“别紧张,我就是想摸摸他而已,你的儿子很可爱。”

    方彤怎么能不紧张,现在病房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她?#20013;?#21160;不便,儿子就在童?#40092;?#30340;手边,她要是想做?#35009;矗?#22905;就连阻止的时间都没?#23567;?br />
    童?#40092;?#35265;方彤还是很紧张,主动将椅子挪?#35835;?#19968;些,“现在放心了吧。”

    方彤虽?#24187;?#26377;完全放松,但到底?#35009;?#26377;那么紧张了,“谢谢你今天来看我。”

    “不用谢,我想看也不是你。”她只是想看看李博明的儿子长的?#35009;?#27169;样而已,长得是否像李博明。

    “其实我怀的?#24425;?#19968;个儿子。”童?#40092;?#24189;幽地说道,“不过他没有那个福气,投错了胎,连来到这个世界上看一眼的机会都没?#23567;!?#22905;的眼底浮现一抹悲伤,提到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她心中还是会难过。

    虽?#36745;?#24050;知道这个结果,但是看到童?#40092;耸?#30340;样子,方彤也不知道该说?#35009;矗?#22905;能体会到童?#40092;耸?#30495;切的悲伤,或许是因为刚刚做了母亲的缘故吧。

    “你应该看到网上的新闻了吧?丁明辉坐牢了。”童?#40092;?#36716;移话题,方彤看着她,只听后者继续说道,“是我亲手把他送进去的,因为他害死了我的孩子。”

    “所以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件事。”方彤?#27425;省?br />
    童?#40092;?#30475;着方彤的眼睛,眼神里带着一丝探究,“我以为你听到这样的消息,多少会有一点反应,毕竟,你跟丁明辉曾经?#24425;?#30456;处多年的男女朋友不是吗。”

    方彤神情淡淡,“那已经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我跟他早已没关系。”

    童?#40092;?#28857;点头,看着方彤的眼神很复杂,“嗯,我知道。其实方彤,你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幸运的让我忌妒。你成功地逃离了丁明辉这个火坑,然后就遇到了那?#31383;?#20320;的李博明。”那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呀。

    “你不用这样看我,我确实就是?#20992;?#20320;,但是我不会对你做?#35009;矗?#36824;是你以为我会在医?#35946;?#25253;复你??#39029;?#35748;我是挺讨厌你的,到了现在我也不?#19981;?#20320;。”童?#40092;?#35828;的坦然。

    今天从见到童?#40092;?#24320;始,方彤就觉得她整个人的感觉哪里不一样了,现在她想明白了,是眼神,以往的童?#40092;?#30524;睛里总是带着愤恨,带着?#20992;剩?#32780;?#32824;?#30340;童音时眼神是平静的。是平和的,尽管嘴里说着讨厌她,?#20992;?#22905;的话,但是眼睛的情绪一直都是淡淡的。

    “你……”方彤开口,忽然又不知道说?#35009;矗?#22905;跟童?#40092;?#21807;一的交集就是李博明,他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童?#40092;?#19968;开始出现在她面前的姿态就是对李博明势在必得,所以他们从来不是朋友。

    “你要是想同情我,那就不必了,我还没有可怜到需要情敌的怜悯。”童?#40092;?#25318;住了方彤接下去的话,“而你也不用对我改观,我是不会对你和李博明说出祝福的话的。”

    童?#40092;?#36319;方彤说了?#22919;?#35805;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在医院门口正?#38376;?#19978;了李博明。

    隔着人群,童?#40092;?#24867;愣地看着李博明,心中微酸,李博明也看到了她,脸色微变,较快了?#25386;健?br />
    刚想越过童?#40092;?#36208;向病房,童?#40092;?#24320;口了,?#23433;?#26126;,谈谈好吗?”

    李博明的?#25386;?#24494;顿,犹豫了一下,转了一个方向,往医院的花园里走去,童?#40092;?#30524;睛微亮,跟了上去。

    ?#23433;?#26126;,恭喜你当爸爸了。”童?#40092;?#26580;声开口。

    李博明抿唇,“谢谢。”

    “你的儿子很可爱。”

    李博明定定地看着她,童?#40092;?#31505;,“你跟方彤一样,太紧张了,我没打算对他?#20146;鍪裁矗?#25105;就是单纯向来看看你的儿子,博明,我要走了。”

    李博明看着她,沉默不语。

    童?#40092;?#33510;笑,“我的孩子是丁明辉的,我跟他……算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25105;?#20041;了,医生说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当母亲了,这也算是我罪有应得。曾经我给你和方彤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我现在向你们道?#28014;!?#22905;的眼神很真诚,不像是说假话。

    丁明辉因为是宁珂的前夫,所以他出事的时候是上了新闻报纸的,李博明自然知道了。也知道童?#40092;?#26159;原告。

    “我这次离开应该就不会再回来了,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我只是希望你能放过我父亲的公司,我已经跟我父母说过了以后,我会离开京城,他们生了我这样一个不孝女,以后他们剩下的也就只有那间小公司,我求你不要切断他们唯一的生活来源。”

    只要童?#40092;?#19981;做?#35009;矗?#26446;博明自然不会去动她父亲的公司,“只要你说到做到。”

    “谢谢你,博明。”童?#40092;?#30495;诚地说道,她的视线停留在李博明的脸上,久久舍不得离开。

    博明,我曾答应你,若是这个孩子不是你的,我便一辈子不出现在你的面前,现在,我要去兑现我的诺言了,再见了,李博明,我青春时候的梦。

    ?#38712;?#35265;,李博明。”童?#40092;?#28145;吸一口气,说道,随即转身离开。

    李博明看着童?#40092;?#31163;开的背影,眼神闪了闪,转身走向了病房。

    病房里,方彤正在给孩?#28216;?#22902;,看见李博明进来,主动开口,“刚才童?#40092;?#26469;过了,说了?#22919;?#35805;就走了。”

    “我在楼下碰到她了,她是跟我道别的。”李博明将童?#40092;?#30340;?#38712;?#21407;本本地说给方彤听,方彤?#34892;?#21775;嘘,“没想到经历了一场变故,她反倒是看开了。”

    李博明赞同地点点头,“其实这样也好。”总比走上极?#35828;?#22909;,要是童?#40092;?#19968;?#27605;?#19981;开,继续纠缠,李博明也不确定为了维护自己的家庭,他会做?#35009;礎?br />
    **

    方彤的麻烦解决了,沈清澜也替方彤松了一口气,加上方彤的日子顺利降生,也算是双喜临门了。

    沈清澜这几日的心情极好,不需要她说大家都能感受到她的好心情。

    “妈妈,今天爸爸回来了是不是?”安安仰着小?#28304;?#38382;正在画画的沈清澜。

    “爸爸明天早上回来。”

    “?#19969;!?#23433;安应了一声。

    “想爸爸?那妈妈给爸爸打电话。”

    安?#24808;?#30528;?#28304;?#19981;要,不要给爸爸打电话。”

    闻言,沈清?#23047;?#20102;儿子一眼,“为?#35009;矗?#23433;安不想爸爸吗?”

    安安歪着?#28304;?#24819;了想,小脸上满是?#28572;幔?#20854;实他是想爸爸的,但是他又不想爸爸回来。沈清?#23047;?#30528;他?#28572;?#30340;样子,好笑,放下画?#21097;霸?#20040;了?”

    “妈妈,爸爸要是回来我就不能跟你睡了。”这才?#21069;?#23433;最?#28572;?#30340;地方,爸爸每次回来都不许他跟妈妈睡,就连故事都?#21069;?#29240;讲的,而妈妈整天陪?#34384;?#29240;,都没时间陪他玩了。

    “安安上次不是答应爸爸要一个人睡的吗?”沈清澜逗他。

    提起这件事安安更加?#28572;?#20102;,上次傅衡逸带?#34384;?#23433;出去玩儿,安安看上了一套玩具,想让傅衡逸买,傅衡逸就诱惑儿子,以后要是主动一个人睡,就给他买,安安经不住玩具的诱惑,点头答应了,结果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之后的日子,只要安安想跟妈妈一起睡,傅衡逸就用这件事提醒他。

    沈清澜从小就?#36867;?#23433;安,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不能耍赖,所以尽管安安很不愿意,却还是会自己回房间睡觉。

    “可是妈妈,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跟你一起睡了,今天晚上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安安软声祈求,大眼睛眨呀眨的。

    每次安安求沈清澜都是这样的软萌的样子,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卖萌,妈妈就会答应他,果然沈清澜无法拒绝儿子的请求,点头答应,“好,妈妈晚上陪你睡。”

    “明天早上起来我要看见妈妈。”安安进一步提出要求,有好几?#21361;?#22920;妈明明都答应陪自己睡的,结果早上醒来人就不见了。

    “好,妈妈答应,你明天早上睁开眼睛一定可以看到妈妈,好不好?”

    “那妈妈,你不许告诉爸爸。”不?#35805;?#29240;会取笑他的,说他说话不算话。

    沈清澜笑着点头,“好,不告诉爸爸。”反正傅衡逸要明天上午才回来。

    安安顿时高兴了。

    晚上,安安洗完澡,早早地爬到了床上躺好,见到沈清澜进来,他往旁边挪了挪,小手拍着身边的?#24674;茫?#22920;妈,我给你暖好被窝了。”

    沈清澜笑,安安这一招是跟傅衡逸学的,冬日天冷的时候,傅衡逸会帮沈清澜将被窝暖好,还告诉儿子,妈妈是女生,怕冷,他们是男生,所以要对妈妈好。于是每次安?#24808;?#36319;沈清澜一起睡,就会帮她暖被窝,哪怕是炎炎夏日。

    沈清澜在安安的身边?#19978;?#26469;,低头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亲,“谢谢宝贝儿。”

    她从床头柜上拿了一本童话书,随手翻开一页,开?#35760;?#22768;给安安讲床头故事,安安窝在沈清澜的怀里,刚开始还在认真地听着,还会向沈清澜提问,半个小时后,安安就闭着眼睛睡着了。

    “睡?#27809;?#30495;快。”沈清澜淡淡一笑,将书放在一边,搂着儿子睡觉。

    虽然是儿童床,但沈清澜的身量不算高,倒是也不显得拥挤。

    睡到半夜,沈清澜忽然听到了一阵?#25386;?#22768;,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黑暗中一个模糊的人影,不是傅衡逸是谁,她微微一愣,坐了起来,?#38712;?#20040;现在就回来了?”刻意压低了嗓音,以免?#25215;?#20102;儿子。

    傅衡逸走到床边坐下,打开?#35828;?#28783;,勉强能看清楚房间里的景象,“想你了就回来了。”他的眼角余光扫了一眼某个睡得口水流了一地的小子,“回房间睡?”

    沈清?#23047;?#20102;一眼儿子,摇头,“我答应安安今晚陪他睡的。”

    “他已经睡着了。”傅衡逸说道,语气?#34892;?#21507;味,他今天刚回来,本想?#32982;?#20110;可以抱着老婆睡觉了,结果回到家却发现床上竟?#24187;?#20154;,走进儿子的房间,果然就看到了沈清澜跟儿子俩人睡得香甜的模样。

    沈清澜,拍拍傅衡逸的胳膊,“你先回去睡,安安,明天早上醒来看不见我会哭的。”

    “没有你陪着我睡,我现在就想哭。”傅衡逸幽怨地说道,“而且安?#24808;?#32463;三岁多了,不需要人陪着他睡了。”

    沈清澜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你今年三十多岁了。”言外之意你更不需要人陪着睡。

    傅衡逸闻言,黑脸,二话不说直接抱起沈清澜就走,果然温柔?#35009;?#30340;还是行动来的快,沈清澜猝不及防,下意识地搂住了傅衡逸的脖子。

    “被子。”她说了一句。刚刚被傅衡逸这么一带,安安身上的被子掉地上了。傅衡逸又把沈清澜放下来走过去帮儿子盖好了被子,又把地灯给关了,拥着沈清澜回来自己的房间。

    “走,我们去洗澡。”傅衡逸抱着沈清澜走进浴?#25671;?br />
    “我洗过澡了。”

    “那就陪我再洗一次。”

    结果这个澡洗了整整两个小时。傅衡逸洗完澡出来,抱着老婆躺在床上,这才心满意足的闭着眼睛睡去。

    沈清澜睡意朦?#22987;洌?#21482;觉得胸口憋闷的厉害,仿佛被压在了一座大山底下,她蓦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颗黑乎乎的?#28304;?br />
    傅衡逸见沈清澜醒了,抬起头,笑眯眯的说道,“老?#26049;紜!?br />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傅衡逸,“傅衡逸,我是人,不是机器。”昨晚上他们俩人刚刚大战300合回?#24076;?#32467;果一大早这男人又开始,沈清澜只觉得现在浑身酸疼。

    “所以这次我来动,你躺着就好。”傅衡逸理所当然地说道,继续低头埋在沈清澜的胸前,手不?#40092;?#22320;去扯沈清澜的睡衣带子。

    沈清澜推他,“晚上再来,你先让我休息一下。”都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沈清澜却她可能会成为第一块被耕坏的地。某牛头?#25237;?#20102;一宿依旧精力旺盛,而她却已经累的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老婆,你要理解一下一个禁欲了两个多月的老男人的心情。”傅衡逸口齿不清地说道,上个月他回家的时候正好遇上了沈清澜例假,别说吃肉了,就连肉汤都没有喝上,这次自然是要吃个够的。

    “傅衡逸,你先听我说,晚上的,晚上我们再来。”沈清澜现在只想睡觉。

    “你睡你的,不用理我。”傅衡逸说道,说着继续埋头苦干。

    沈清澜无语望天,你当我是死人啊,你这样我能毫无知觉吗?

    傅衡逸对沈清澜的身体比对自己都要熟悉,很快沈清澜就被他撩拨地意乱情迷。

    正在二人打算进行进一步的交流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妈妈。”安安软糯的童音传进了二人的耳?#23567;?#20613;衡逸的动作一顿,继续埋头,沈清澜推了他一把,“你儿子还在外面呢。”

    “不用理他,?#22351;?#21040;回应他自己就会回去了。”傅衡逸现在哪里有空搭理儿子,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吻住了沈清澜的红唇,手一抽,睡衣就被他扔在?#35828;?#19978;。

    安安昨晚上跟妈妈一起睡,睡得很满足,结果睡醒后却没有在床上发现自己的妈妈,不高?#35828;?#22047;着嘴,妈妈昨晚答应陪他睡的。

    小胖手揉揉眼睛,爬下床,?#35834;诺排?#21435;敲父?#20613;?#25151;门,“妈妈。”他踮起脚尖,伸手去拧门把手,没有打开,门被傅衡逸从里面?#27492;?#20102;。安安又用手拍了拍房门,“妈妈。”

    房间里,傅衡逸正打算解除俩人身上最后的束缚,门外的安安长时间得不到回应,叫?#24597;?#22920;的童音里带上了委屈。

    沈清澜一听,顿时心疼了,推开傅衡逸,拿起睡袍披在身上,“安安,妈妈在呢。”声音温柔似水。

    傅衡逸仰面躺在床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蓄势待发的小兄弟,忍不住泪流满面……

    沈清澜走出去,立即又将方面给关上了,蹲下来,摸摸儿子的脸,“妈妈在呢,怎么了?”

    “妈妈,你说我醒来可以看到你的。”安安委屈,结果又想之前那样,醒来就没人了,不用想,安安就知道肯定?#21069;?#29240;回来了,每次爸爸回来都会跟自己抢妈妈。

    沈清澜尴?#21361;?#22833;信于儿子了,都怪某个男人,“是妈妈不好,妈妈错了,妈妈跟安安道?#31119;?#20320;原谅妈妈好不好?”

    “妈妈,是不?#21069;?#29240;回来看了?”安安问道。

    “?#21069;。?#29240;爸昨天晚上回来了,还去?#31383;?#23433;了,不过你睡着了。”沈清澜柔声说道。

    安安皱着小眉头,果?#35805;傘?br />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打开,换好衣服的傅衡逸走了出来,看了某个坏了他好事的臭小子一眼,“起来怎么连衣服都没换?”

    安安的身上还穿着睡衣呢。

    傅衡逸提溜起儿子,要带他去换衣服,安?#19981;?#30528;小手,“我要妈妈换。”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北京赛车冠军规律破解 西甲皇家社会对皇家贝蒂斯 韦斯卡vs巴萨直播2019 独行侠vs快船 qq飞车手游账号角色怎么查 曼联巴萨欧冠 重庆时时彩开奖数据 奇迹觉醒官网礼包 pk10开奖 亚洲幻想在线客服 波西亚时光赚钱攻略 瓦伦西亚理工大学开学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