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458.荡漾的傅爷

458.荡漾的傅爷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原来今天下午,江晨希带着昊昊正在小溪边捉鱼,安安牵着妈妈的手晃悠悠地走了过来,见两人都光着脚站在水里,顿时夜想下去。

    沈清澜见水不深,于是给安安脱了鞋子,安安下到水里,立刻就高兴了,咯咯的笑声回荡在小溪的上空。

    “妈妈,鱼。”安安忽然指着水里喊道。

    沈清?#23047;?#21435;,这才发现水里有一条拇指大的小鱼。

    “妈妈,要鱼。”安安央求着沈清澜。

    沈清?#23047;?#30528;儿子渴望的小眼神,?#31449;?#26159;软了心肠,点点头,“好,妈妈给你捉鱼,但是你要乖乖站在这里不要动。”

    安安乖巧地点头,“好。”

    沈清澜去给儿子捉小鱼,安安就站在那里,紧紧得盯着沈清澜,见沈清澜将小鱼捉到手里了,顿时兴奋地拍着手掌,“妈妈,看鱼。”说着就要走过来看小鱼,结果脚下一滑,直接一屁股坐进了水里。

    这里的溪水很浅,?#22351;?#23433;安的脚肚子,沈清澜下了一跳。

    安安坐在水里,似乎?#35009;?#26377;反应过来,呆愣愣地看着沈清澜,沈清澜噗嗤一声,不厚道地笑了。

    “妈妈。”安安一脸地委屈,沈清澜走过来将儿子从水里捞起来,见他衣服都湿透了,便带他回去换衣服,“妈妈,小鱼呢?”安?#19981;?#24515;心念念着他的小鱼。

    “我们先回去换衣服,等下让爸爸来捉鱼好不好?”

    “爸爸来?”

    “嗯,爸爸很厉害的,他会捉大鱼。”

    安安一听,眼睛就亮了,立刻同意了沈清澜的建议,让傅衡逸来捉鱼。

    “晨希,我先带安安回去换衣服。”沈清澜冲着另一边的江晨希说道。

    “小姨,我和你一起去。”昊?#22351;?#24515;弟弟,也不想着捉鱼了,要上岸,于是一行人返回了住的地方。

    沈老爷子见到安?#19981;?#36523;湿透的样子,皱了皱眉,“这是怎么了?”

    “捉鱼掉进水里了,没事,就衣服湿了。”沈清澜说道。

    “你说?#30340;悖?#36825;么小的孩子你带他去捉?#35009;?#40060;,万一出点事情该怎?#31383;歟俊?#27784;老爷子不赞同孙女的做法。

    “爷爷,安?#24425;?#20010;男孩子,不能养的这么娇气。”沈清澜笑着说了一句,沈老爷子顿时没话了,其实他傅晚辈一向严厉,而安安大概是第?#25287;?#21448;是清澜的孩子,这才让老爷子格外的宠爱。

    傅衡逸倒是没有?#35009;?#21453;应,而是捏了捏儿子的小脸,取笑他,“瞧你笨的。”

    安安却一直惦记着妈妈的话呢,拉着爸爸的手,“爸爸,捉大鱼。”

    傅衡逸疑惑地看向沈清澜,沈清澜解释了一下,正好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捞鱼的日子,傅衡逸自然是欣然同意,“好,等下就去。”

    下午,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着小镇外的鱼塘走去,鱼塘外已经围满了人,除了这里的居民就是来这里的游玩的游客。

    沈君?#40092;?#36825;里的投?#21490;劍?#38215;长?#23545;?#22320;就看到沈君?#24076;?#36830;忙迎上来,“沈总,你们来了。”

    沈君煜温和开口,“镇长,我们想看起鱼,应?#27809;?#27809;?#36176;?#21543;?”

    “没有没有,正要开始呢。”

    镇长见到两位老爷子,自然知道这两位都是开国元勋,搓着手,想上前又不敢上?#21019;?#25307;呼,这样的人,在他的印象中,那都是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人物。

    还是傅老爷子看出了镇长的踌躇,笑着开口,“这次我们一家子过来真是麻烦镇长了。”

    本该是高高在上的人现在却放低了身段跟他像是普通人那样说话,镇长顿时激动地语无伦?#21361;?#19981;麻烦不麻烦,一点也不麻烦,首长能来我们这里是我们的荣幸。”

    看出了镇长的紧张,傅老爷?#26377;?#24471;越发温和,“现在我们就是一个普通人,早就不是?#35009;?#39318;长了,镇长不用这么?#25512;!?br />
    “好好好,首长,这边走,我给你们留了一个好位置。”镇长一脸的激动,尽管老爷子说了不用叫首长,但是他依旧一口一个首长的,老爷子也就随他去了。

    镇长确实给几个人留了一个好位置,视野很开阔,傅衡逸先找了一身衣服换上,他今天打算跟他们一起下水起鱼。沈君煜看的心痒痒,也去找了一身衣服换上,“晨希,一起?#31383;傘!?#27784;君煜换好衣服,冲着江晨希喊道。

    江晨希微笑摇头拒绝,他对这样的活动有观赏的兴趣却没有亲自尝试的爱好。

    傅衡逸和沈君煜个子高,加上外貌出众,站在一众人中显得十分显眼,说是鹤立鸡群都不为过。安安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冲着傅衡逸就喊爸爸,只是现场人声鼎沸,傅衡逸听不到儿子的叫声。

    “哇,妈妈,好多鱼。”安安见到被用网?#36947;?#36215;来的鱼,兴奋的小脸坨红,站在沈清澜的腿上激动地蹦蹦跳跳,沈清澜差点抱不住他。

    “安安高兴吗?”温兮瑶笑眯眯地问。

    安安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舅舅。”他伸手指着沈君煜的方向。

    “舅舅也很厉害对不对?”

    安安继续点头,“爸爸?#24598;?#23475;。”在安安的眼里,他的爸爸是这个?#28572;?#19978;最厉害的人。正在这个时候,傅衡逸冲着沈清澜的方向大声喊了一下安安的名字,沈清澜提醒安安去看自己的爸爸。

    只见傅衡逸站在岸边,手里抓着一条大鱼,鱼尾巴还在眼光下剧?#37326;?#21160;,“爸爸。”安安大声叫道,整个身子都超前扑去,要不是沈清澜及时抱住他,这个小子指不定就摔下去了。

    晚上河滩上有篝火晚会,?#24425;?#36825;个小镇新开发的项目,一般都在起鱼的当天晚上举行,其他地方的篝火晚会烤的是全羊,而这里则是烤鱼,?#24425;?#21560;引了一大波游客的目光。

    裴一宁终于赶在篝火晚会开始前到了。

    “妈妈。”昊昊见到自己的妈妈很开心,裴一宁牵着昊昊的手,走向了江晨希。

    江晨希笑容温和,“工作的事情?#24867;?#20102;吗?”

    “已经结束了,我没有?#36176;?#21543;。”

    “没有,篝火晚会正要开始呢。”

    参与篝火晚会的人还真的不少,除了这里的居民,多数都是游客,晚会在河滩最宽处举行,中间是几堆柴火,几个穿着厨师服的人正站在篝火前准备着等下烤鱼要用到的东西。

    “澜澜,这个地?#23047;?#21457;得很好。”沈老爷子这两天在沈清澜的陪同下已经将整个小镇转了转,十分满意这里的原生态开发。

    “当初我看到这个小镇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只是哥哥想的比我更周全。”沈清澜坐在老爷子的身边,给老爷子剥了一个橘子。

    “要是多几个这样的原生态度假村多好,多保留一些土地,现在的人啊,总是想着提高经济发展速度,到处建高楼大厦,你看看现在去哪里看到的都是钢筋水泥,哪里还能看到一点土地。想当年我和你奶奶还年轻的京?#29301;?#20140;城的四环外都是大片的农田,可是现在呢,唉……”沈老爷?#24736;?#20026;感触地说道。

    这让沈清澜不?#19978;?#36215;?#35828;?#21021;沈君泽打算买下这里的地建住宅区时遇到的事情。

    “爷爷,我们这次是出?#36176;?#30340;,就不要提这样沉重的话题了。”一旁的沈君煜听到二人的对话,开口说道。

    沈老爷子也知道这样的情况不是他一个人说说就可以改变的,深深叹了一口气,“哎,以后在你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做一些就做一些吧。”

    “爷爷,我们会的。”沈君?#29616;?#37325;说道。

    沈老爷子对自家的孩子还是很?#34892;?#24515;的,自然不再多说?#35009;礎?br />
    几个孩子在场中跑来跑去,昊昊看的心痒痒,看向裴一宁,裴一宁笑笑,“去吧,不过小心点,不要摔了。”

    昊昊高?#35828;?#28857;点头,安安见哥哥走了,也想去玩,但是他的年纪太小,沈清澜自然不会放心他去玩,把他拘在自己的怀里,无视安安可怜兮兮的目光。

    篝火晚会结束,沈清澜和傅衡逸等到安安睡着之后就双双牵手去散步了。

    夜晚的小镇没有现代的娱乐设施,显得格外的安静,沈清澜和傅衡逸走在小路上,心中无比的平静。

    “傅衡逸,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三年了。”沈清澜?#34892;?#24863;慨,她第一次和傅衡逸来这里的时候是他们新婚,而现在安安都已经一岁多了。

    “那这三年你过得幸福吗?”傅衡逸问道,眸光温柔。

    沈清澜点头,这三年,是她有记忆以来过得最幸福的三年,而这样的幸福是身边的这个男人带给她的。

    “只要你幸福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收获。”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山脚下,傅衡逸在沈清澜的面前蹲下,“上来。”

    沈清?#33050;?#22312;傅衡逸的背上,就跟一年多前一样,傅衡逸背着沈清澜一步一步朝着山上走去,跟那时候不一样的?#29301;?#29616;在的山上修建了阶梯。

    他走的很稳,也很慢,沈清澜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到了山顶,沈清澜和傅衡逸看向远处,只能看到小镇上的灯光,傅衡逸从身后抱着沈清澜,“等这次画展结束,到军区陪我几天?”

    “好,安安也很?#19981;?#37096;?#21360;!?br />
    “不?#29301;?#25105;说的是你,安安就让妈妈帮我们带几天。”

    沈清澜想回头,但是傅衡逸手上微微用力,没有让她回头,“老婆,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过过二人?#28572;?#20102;。”他的语气很委屈。

    自从安安出生之后,沈清澜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儿子的身上,傅衡逸深深觉得自己被冷落了,家庭地位直线下降。

    沈清澜听着他委屈的控诉,心中好笑,“傅衡逸,你今年三岁吗?”

    “要是这样能让你对我多一点关心的话,那我也不介意。”傅衡逸厚脸皮的说道。

    沈清澜闻言,很是无语,这样不要脸的话身后的人是怎么这么淡定地说出来的?

    傅衡逸在沈清澜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老婆,好不好?”

    沈清澜不为所动,傅衡逸直接低头含住了她的耳垂,低沉磁性的嗓音在沈清澜的耳边响起,“老婆,我想你了。”

    耳垂上传来的温?#21364;?#24863;让沈清澜的身子泛起酥酥麻麻的感觉,她的眼神变得迷离,却保持了最后的一丝理?#29301;?#25379;扎着说道,“傅衡逸,美人计是没有用的。”

    傅衡逸的眼底划过一抹狡黠,“那就试试到底有用没用。”说着,再度含住了沈清澜的耳垂,轻轻的舔咬着,沈清澜只觉得有一股电流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她跟傅衡逸之间亲密的次数也不少,身上的敏感点傅衡逸早已了然于心,自然知道碰哪里最能让沈清澜缴械投降。

    沈清澜被他?#35980;?#22320;气息都乱了,最后只能妥协道,“好,我答应,我答应。”

    “答应?#35009;矗?#21999;?”尾音拖长,这简?#26412;?#26159;犯规,沈清澜暗暗想到。

    “画展结束之后,我去陪你几天,安安让妈妈带。”

    傅衡逸顿满意了,终于有机会将安安这个小灯泡给甩开了,他要?#29240;?#25391;夫纲”。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沈清澜问道,只是刚一开口就被自己娇媚的声音给羞得低下了头。

    傅衡逸非但没有放开沈清澜,反而挺了挺身子,让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老婆,我想要你。”

    沈清澜脸上的热度不断上升,“这里不行,我们回去。”

    傅衡逸不想回去,这几天安安都是跟他们一起睡的,回去了身边还有一个小灯泡,根本不能尽兴,“动静大了会吵醒安安的,这里没人。”他十分善解人意地说道。

    沈清澜推了推他,没有推动,“这里是山上。”随时会有人上来,要是被人撞见了,那她就不要做人了。

    “这?#36176;?#20102;,不会有人来了。”傅衡逸低声说道,抱着沈清澜的手又收紧了一些,“老婆,我难受。”

    沈清澜也难受啊,被傅衡逸?#35980;?#36215;来的欲/望在身体里叫嚣,但是沈清澜骨子里不是个开放的人,让她在这里她真的?#34892;?#25918;不开。

    “我们还是……”沈清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傅衡逸堵住了嘴巴,?#30631;?#22825;盖地而来,沈清澜的最后一丝理智终于在傅衡逸的吻中消失不见。

    在理智消失的最后?#24187;耄?#27784;清澜想的?#29301;?#36825;样也好,或许就能给安安添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一切?#25351;?#24179;静,沈清?#23047;?#22312;傅衡逸的怀中,轻轻地喘着气,而傅衡逸则是给沈清澜按摩着腰部。

    下山的时候沈清澜是被傅衡逸抱着下去的,一直到温泉山庄的大门口,傅衡逸才在沈清澜的强烈要求下将她放下来。

    沈清澜洗完澡直接就睡了,而傅衡逸则是将二人的衣服洗干净了才在沈清澜的身边?#19978;隆?br />
    **

    方彤晾着对方公司的人整整一周的时间,看得冯经理和单经理着急不已。

    ?#38712;趺窗歟?#36825;个胆子不会真的黄了吧?”单经理一脸的愁容。

    冯经理心里打鼓,面上却说道,“不要担心,就算是真的黄了,该担心的人?#24425;?#22905;方彤。”

    单经理却没有她那么乐观,这个项目要是真的黄了,他们两个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但是看着冯经理不在意的样子,她也不想再说?#35009;矗?#35828;多?#35828;?#26174;得她很无能。

    趁着中午吃饭的时间,单经理敲开了方彤办公室恋的门。

    方彤看着来人,放下手中的笔,“有事么单经理?”

    单经理踌躇,“方总监,我……”

    “单经理,有话就直接说吧,不要吞吞吐吐的。”

    “方总监,关于那个项目……我……是不是对方还在为那天的事情生气,要是的话,我可以亲自去给他们道歉。”单经理说道。

    方彤神情淡淡,“这件事我自有打算。”她看了一眼桌上的台历,时间已经过去一周了,对方也该按捺不住了。

    “方总监,我是真心想要弥补犯下的错,请你相信我。”单经理只以为方彤是不相信她。

    “单经理,关于项目的事情我已经跟沈总汇报过了,以后这个项目就由我自己负责,至于你们的过错,我也跟沈总汇报过。”说道这里,她顿了顿,看向单经理,果然就见她的脸色都变了。

    单经理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就等着方彤的下文,但是方彤却不说了,“方总监,沈总怎么说?”

    方彤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沈总同意了我的建议,扣除了你们一个季度的奖金。”

    单经理惊讶,“就这样?”她以为沈君煜要是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怎么着都不止这些的,降级是最轻的,她甚至已经做好了被赶出公司的准备。

    除非……她看向已经重新埋头于工作的方彤,除非方彤揽下了责任。

    单经理的神色很复杂,看着方彤,忽?#24187;?#20102;话,他们这样针对她,但是她却在沈君煜的面前揽下了原本属于他们的责任。

    “还有事吗?”方彤问道。

    “没有了。”

    “没有的话就回去工作吧,对了,等下出去的时候帮我将沈君泽叫进来。”方彤神色淡淡。

    “好的,方总监。”单经理走到门口,又停住了脚步,“方总监,谢谢。”

    方彤没有说话,嘴角却轻轻勾起一抹笑容。

    ?#24052;?#22992;,你找我。”沈君泽进来。

    方彤点头,“准备准?#31119;?#25311;定一份新合同,将价格给我降5个点。”

    ?#24052;?#22992;,他们想提价你现在却压价,他们还会同意继续合作吗?都一个?#30631;?#20102;,对方一直没有动作。”沈君泽不太同意方彤的提价方?#31119;?#36825;一周以来,除了刚开始的四天,后面几天他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尤其是这几天,对方一直没有联系他?#29301;?#32780;他们?#35009;?#26377;找到适合的替代厂家,他甚?#20142;?#26202;上睡觉都睡不好。

    “他们会同意的。”方彤笃定地说道。

    沈君泽不知道方彤哪里来的自信,明明都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程度了,她还这么不紧不慢的,难道真的就这么有把?#31456;穡?#19975;一这个项目出?#35828;?#24046;错,损失的就不是几百万的事情,而是上亿。

    方彤不是?#24187;?#30333;沈君泽的担?#29301;?#20110;是开口说道,“我已经得到了可靠的消息,根?#20037;?#26377;人接触他?#29301;?#20182;们就是想借这个事情提价,换一个方面想,他们是可以与其他人合作,但是这?#21019;?#30340;量,不是一般公?#31350;?#20197;吞下的,要是我们不接手,他们这批货就会烂在他们自己的手里,你说该着急的是谁?”

    “但是我们之前与他们合作一?#26412;?#26159;这个价格,要是压价会不会惹怒了对方,让他们放弃与我们的合作?”沈君泽心里还是?#34892;?#25285;心。

    方彤笑笑,“君泽,你还是没有弄清楚一点,在这个合作上,其实?#23395;?#30528;上风的一直是我?#29301;?#36825;次我们去道?#31119;?#26159;因为我们尊重他们是我们的合作方,现在既然他们给脸不要脸,那么我们也不用这么?#25512;!?br />
    沈君泽听了方彤的话,顿时茅塞顿开,“明白了,彤姐,我现在就去重新拟定合同。”

    而事实也跟方彤的所料的差不多,第二天,向开就亲自打电话给方彤了,说是要请方彤吃个饭,方彤倒是没有拒绝。

    依旧是上次的?#21534;?#21482;是这次的东家却换了人。

    “方总监真是个准时的人。”向开看看时间,笑着说道,方彤到的时候,距离与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21360;?br />
    其实方彤和沈君泽半个小时前就到了,只是故意在?#36947;?#36887;留了一会儿。

    方彤微笑,“我们可是很有合作的诚意的,自然不会让向经理久等。”

    向开显然对这话很是受用,呵呵笑,“那不知道上次的事情方总监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们吴总监可是一直在催着我。”

    方彤?#28872;?#20102;一会儿,就在向开忍不住想要开口的时候,方彤才缓声说道,“向经理,这件事我已经跟沈总汇报过,你看我们都是合作了这么多年的合作伙伴,一直以来合作都很愉快,但是这次贵公司的吴总监这样做,让我们沈总很震怒。”

    向开听到这里,心忽然就是一个咯噔,要是君澜集团真的要跟他们解除合作,他们就真的抓瞎了,“沈总怎么说?”

    方彤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心中大定,“我们沈总说了,想要继续合作不是不可以,但是价格要降五个百分点,如果贵公?#23601;?#24847;,我们就继续合作愉快,要是贵公司不愿意,那么我们就只能另寻合作伙伴了,毕竟想要跟君澜集团合作的人也不少,向经理,你?#30340;兀俊?br />
    方彤好整以暇,但是落在向开的耳中却不啻于一道惊?#20303;?br />
    “这不可能。”向开斩钉截铁地说道,他们的目的是提价,而不是降价。

    “向经理,你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说。”方彤依旧不紧不慢。

    向开只要按下性子,坐下来听方彤怎么说。

    “向经理,以前我们给你们的价格一?#26412;?#26159;市场价,相比于其他公司,这样的价格简?#26412;?#26159;高价,这一点你们得承认吧?”

    向经理沉默,知道方彤说的是事?#25285;?#19968;般这样的合作给出的价格都是要低于市场价的,毕竟?#30475;螅?#32780;君澜集团从来没有压价,可以说是?#27973;?#30340;厚道了。

    “我们也不是没有去了解过贵公司给其他合作方的价格,都比君澜集团低了五个点不止,算起来我们君澜集团一直都是吃亏的,之所以跟你们合作这么多年,还是看在你们质量保证的前提下。”

    向经理更加沉默了。其实公司内部对于这次提价?#24425;?#20998;成了两个声音,一方认为这是个提价的好机会,毕竟君澜有钱,不差这点,但是另一个声音则是认为他们这是在得寸进尺,要是惹怒了君澜集团,很有可能会连现在这一点利润都没?#23567;?br />
    只是人性都是贪婪的,有了更大的利润在前面诱惑着他?#29301;?#21518;面的那一种假设根本就不愿意去考虑。

    方彤可以理解他们的做法,但是却不想纵容,这种事情,有?#35828;?#19968;次就会有第二?#21361;?#36825;?#25105;?#26159;妥协了,对方就会认为君澜集团是个软柿子,谁想捏就可?#38405;?#19968;把,要是被其他的合作方知道了,纷纷效仿,那么君澜集团以后还要不要发展了。

    这件事?#24425;?#26041;彤和沈君煜?#22616;恐?#21518;共同决定的。

    “但是你们一下子压价那么多,我们会亏本的,亏本的生意谁也不想做。”向开沉默了半天,开口说道。

    方彤笑笑,“向经理,据我所知,你们给其他公司的报价比君澜集团整整低了八个点。”所以何来的亏本之说。

    向开的脸上很烫,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连这个都调查清楚了,事?#31561;肥等?#27492;,他们给君澜集团的报价是最高的。

    “我知道这件事向经理一个人无法做主,没关?#25285;?#21521;经理可以回去跟吴总监?#22616;?#19968;下。当然了,时间不能太久,最多只有三天,要是三天后你们不能给我们一个答复,那么我们之间的合作也只能到这里了。君泽,将合同范本给向经理看看。”后一句话是对从进来开始就当隐形人的沈君泽说的。

    沈君泽将拿在手里的合同递给向开,向开翻了翻,“看来方总监这次是有备而?#31383; !?br />
    方彤笑笑,“比不得向经理。”

    “既然是这样,那么向某就先告辞了,我有一定会将方总监的话一五一十地带给我们吴总监。”

    方彤起身,跟对方握了一下手,等到对方离开了,沈君泽这才开口,?#24052;?#22992;,我刚刚真是紧张死了,你注意到没,刚才向开的脸都青了,我是真怕他会动手。”

    方彤听了好笑,“这种事情所以绝对不会发生的,向开怎么说?#24425;?#32463;理,这么没品的事情做不出来。”

    “不过彤姐,你刚才的气场真是太?#30475;?#20102;。”

    “就你会说话,这件事已经成功一半,剩下的就是等着签合同了。”方彤一脸的放松。

    相比起她来,沈君泽就比较担心了,?#24052;?#22992;,你说他们会同意我们的要求吗?我总是?#34892;?#19981;放心。”

    “不用担心,这次的报价我已经给他们留了利润空间,虽然这个利润比起之前来说少了不少,但是跟他们其他的项目比起来,依旧是有利?#36175;跡?#32780;且他们不会?#24187;?#30333;,我们之所以这么做?#24425;?#20026;了给他们一个警告,只要他们不?#25285;?#37117;会签了这份合同。”

    ?#24052;?#22992;,这些你都是从哪里看出来的?”沈君泽好奇。

    “其实很简单,我事先已经对他们公司做了了解,并且明白告诉他们我们知道他们的?#30528;疲?#22312;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是个?#21414;?#20154;都会知道该怎么选择。”

    ?#24052;?#22992;,我发现我需要学习的东西真的是太多了。”沈君泽感叹道。

    方彤微笑,“你现在还年轻,学习的机会还有很多,一步步来。”

    沈君泽点头,他知道方彤带着他就是为了让他学习,自然不会?#20960;?#26041;彤的用意,?#24052;?#22992;,我们现在回公司吗?”

    “不,这么多美?#37117;央然?#27809;?#38405;兀?#20808;吃了再去?#24598;?#24471;及。”这桌菜上来向开就走了,不吃岂不是太浪费了嘛。

    等方彤和沈君泽吃完饭已经手一个小时以后了,沈君泽一脸的意犹未尽,方彤刚才跟他分享了很多关于工作上的经验,让他学到了不少东西。

    这些东西光靠他自己,或许还要有烧的时间才能学到。

    “方彤。?#31508;煜?#30340;声音响起,方彤抬头一看就看到了丁明辉,心中暗叹一声冤?#34915;?#31364;。

    丁明辉打量着站在方彤身边的沈君泽,眼底神色莫测,“方彤,这位?#29301;俊?br />
    方彤神情冷淡,“这跟你有关系吗?”

    被方彤这么一噎,丁明?#26434;行?#23604;?#21361;?#20854;实他自己也知道他现在根?#20037;?#26377;立场说这样的话,但是他依旧忍不住想说。

    ?#24052;?#22992;?”沈君泽疑惑。

    “我们走吧。”

    “方彤,既然在这里遇到了就一起吃个饭吧。”丁明辉不想刚遇到方彤就跟她告别。

    “我们已经吃过了。”沈君泽看出了方彤对此人的不喜,开口拒绝。

    丁明辉没有理会沈君泽的话,而是盯着方彤,想看方彤的反应,只是结果却让丁明辉失望了,方彤根本连眼角都不舍得给他一个。

    ?#23736;?#24635;,我们还有事儿,请不要挡着我们的路。”方彤眼?#23376;行?#28902;躁,她很讨厌丁明辉用这样看似深情,实则让她恶心的目光看着她。

    丁明辉脸色微变,只是看着方彤的冷脸,还是不敢继续拦着方彤的路,让到一边眼睁睁看着方彤?#33391;?#32780;过。

    跟在丁明辉身后的助理一直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倒是没有想到丁明辉竟然与君澜集团的新任销售部总监?#40092;丁?br />
    “去查查方彤来这里做?#35009;礎!?#31561;到再也看不到方彤的人了,丁明辉才对助理说道。

    助理微愣,?#24187;?#30333;丁明辉这样做的用意是?#35009;矗?#20294;是这是他的上司,自然也不会反驳他的话,于是去找了这里的经理。

    方彤用餐的包厢是向开订的,登记的?#24425;?#21521;开的名字,丁明辉听到向开的名字,似乎隐?#21152;?#20102;一点印象。

    ?#29240;?#36947;向开与方彤在这里谈了?#35009;?#21527;?”

    “这个不清楚,这里的经理并不会过问这些。”助理回答道。

    丁明辉倒是?#35009;?#26377;失望,只是说道,“回头去查查看,方彤与向开见面的目的。”

    丁明辉也不知道自己为?#35009;?#35201;打听这些,他只是想多了解一些方彤的事情。

    跟方彤分手之后,丁明辉确实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原本以为方彤离开自己会过得不好,可是谁知方彤却过的越来越好,不仅如此,她还变得越来越耀眼,让他的心再次为她剧烈跳动起来,尤其是这两次见面,他的心都在告诉他,他想要这个女人。

    方彤自然不知道丁明辉在背后做的这些事物,回到公司以后,她就重新投入了工作,她的手上不止一个项目,?#34892;?#39033;目都是前任总监留下来的,需要她先详细了解才好继续开展工作。

    “你是说他们在?#36127;?#20316;?而且不欢而散?”丁明辉听到助理的汇报,皱眉。

    助理点头,“据说向开走的时候就连脸色都?#20052;?#30340;,气得不轻。”

    丁明辉闻言,心中有了?#24179;希?#20320;帮我给向开打电话,就说我想请他吃饭。”

    ?#23736;?#24635;,我们公司主营是娱乐产?#25285;?#25151;地产没有涉及过,贸然约对?#23047;?#24597;不会答应吧?”

    助理不能理解丁明辉这样做的用意。

    丁明辉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助理一凛,马上意识到自己逾越了,立刻说道,“我现在就去打电话。”

    丁明辉收回目光,冷哼一声,他?#19981;?#30340;是听话的员工,要是这些人不听话,他自然会换一批听话的,他现在有的?#20052;?br />
    曾经他就知道金钱的重要性,在职场上混了三年之后,他更加明白了钱的重要性,有了钱或许买不到想要的东西,但是没有钱,?#35009;?#37117;?#21069;?#25645;,自尊,尊?#24076;?#21035;人的尊重这些东西跟他统统隔着太平洋的距离。

    “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不高兴?#35009;?#21602;??#36454;?#29634;开门进来,见丁明辉眉头紧锁,问道。

    丁明辉听到宁珂的声音,脸上立刻扬起的一抹淡笑,“你怎么来了?”

    ------题外话------

    新年快?#37073;?#22079;嘿,新年第一天给你们来一波狗粮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拳皇98ol终极之战火舞 cf跳跳乐 恩波利对热那亚预测 qq飞车官方下载安装 qq麻将血流成河规则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app fifa手游推荐阵容队长 龙族幻想内测激活码 北京pk10 英魂之刃战斗女神多少钱 幸运数字8 纽伦堡市政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