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444.秦妍,我来了

444.秦妍,我来了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35828;?#27627;无防备之下一下子往前扑去,要不是系着安全带,整个人就直接飞出去了,他想破口大骂,但是对上傅衡逸冷峻的,毫无温度的侧脸,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得了,人家赶着去救人,要是自己敢在这个时候说废话指不定就跟刚才那个司机一个下场,别以为他刚刚没有看到艾伦直接一枪解决了那个司机。

    傅衡逸的车子在盘上公路上左拐?#22812;眨?#24320;的?#35828;?#32963;里的酸水都要冒出来了。他一只手紧紧抓着扶手,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他真的担心自己会吐出来。

    他抽空往身后看了一眼,却见艾伦稳稳地坐在后面,?#25169;?#19981;动,似乎根本感觉不到汽车的颠簸一般,?#35828;?#30475;的心情郁卒,自己一个体?#20052;?#20581;的健康人竟然比不上艾伦这个身体几乎算得上?#21069;?#27531;废的。

    “傅衡逸,再快点。”艾伦冷声开口,听得?#35828;?#30524;神一变,现在这样就已经要了他的命了,要是再快一点他还有活路吗?刚要出口阻止,就见车子的速度再次提高了一个档次。

    “啊。”?#35828;?#24808;叫一声。

    傅衡逸他们开到一半的时候,就看见在他们的前面竟然还有一辆车,车速比起他们的来说慢了也不少,傅衡逸在超越对方的时候无意中往那边看了一眼,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不是颜安邦是谁,颜安邦自然也看见了傅衡逸。

    傅衡逸朝着颜安邦做了一个手势,那是军队里的行动的手势,颜安邦点点头,跟上了傅衡逸的速度,不得不说,颜安邦虽然做错了不少的事情,看人的眼神也不好,但到底是特?#30452;?#20986;身,这么多年也一直在部队里摸爬滚打,该有的技能一样没忘,跟着傅衡逸的车速是完全没有问题。

    刚刚靠近海边别墅区,傅衡逸等人就听到了连绵不绝的枪声,傅衡逸的眼神微变,再次加快了车速,要快,必须再快,沈清澜你已经跟他们动手了,谁也不知道那里的情况如何了。

    **

    二十分钟前,别墅里。

    秦妍已经起来了,外面的动静那?#21019;螅?#22905;势必是要醒来的,她看了一眼窗外的大雨,嘴?#20052;?#21246;,沈清澜还真是够拼的,竟然选择在这里的天气救人,但是她以为将人带出去就能将人带走了吗?这么几个人就想从她的手里救人,简直太天真了。

    秦妍没有走出去,而是就坐在窗前听雨,看着天边闪过的闪电,第一次发现这样的?#23376;?#22825;气也很好。

    树林里,沈清澜已经跟金恩熙汇合,她大口喘着?#21046;?#21018;刚她的身上又一处被子弹擦了过去,火辣辣的疼,金恩熙见状,开口,“安,颜夕交给我吧。”

    她的体力比起沈清澜来说简直好地太多了,她的消耗毕竟没有沈清澜那?#21019;蟆?br />
    沈清澜摇头,“不用,我来就好。”金恩熙的身高和颜夕差不多,背着颜夕行动会很不便,她的身高比颜夕高出半个头,带着颜夕还好行动一些。

    “但是你的体能消耗太大了,这样下去你会吃不消的。”金恩熙很担心。

    “我没事,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沈清澜说道。

    正在说话间,后方忽然传来一阵动静,沈清澜猛地一转身就看见了曾经在京城里见过的苏晴。

    金恩熙的枪口立刻对准了她,苏晴举行了手,“别开枪,我是来给你们带路的,我知?#26469;?#21738;里可以离开这里。”

    金恩熙将信将疑地看着她,手里的枪并没有放下,对方虽然说过不是秦妍的人,但是是敌是友一直不分明,谁知道眼前的女人想做?#35009;礎?br />
    苏晴也不看金恩熙,更不去看她手上的武器,而是看向了沈清澜,“跟我走吧。”

    沈清澜抿唇,“恩熙,走。”说着,朝着苏晴的方向走去。

    “安。”金恩熙叫了一声,沈清澜却只是让她赶紧跟上来,脚上的速度一点也不慢。

    苏晴微微一笑,“不叫上你的另一个同伴吗?”

    沈清澜眼神一凝,联系了安德烈,安德烈距离她们现在的位置并不远,很快就追了上来,苏晴带着三人在丛林里飞快的跑着,看着她熟悉的样子,谁都不会认为她是第一次来这里。

    管家带着人在后面穷追不舍,流弹时不时会从他们身边擦过,忽然,沈清澜闷哼一声,一下子跪了下去,她的手撑在地上,才避免了自己的身子倒下去。

    苏晴一下子扶住了她,?#38712;?#20040;了?”

    ?#24052;?#34987;?#35009;?#19996;西咬了一口。”沈清澜说道,要是她刚才没有感觉错的话,应该是被蛇给咬了。

    苏晴借着天边微弱的亮光,果然在不远处的草丛里看见了一条蛇,等看清楚了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23613;!?br />
    沈清澜点点头,站了起来,苏晴见她脸色已经发白了,开口说道,“将你背上的人交给我吧。”

    “不用了,赶紧走吧,他?#24378;?#36861;上来了。”沈清澜拒绝,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之前用力过猛了,过了这么久,动静这?#21019;螅?#39068;夕却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要不是沈清澜让金恩熙刚确认过颜夕还活着,她都要怀疑颜夕是不是一个不下心被流弹给打中了。

    苏晴带着他们去的方向是海边,只是等他们?#31995;?#28023;边的时候,却发现管家也已经带人?#31995;?#20102;。

    管家看到出现在沈清澜身边的苏晴,眼睛里顿时闪过一抹凶光,“你果然是叛?#20581;!?br />
    苏晴轻笑,“管家,你这话就好笑了,我从来都不是秦妍的人,怎么能算得上是背叛呢?”

    “不要忘记了你答应夫人的事情,你现在帮着夫人的仇人,是?#35009;?#24847;思?”管家厉声质问。

    “管家,你现在这样的态度很不友好,我并不是秦妍的下属,自然可以不用听你的话,我想帮谁不想帮谁那是我的自由,跟你似乎没有关系吧。”

    “夫人救了你的命。”

    “所以我帮她做十件事,我还给她的可不止一条命。?#24444;?#26228;说这话时,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恨意。

    管家冷冷地看着她,然后转向了沈清澜,“你现在已经无处可逃了,你以为有了苏晴帮你,你们就可以逃出去了?这四周全是我们的人,就算你们插上翅膀?#24425;?#26080;济于事。”

    ?#21467;裕?#27784;清澜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从一开始她就预?#31995;?#20102;这次的行动不会这么顺利,如果她没有猜错,秦妍是打算在这次倾尽全力杀了她了。

    已经知道了将要面对的是?#35009;矗?#27784;清澜心中没有丝毫的害怕,而是看向了苏晴,“看来这次我要连累你了。”

    苏晴耸?#22987;紓?#19968;副无所谓的样子,“是我自己要多管闲事,跟你?#36824;?#31995;。”

    “这次我怕是无法安全离开这里了,既然很可能要死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35009;?#35201;帮我?”

    苏晴轻笑,“我说沈小姐,你的?#30446;?#30495;是够大的,现在都?#35009;?#24773;况了,你竟然还?#34892;?#24605;关心我的身份,你就对我的身份这么好奇?”

    “是,我很好奇。”沈清澜承认地干脆。

    “哎呀,安,妮直?#28216;?#22905;不就成了。”一直站在沈清澜身边听着二人对话的金恩熙忍不住开口了,她看向苏晴,“我问你,你是秦沐吗?”

    苏晴微愣,“秦沐?那是谁?”

    沈清澜从刚刚金恩熙问话开始就一直紧紧盯着苏晴的神情,见她表情不似作假,心中满是失望,难道真的不是吗?

    “那你?#40092;?#19968;个叫做秦沐的人吗?”金恩熙又问道。

    苏晴笑了,“我不?#40092;?#31206;沐,我?#24425;?#31532;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过两位小姐,现在似乎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你看看人家的枪口都指着咱们的脑袋了,你觉得我们真的要继续聊天吗?”

    不知何时,滂沱的大雨已经停了,天边已经彻底泛白,天光渐亮,?#21491;?#20063;变得开阔起来,秦妍由手下的两个人抬着也来到了海边。

    “沈清澜,我们终于又见面了。”秦妍轻笑。

    沈清澜这是从那次MD之行后第一次见到秦妍,而安德烈见到秦妍的一瞬间顿?#26412;?#32418;了眼睛,茜丝莉还躺在床上没有丝?#20102;?#37266;的征兆,而这个女人就是罪魁祸首。

    沈清澜将颜夕放下来,交给金恩熙,然后上前一步,“秦妍,我来了,你可以放我的朋友走了。”

    “哈哈,沈清澜,你是在逗我吗?”秦妍似乎是听到了这个?#28572;?#19978;最好笑的笑话。

    “你做了?#35009;?#22810;,费尽心思将颜夕抓来,不就是为了让我来吗?现在我来了,你放他们走,我留下来。”沈清澜平静地说道,清冷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情绪。

    金恩熙?#21467;裕?#33080;色大变,“安,不可以。”

    “没想到你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哦,不对,你一?#26412;?#26159;重情重义的人,不然这些人怎么会为了你甘愿来这里。”秦妍笑着说道,她的心情很好,沈清澜他们几个是厉害,就连她也不得不承认,这几个人?#21069;?#20262;最好的作品,可是那又如?#21361;?#21452;拳难敌四手,他们满打满算才四个人,而她呢,人数上是她们的十倍,在他们的体力大量消耗的情况下,他们想要活着离开,除非真的有翅膀,可就算是有翅膀,她也能将他们从空中射下来。

    “这么说,不管如何你都不?#25954;?#25918;过他们了?”沈清澜沉声开口。

    秦妍点头,“你看看我现在的鬼样子,就?#21069;?#20182;们所赐,医生都说了,我活不了几天了,既然这样,我干嘛要轻易放过你们,黄泉路上多寂寞,有你们陪着也热闹一些。”

    “秦妍,你特么是心理变态吧。”金恩熙气怒,她接触过的形形色色的人也不少,其中也有一些特殊癖好的人,甚至?#34892;?#20154;为了报仇也做出了不少疯狂的事情,但是像秦妍这样的绝对是独一份。

    为了报复仇人就嫁给了仇人,然后为人家生儿育女,又将自己的亲生女儿?#24466;?#20102;地狱,眼睁睁看着她死去,这样狠心的人,世间少?#23567;?#19981;,是连畜生都不如,畜生还知道护犊子呢。

    秦妍眯眼,枪声一响,要不是金恩熙?#20174;?#24555;,往旁边躲了躲,刚刚那颗子弹就会要了她的命,她猛地看向管家,果?#36824;?#23478;手里的枪口还在冒着白烟。

    金恩熙眼神微冷,看着管家,冷哼一声,这个该死的管家,找到机会第一个解决了他,要不是他,伊登不会受伤,茜丝莉也不会成为植物人,而秦妍更加不会有机会出来蹦跶。

    管家对金恩熙的冷眼仿若未觉,冷声开口,“对夫人说话?#25512;?#28857;。”

    “呵呵,还真是秦妍的狗,可真够听话的,我就想知道,你对秦妍这么忠心耿耿,秦妍对你就真心实意吗?你知不知道她是怎么对待自己的手下的?#24247;背?#36319;在她身边的那两人可是死的很惨,而秦妍却连看都不曾看他们一眼。”

    管家面无表情,“那是他们没用,死了?#24425;?#27963;该。”

    金恩熙冷笑,“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和秦妍都不是?#35009;?#22909;东西,那你们呢??#24444;?#30475;向包围他们的那群人,“你们也甘?#20613;?#31206;妍手中的棋子吗?#24656;?#35201;没用了就毫不犹豫地舍弃。”

    那些人都是被秦妍和管家精心训练出来的,怎么会因为金恩熙的一句话就动摇了心智。

    “不用想着挑拨离间了,他们不会听你的。”秦妍笑着说道,只是这骨架子在你面前笑,非但没有丝毫的美感,有的也只是可怕。

    金恩熙抖了抖手臂,“秦妍,你可别笑了,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吓人,你就不要祸害我们了。”

    秦妍眼底杀气一闪而过,就在管家再一次举起了手枪的时候,金恩熙却率先开了枪,这一枪是冲着秦妍去的,管家来不及?#20174;Γ?#21482;好用身体为秦妍挡了这一枪。

    这一枪没有射中管家的要害,只射中了他的肩膀,他闷哼一声,血迹溅了秦妍一脸。

    秦妍面无表情地用袖子将脸上的血迹擦干净,挥了挥手,就要让人开枪,伸手忽然传来一道声音,“秦妍,你敢。”

    原来?#21069;?#20262;和傅衡逸等人?#31995;?#20102;。

    秦妍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就看见了傅衡逸和艾伦一起从车上下来的画面,不禁笑起来,“沈清澜,不得不不佩服你的本事你,竟然能让两个完全对立的人合作,看到这样两个深情的男人,你的心中是不是很感动呢?”

    沈清澜眼睛直直地看着傅衡逸,心中一阵叹息,傅衡逸?#31449;?#36824;是来了,她早就应该知道的,这个男人根本不会按照她说的,乖乖在京城等着她回去。

    傅衡逸也看向了沈清澜,见她浑身湿?#31119;?#33080;色惨白,但是好在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顿时放了心。只是对出现在沈清澜你身边的女人心存疑惑,不知道是?#35009;?#20154;。

    现在的形势是沈清澜几个?#36824;?#23478;的人困在了悬崖上,艾伦的人将秦妍团团包围。

    “秦妍,你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放了他们几个。”艾伦冷声开口。

    秦妍丝毫不理会艾伦他们手里的枪,一脸的淡定,就现在这样的情况,艾伦根本不敢开枪,谁让他们宝贝的人在他们的手上呢。

    “艾伦,我以为我们才是一伙的,他们。”秦妍已经看到了颜安邦,指着颜安邦说道,“他,还有她的父亲联合杀了你的父亲可卡尔,我要为他们报仇,你为?#35009;?#35201;三番两次地阻止我?”

    “我说过,你报仇我不阻拦,但是你不能伤害她,不然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艾伦无视秦妍的指责。

    颜安邦上前一步,走到了最前面,“秦妍,我来了,我的女儿呢?”

    “你的女儿不是在那里吗?”秦妍指着颜夕的方向,颜夕靠在金恩熙的怀里,看着就像是睡着了,颜安邦脸色微变,“你对我女儿做了?#35009;矗俊?br />
    “我能做?#35009;矗?#25105;对她已经很仁慈了,同样的经历我没有让她经历第二?#21361;?#23601;是让她想起了被她遗忘的记忆而已。”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看向沈清澜,“其实我觉得你应该?#34892;?#25105;,颜夕将你忘记了,我让她重新记起了你,你是不是应该?#34892;?#25105;?”

    沈清澜沉着一张脸,?#32842;?#19981;语。

    **

    京城,安安今天一大早起来就哭闹不止,睁开眼睛就要?#37326;?#29240;妈妈,无论楚云蓉这么哄都没有用,就连前几日百试百灵的沈清澜的照片都已经没有用了。

    看着安安哭得脸?#24052;?#32418;的样子,就连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楚云蓉很是心疼,抱着安安一直心肝宝贝的叫着,但?#21069;?#23433;一点都不买账。

    “安安啊,爸爸妈妈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不哭了好不好,你哭得外婆心都碎了。?#32972;?#20113;蓉抱着安安,一脸的着急。

    沈谦从房间里出来,将孩子抱了过来,轻轻晃动着,“安安乖,外公在呢,安安不哭。”

    “妈妈。”安安哭得鼻尖通红,很是惹人心疼。

    “我去联系清?#20581;!背?#20113;蓉说道,但是毫无意外的,根本联系不上她,就连傅衡逸的电话?#24425;?#20250;处于关机状态,“这两人怎么回事,就连人都找不到了,丢下儿子就走,招呼都不打一声,这么多天了,连个电话?#35009;?#26377;,简直太不像话了。”

    楚云蓉嘴上这么说,但是心中却越发担心害怕,已经五六天了,她一直没有联系上沈清澜,加上这几天她的眼皮子不停地跳,总有种不祥的预?#23567;?br />
    “阿谦,清澜到底去了哪里,你知道对不对??#32972;?#20113;蓉看向了沈谦,从沈清澜离开之后,沈谦这几?#31449;?#19968;直请假在家里,加剧了楚云蓉心中的不安。

    ?#38712;?#33993;,清澜和衡逸在一起,不会有事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安安不要哭了,再哭下去,嗓子都要哭坏了。”

    看着外孙这样的哭法,楚云蓉也很着急啊,但是她真的拿安安一点办法都没有,安安就是打定了主意哭到底了。

    楼下的动静惊醒了沈老爷子,他匆匆下楼来,“安安这是怎么了?”

    “从早上起就一直在找清澜,我现在又联系不上她,简直?#24444;?#20154;了。?#32972;?#20113;蓉说道。

    沈老爷子看着安安,心中暗叹了一句果然是母子连心,伸手将抱过了安安,“安安,我带你去找妈妈,不要哭了。”

    “妈妈,要妈妈。”安安哭哭啼啼地说道。

    “好,我们现在就去找妈妈。”沈老爷?#28216;?#22768;哄道,这样的温柔,即便是沈清澜都没有体会过。

    沈老爷子抱着安安在大?#35946;?#22235;处转着,知道是去找妈妈,安安的哭声渐渐停歇,只剩下了抽泣。

    “安安,你是男孩子,不能总是哭,妈妈看见他会不高兴的知道吗?”

    安安现在一心要找妈妈,睁着眼睛四处看,哪里听得进去老爷子的话,就算是听进去了,他也无法理解这话的意思。

    他的手胡乱地指着,“妈妈。”

    老爷子就按照他?#20613;?#26041;向走,祖孙俩在外面走了很久,安安已经将近一岁了,体重增加了不少,这么一折腾,沈老爷子也感觉倒抱不动了,却还是将安安稳稳地抱在怀里。

    楚云蓉就跟在沈老爷子的身后,见他体力不支,急忙开口,“爸,还是我来抱吧。”

    沈老爷子摇头,“我没事,不过是个孩子,我抱得动。”

    而这一逛就是一个多小时,最后还?#21069;舶怖?#24471;睡着了,沈老爷子才带着安安回去,看着安安安静的睡颜,几个大人都松了一口气。

    “爸,您的手臂还好吗??#32972;?#20113;蓉问道。

    沈老爷子摆摆手,“没事,你照顾好安安,我上去休息一下。”

    深谦立刻上前扶着老爷子,将老爷子扶了上去,到了房间里,沈老爷子看着沈谦,“还是联系不上?”

    沈谦点头,“是的,不只是清澜,橫逸也联系不上,爸、不会出事吧?”

    “不要自己吓自己,他们会没事的。军区那边处理好了吗?”

    “已经处理好了,不过这次橫逸擅自离开部队,回来之后难免要受处罚。”沈谦说道。

    沈老爷子摆手,“这些暂?#26412;?#19981;用理会了,衡逸回来自己会处理,云蓉那边你安慰安慰,不要让她的情绪影响到孩子。”

    “爸,我知道了,您?#27531;?#24687;一下。”

    沈老爷子点点头,闭上眼睛养神,他现在哪里能睡得着啊,沈清澜现在?#35009;?#24773;况也不清楚,他的心还没大到这个地步,“老伴儿,你在天上可千万要保佑澜澜和衡逸平安无事。”

    **

    Y国海边别墅。

    秦妍看着颜安邦一脸?#25745;?#30340;样子,淡笑,“颜安邦,看见你现在的样子,我真的是挺开心的,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

    “秦妍,你要是想要我的命,那我可以将我的命给你,只要你放过我的女儿。”颜夕已经够?#38378;?#20102;,秦妍为何就是不?#25954;?#25918;过她。

    “唔,你的命我拿来做?#35009;矗?#20320;也不要怪我心狠,要怪就怪颜夕命不好,有你这样一个父亲,下辈子投胎可千万要擦亮眼睛,颜安邦,我其实很想问问你,你后悔吗?”

    颜安邦当然后悔,眼前的女人害的他家破人亡,现在女儿?#30452;?#25104;这个样子,他恨不得生吃了秦妍。

    秦妍无视颜安邦的眼神,眼睛里满是愉悦,“啊,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我的心情很久没有这么快乐了,今天?#24425;?#25105;们第一次这么多人相聚,真是难得的缘分,我觉得我们应该开瓶香?#37027;?#31069;一下。”

    金恩熙厌恶地看着秦妍,沈清澜给她使了一个眼色,金恩熙微微点头,趁着秦妍不注意,?#37027;?#25386;动着脚?#20581;?br />
    “颜安邦,你是应该后悔,你让我失去了最爱的人,我自然也要让你尝尝这样的滋味。”

    颜安邦从来没有后悔杀了卡尔,他是一个军人,?#32972;?#21345;尔疯狂杀戮了Z国的公民,那是他的?#38712;?#25152;在,他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看清秦妍的真面目,被这个女人蒙骗了这么多年,害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19978;?#20102;,沈谦不在这里,我其实特别想让沈谦看看今天这样的场面,一定特别刺激。”秦妍笑得残忍。

    颜夕就是在这个时候醒来的,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了沈清澜和周围的人,她的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惊慌和恐惧,要不是沈清澜及时固定住她的身子,不让她挣扎,恐怕颜夕就要逃走了。

    “放开我,不要碰我,走开,走开。”颜夕惊叫,她的这个样子看得傅衡逸的心一沉,看向沈清澜,果然沈清澜的眼底满是痛楚。

    颜夕挣扎着,一个不小心,她的手就打在了沈清澜的脸上,啪的一声落在众人的耳中,让艾伦和傅衡逸的脸色微变。

    艾伦的脸直接就黑了,傅衡逸的神情也不好看,苏晴上前一个手?#23545;?#27425;将颜夕给?#21507;?#20102;过去。

    “秦妍,你想要我父亲的骨灰我可以给你。”艾伦忽然开口,吸引了秦妍的注意力。

    秦妍眸光一变,“他的骨灰在哪里?”

    “我可以将骨灰给你,让你死后能跟他在一起,但是你要放他们走。”艾伦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而?#19997;?#30340;秦妍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傅衡逸已经离开了艾伦的身边,?#24576;?#20102;?#35828;?#31449;在艾伦的身后。

    秦妍冷笑,“艾伦,你以为我会因为一个死人的骨灰就放过这些人?”

    “你当然可以不放,但是我也可以将佳卡尔的骨灰喂狗,然后将狗关进兽笼,让你永远都得不到他,即便是有下辈子,他都无法投胎。”

    在秦妍的老家,有一种说法,要是人死后不得安息,那么就无法投胎重生,永远只能在世间做个孤魂野鬼,百世不得超生。这样的说法?#24425;前?#20262;最近才知道的,大概这就是秦妍死活都要得?#23047;?#23572;的骨灰的原因。

    秦妍果然神色大变,只要一涉及?#23047;?#23572;,这个女人的情绪就容易失控。

    “艾伦,你敢。”

    “你知道的,我敢。”艾伦无所谓地说道。

    是的,他敢,所以秦妍不敢赌那个万一,他的卡尔不能做个孤魂野鬼,他答应过她的,下辈子一定娶她为妻,一辈子只守着她一个人,他们要一起生儿育女,这辈子没能实现的下辈子都要慢慢实现。

    艾伦的眼角余光看见傅衡逸正在慢慢靠近秦妍的方向,继续开口说道,“秦妍,这就是卡尔的骨?#25671;!?#20182;举起了他的手,他的手上有?#24187;?#25106;?#31119;?#30475;着就是一个素圈戒指。

    秦妍的目光一凝,视线落在了那枚戒指上,脸就沉了,“艾伦,你竟然敢骗我。?#24444;?#24868;怒?#33391;?br />
    “我没有骗你,现在有一种技术可以将骨灰制成戒?#31119;?#35753;你在乎的人永远陪在你的身边,这样的技术你不知道?”

    秦妍当然听过这种技术,她只是没有想到自己苦苦寻找的东西竟然早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个素圈戒指艾伦戴了很多年,她从来没有想过这竟然会是卡尔的骨?#25671;?br />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这样做。”秦妍气得浑身颤抖,就连嘴唇也在微微颤抖着。

    艾伦轻笑,“这个?#28572;?#19978;就没有我不敢做的事情,这个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现在我?#24378;?#20197;来谈谈了吗?我将他的骨灰给你,你放了这些人。”

    秦妍冷笑,“你做?#21361;?#25105;只要将你们都给杀了,那么这个戒指自然就是我的。?#24444;?#36805;速地接受了那个戒指就是卡尔的骨灰的事?#25285;?#20854;实想想也不难理解,她找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她曾一度怀疑是不?#21069;?#20262;已经把卡尔的骨灰丢了,没想到竟然在他的手上,有?#35009;?#33021;?#21364;?#22312;自己的身上更加安全呢。

    “秦妍,你很?#38378;?#30693;道为?#35009;?#21527;?”艾伦笑,笑得诡异。

    沈清澜见到这一幕,立刻明白了艾伦想做?#35009;矗?#22823;声喊了一句,“艾伦,不可以。”这个时候告诉秦妍真相,秦妍必定会疯狂,一个疯子能做出?#35009;?#20107;情正常人是无法理解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秦妍所有的仇恨情绪都会转移到艾伦的身上,艾伦必死无疑。

    艾伦冲着沈清澜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温柔,“小七,看到你关心我,我很开心。”这是关?#38476;桑抗们?#23601;当做?#21069;傘?br />
    艾伦转头看向秦妍,傅衡逸已经越来越接近她了,管家站在秦妍的身边,注意力一直都在艾伦的身上,一时间竟然?#35009;?#26377;留意到傅衡逸已经离开了原本所在的位置。

    “你一?#22791;?#38169;了仇人。”艾伦说道,“其实卡尔不是沈谦和颜安邦杀的,而是我。”他轻描淡写地说出了隐藏在心中的惊天秘密。

    在场的人所有人脸上都是一?#26412;?#35766;的神情,或者说是不可置信。

    “不,不可能,卡尔的手下亲口告诉我的,卡尔是被沈谦和颜安邦?#24444;?#30340;,我还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不可能是你,艾伦,你不要试图骗我让我放过他们,今天他们都要给卡尔偿命。”秦妍神情狰狞。

    “你以为我会用一个这么蹩脚的谎言来欺骗你,秦妍,你是在怀疑自己的智商还是在怀疑我的智商?”艾伦不屑地说道。

    看着他这么不遗余力地刺激秦妍,?#35828;?#25206;额,看来这个疯子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跟秦妍死磕到底了。他看了一眼沈清澜的方向,摇头,红颜祸水啊红颜祸水。

    沈清澜紧紧地盯着管家,手里的枪已经上了膛,要是有?#35009;?#19981;对,她就会率先将管家给灭了。

    艾伦看着秦妍面目狰狞的样子,心情很是畅快,果?#35805;。?#30475;着别人不痛快他就痛快了。

    “当年其实我父亲还没死,他虽然身受重伤,但其实还留着最后一口气,我将他带走了,然后让一个身形跟他相似的人换上了他的?#36335;?#20320;是不是很奇怪,为?#35009;?#27784;谦和颜安邦杀了卡尔的同时还要弄花了他的脸?告诉你,那?#24425;?#25105;干的,不然你认出他不是怎?#31383;歟俊?br />
    “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救活了卡尔,但是我恨他,我一片片地将他身上的肉割下来……”艾伦叙述着自己?#24444;?#21345;尔的经过。

    秦妍的眼睛已经变得赤红一片,胸膛剧烈欺负着,看着艾伦的眼神已经不能用吃人来?#31283;?#20102;,“艾伦,他是你的父?#20303;!?#20960;个字,带着刻骨的恨意和后悔,她?#32972;?#20026;?#35009;?#35201;救他?

    在场的其他人,除了沈清澜和傅衡逸,听了艾伦的话都不寒而栗,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竟然能这么对待自己的亲生父?#20303;?br />
    “他是我的父亲,但是他亲手害死了我的母亲,秦妍,卡尔会得到这样的结局,你功不可没。要不是因为你,我母亲不会伤心绝望,不会做出糊涂事,也不会死,曾经你多骄傲,我就要你多痛苦,怎么样,这么多年苦心?#20081;?#22320;想着报仇,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发现自己报?#21019;?#20102;对象,这个滋味是不是很好受?”艾伦笑得温润,柔和了面目的五官,这个样子,竟然跟死去的卡尔?#34892;?#20687;。

    可是秦妍却更加疯狂,“艾伦,我要杀了你。?#24444;?#23574;叫,一把夺过了管家手中的枪。

    砰,枪声响起。

    ------题外话------

    下一章:秦妍之死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英魂之刃电脑版官网活动 英超曼城新闻 北京赛车计划神器 mg对决沙龙 免费旋转 佛罗伦萨小镇coach 1.4阿森纳 免费扎金花apk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图2 灵魂筹码和探灵笔记 全民突击官红男爵什么时候出 完美世界手游罗盘怎么看 超级船长的宝藏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