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431.安安会叫妈妈了

431.安安会叫妈妈了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爷爷,那些新闻我已经开始处理了,不会让它影响我和晓萱的夫妻感情的。”

    “嗯,你有数就好。”

    “我说沈老头,你?#35009;?#26102;候变成管家婆了,韩奕都这?#21019;?#30340;人了,还需要你叮嘱啊。”傅老爷子瞪眼,“下棋就好好下。”

    韩?#24825;?#31505;,“傅爷爷,沈爷爷?#24425;?#20851;心我,我明白的。”

    “沈老头是越老越操心,不懂得?#35009;?#21483;儿孙自有儿孙福嘛,年轻人,你就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

    沈老爷子冷哼,“你也就会逞口舌上的功夫,要是衡逸真的有?#35009;?#20107;情,我看你管不管。”

    傅老爷子顿?#26412;?#38381;嘴了,这自家孙子要是出了?#35009;?#20107;情,他还真的就做不到无动于衷,刚刚那话也不过就是玩笑话,别说是傅衡逸,就是韩奕出事了,他也不能坐视不管的。

    韩奕含笑看着二位老爷子下棋,两位老爷子时不时会拌嘴,韩奕也早就习惯了,反而对这样的生活很是向往。

    于晓萱和韩奕自然是留下来吃饭了,等到吃完饭,韩奕就带着于晓萱回去了。

    而不出两天,就有娱乐圈头号狗仔爆料了唐米娜被多?#22351;?#28436;潜规则的消息,还有照片和视频为证,说的那叫一个有鼻子有眼。

    沈清澜因为于晓萱的关系,这几天都在关注这方面的新闻,自然是第一时间知道了,看了看时间,就给于晓萱打了电?#21834;?br />
    于晓萱正在床上挺尸呢,“清澜。”

    “晓萱,网上的那些黑?#40092;?#20320;给那谁的?”沈清澜直截了当地问道。

    于晓萱一?#21486;?#22352;了起来,“清澜,你怎么?#35009;?#37117;知道?”

    “这很难猜吗?”前两天她跟自己说过要回击唐米娜,现在唐米娜就闹出这样的新闻了,不是于晓萱还能是谁。

    “嘿嘿,清澜,你就是聪明,确实是我干的,不过我可没有捏造啊,我给出去的那些都是真实的,我花了好大的价钱才从人家的手里买来的高清的照片和视频,不过传上去之前我让人PS过了。”

    沈清澜皱眉,“人家知道买家是你吗?”

    “肯定不知道啊,我还没有那么笨,我绕了好大的弯子买的,而?#39029;?#38754;的也不是我。”从新闻闹出来开始,她就开始找这些东西了,昨天才找齐,不过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没想到才短短两年,这个唐米娜身上的黑料就那么多,就算是将她按进漂白水里估计也洗不干净了。

    沈清澜知道她将尾巴处理干净了,也就放心了,“那就行,要是遇到了?#35009;?#40635;烦,就告诉我。”

    “清澜,你怎么总是将我当成那个没长大的于晓萱啊。”于晓萱嘟嘴,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黯然,“清澜,我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单纯的于晓萱了。”

    尽管被韩奕保护着,但是韩奕的保护也不是全方位无?#28572;?#30340;,于晓萱这两年也遇到过一些事情,只是被她给化解了,不让人告诉韩奕而已。

    “我知道,只是要是遇到了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记得来找我。”沈清澜叮嘱。

    “嗯,清澜,有你在真好。”于晓萱?#34892;?#22320;说了一句。

    沈清澜嘴?#20052;?#25196;,“安安醒了,我去看看,要是在家里无聊了就让韩奕送你过来。”

    ?#23433;?#29992;他送,我让家里的?#20928;?#36865;,你赶紧去看看我的干儿?#24433;桑?#25105;好像听到他在哭呢。”

    沈清澜也听到了,却不紧不慢地走过去,果然,安安的脸上连一滴眼泪都没有,坐在婴儿床上,扒着围?#31119;?#25199;着嗓子干嚎。

    看见沈清澜过来了,立刻就不嚎了,对着沈清澜咧开嘴笑,露出三颗小米牙。

    沈清澜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伸手去抱,安安看着自己的妈妈,伸出了双手。沈清澜?#31449;?#26159;在儿子的眼神中败下阵来,将他抱起来,“你除了卖萌你还会?#35009;矗俊?br />
    “嘛!”安安忽然开口叫了一声,沈清澜一呆,转头看向儿子,“安安,你刚刚说了?#35009;矗?#20877;说一次。”

    沈清澜的眼底闪着波光,紧紧地看着儿子。

    安安却不理解妈妈的话,看着沈清澜,不是很明白妈妈这样看着他做?#35009;礎?br />
    “安安乖,把刚刚的?#38712;?#37325;复一次。”沈清澜柔声哄着儿子。

    等了好一会儿,安安?#35009;?#26377;开口的意思,沈清澜失望了,抱着儿子就打算出去,“麻麻。”稚嫩的嗓音在安静的空间里响起,沈清澜浑身一震,这次她肯定自?#22909;?#26377;听错,刚刚安安真的叫她妈妈了。

    或许发音不是那么准确,可是却是就是妈妈。

    泪眼毫无征兆地流了下来,就连安安出生时沈清澜都没有这么激动过,可是现在听着儿子的这一生麻麻,她?#32874;?#26159;获得了全?#28572;?#19968;般。

    她抱紧安安,将头埋在安安的小身子上,闻着他身上的奶香?#21486;?#19968;颗波动的心忽然就那样安定了下来。

    “安安,妈妈的好儿子,妈妈爱你,妈妈很爱很爱你。”沈清澜轻声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哽咽。

    大概是沈清澜抱得太紧了,安安?#34892;?#19981;舒服,哼哼唧唧的,沈清澜连忙松开了一些,果然安安的小眉头已经皱了起来,沈清澜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安安?#20013;?#20102;,学着沈清澜的样子,在沈清澜的脸上亲了一下,涂了她满脸的口水。

    大家都看出了今天沈清澜的心情很好,嘴角高高扬起。

    “清澜,今天是遇到了?#35009;?#22909;事吗?”楚云蓉好奇。

    “没?#23567;!?#27784;清?#21483;?#30528;说了一句,眼睛却看着已经在地毯上玩开了的安安小朋友。

    楚云蓉看了一眼沈清澜,笑着摇头,“等下妈妈要去商场里给安安买玩具,你要一起去吗?”

    沈清澜本来想说不去,但是想到一直没有现身的秦妍的人,点点头,“嗯,我跟你一起去。”

    沈清澜将安安的东西准备好,交给楚云蓉,三人才出门。每次出门安安都会很开心,这?#25105;?#19981;例外,坐在儿童座椅上就动来动去的,楚云蓉就专?#30446;?#30528;他。

    到了商场,楚云蓉将安安抱起来,等着沈清澜停好车。在等待的时间里,她总感觉有人在看她,可是四处看看又没有发现?#35009;?#24322;常,摇摇头,大概真是自己想多了。

    沈清澜停好车,抱过安安,刚走了没多久,眼神忽然一凝,往九点钟的方向扫了一眼,却没有发现异常,但是刚刚她确实感觉到有闪光灯,安安的头上戴着一顶帽子,沈清澜伸手将帽子给压低了一些,不让人家看到安安的面容。

    从安安出生到现在,安安的样子的都被沈清澜保护的很好,她虽然偶尔会在微博上发动态,可是从来不发安安的正面照,就连侧面都没?#23567;?br />
    帽子压低了些,安安看不清前面的,伸手去推帽子,沈清澜握住他的手,“安安听话,戴好帽子。”

    安安想伸手去?#24187;?#23376;,却被沈清澜握住,小胳?#25165;?#19981;过大腿,试了两?#21361;?#23433;安十分识时务地放弃了,沈清澜替他整理了一下帽子,确保他可以看见,就抱着他进去了。

    进到商场之前、沈清澜似是无意识地又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任?#25105;?#24120;,才放下心来。

    狗仔偷拍她不担心,她担心的?#20052;?#22925;的人,事情已经回去了一个星期了,就连秦妍说好的时间也过去了三四天、可是这个人一直没有出现,这样埋藏在暗处的炸弹总让沈清澜觉得不放心。

    楚云蓉已经走在了前面,往身边看了一眼没有看到沈清澜,就往身后看了一眼,果然沈清澜还没跟上来呢,停下脚步,看着沈清澜,“清澜,快点。”

    沈清澜加快了脚步,跟上去、喝楚云蓉去了母婴店。

    安安看到各色玩具顿时开始兴奋起来,再次开了金口,“麻麻”。

    楚云蓉一?#21486;?#23433;安刚才是叫妈妈了吗?”

    沈清?#21483;?#30528;点头,“?#21069;。?#20182;已经会叫妈妈了。”她的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你今天就是在高兴这个?”楚云蓉顿?#26412;?#26126;白了。

    沈清澜点头。

    “每个妈妈都一样,我还记得当初你哥哥开口说话的时候,我也激动了好几天。不过你哥哥说话比安安早,他六个月就会叫妈妈了。”

    安安现在已经八个月了,相比其他孩子,说话算是晚的,沈清澜一开始也担心会不会是安安的身体有?#35009;次?#39064;,毕?#22815;吃?#30340;时候也折腾过。带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安安的身体没有任何的问题,说话迟一些属于正常反应。

    现在听到安安叫妈妈,沈清澜的那颗心算是彻底放了下来。

    安安的眼睛在一大堆玩具上转来转去,沈清澜一看就知道他是都?#19981;?#20102;,可是却没有那个他,安安眼巴巴地看着沈清澜,沈清澜只是微笑。

    安安看了一会儿,见沈清澜真的没有玩具的意思,转头就去?#39029;?#20113;蓉,他还不会叫外婆,所以只是对着楚云蓉啊啊地叫了两声。

    楚云蓉正在挑选适合儿童启蒙的认知的卡片呢,见安安找她,立刻走了过来,安安伸手要楚云蓉抱,楚云蓉接回来。

    安安的眼睛再次看向那些玩具,楚云蓉立刻就明白了,对于这个小机灵鬼是哭笑不得,从中选了一样递给他。

    安安抱着玩具,视线却没有收回来,楚云蓉没有继续给他拿,而是说道,“一次只能拿一样,不能贪心。”

    她知道现在的安安肯定无法理解她的话,耐心地重复了一?#21361;?#25265;着安安继续去挑选卡片了。

    **

    Y国,地下室再次传出一阵女人的惨叫声,伊登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满地打滚的女人,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波动,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支针管。

    金恩熙靠在墙上,看着秦妍拼命在自己身上抓挠,将自己抓的血肉模糊的样子,啧啧有声,“看看,这都将自己弄成?#35009;?#27169;样了,秦妍,你还是我?#40092;?#30340;那个翻云覆雨的金夫人吗?现在的简直?#32469;?#19984;还可怜。”

    秦妍这几天被身上的病毒折磨,早已经精疲力尽,哪里还能听得进去金恩熙的话,她现在只想将身上那种仿若万虫啃咬的感觉从身体里驱逐出去。

    “打我,打我啊。?#40763;?#22925;冲着金恩熙和伊登喊,“你们不是恨我吗?那就打我啊。”

    “想我帮你减轻?#32431;嗍前桑?#20320;想的到是挺美,我偏不,打你,我怕我白费力气,你的皮那么厚,我要做到打疼你,那我要花多少力气啊。”金恩熙说得慢慢悠?#30130;?#19968;脸的看好戏的表情。

    秦妍瞪着她,眼神恶毒,金恩熙夸张地抖了抖手臂,“哎呀,我?#38376;?#21834;。”可是脸上却没有丝毫害怕的表情。

    沈清澜和傅衡逸回京城之后,伊登也很快将手脚筋都被挑断的秦妍带回来Y国他的庄?#21834;?br />
    折磨秦妍这?#21019;?#24555;人心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金恩熙和茜丝莉呢,所?#36234;?#24681;熙也跟着回到了Y国。

    只?#20052;?#22925;的身上原本就?#35805;?#20262;注射了病毒,深受病毒带来的?#32431;啵?#21738;里还需要她们动手。

    ?#25170;?#22925;,你说你是不是属小强的呀,怎么弄都不死,你看你都这?#36176;纯?#20102;,干嘛不自?#20445;?#27515;了就那样?#32431;?#20102;。”金恩熙蹲在地上,看着秦妍,笑眯眯地说道。

    秦妍眯眼,?#30333;隕保?#37027;是懦夫干的事情。”在她秦妍的字典里永远没有自杀两个字。

    金恩熙鼓?#30130;?#35828;的真好。那你就只能活着受折磨了,这次真的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秦妍没说话,只听金恩熙继续说道,“你是不是还在想着山本会来救你?别做梦了,山本现在估计都已经恨死你了,不会再来救你了。”

    “你们做了?#35009;矗俊?br />
    “你不是很聪明嘛,你猜。”

    秦妍瞪着金恩熙,金恩熙笑眯?#23567;?br />
    伊登蹲下身,葱秦妍的身上抽走了一管血,这些是他做研究用的,而在另外两个房间,分别关押着秦妍的两个手下,此时已经人事不知。

    秦妍冷冷地看着伊登,不是她不想反抗,而是她根本无力反抗,这些日子,伊登一直在她的身上做各种药物实验,她原本就被病毒折磨的身体现在更?#20052;?#30126;百孔,就算是他们不挑断她的手脚筋她现在也等于是废人一个。

    “我先走了,你走不走?”伊登问金恩熙。

    金恩熙挥挥手,“你先走吧。我还想多看看我们美丽的金夫人,这样难得的机会要是不好好看看就真的是太?#19978;?#20102;。”

    伊登也不管她,直接走了,他刚离开不久,茜丝莉就进来了,“咦,伊登不在这里?”

    “去做研究去了,茜丝莉你来的正好,帮我想想该怎么招待金夫人。”

    闻言,茜丝莉眼睛就是一亮,居高临下地看着金夫人,摇头,眼神遗?#21486;?#22905;现在这个样子,任?#25105;?#20010;男人估计都下不了嘴。”

    “这个我当然知道,你看看她的样子,就是一个老太婆,我们可以试试其他方法嘛。”

    “伊登还要拿她做试验,要不还是?#20154;?#20102;吧,我怕我们一个不小心就将她弄死了。?#40763;?#22925;现在距离死亡也差不远了,一个不小心还真的容易被弄死,她的罪还没赎完呢,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去死。

    金恩熙哎了一声,“好吧,这个脆弱的女人啊。”

    没有事情可做了,金恩熙就拉着茜丝莉走了。

    秦妍躺在地上,根?#20037;?#26377;在意他们后面的话,她想的都是金恩熙之前说的山本的事情。

    她不知道山本那边出了?#35009;?#20107;情,但是从金恩熙刚才的话中可以听出来,山本与她之间的联盟很有可能已经被沈清澜他们破坏了,想到这里,秦妍眼睛微?#23567;?br />
    山本既然想知道魅的行踪,那么对自己就不可能不管,除非,沈清澜自己跳出来承认身份,可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沈清澜以为这样就完了吗?等到楚云蓉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她倒是想要看看沈清澜是否还有现在这么淡定。想到这里,秦妍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

    沈清澜和楚云蓉从母婴店出来,“清澜,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上个卫生间。”

    “好。”沈清澜点头。

    楚云刚?#28216;?#29983;间里出来就对上了一双打量的眼睛,她看过去,就看见一个女人正看着她,楚云蓉?#34892;?#22855;怪,她并不?#40092;?#36825;个女人。

    女人?#27425;?#24494;一笑,开口了,“你就是沈清澜的母亲吧?”

    楚云蓉下意识地点点头,“我是,你有?#35009;?#20107;情吗?”

    女人微笑,“确实有点事情,我想给你看点的东西。”

    楚云蓉皱眉,“抱?#31119;?#25105;并不?#40092;?#20320;,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女人拦住楚云蓉,“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女儿回到沈家之前过得都是?#35009;?#26679;的生活吗?”

    楚云蓉微怔,定定地看?#25490;?#20154;,“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女儿过去的生活,我一个外人看的都心疼,我想你一个做母亲的看了只会更心疼,你想知道吗?”

    楚云蓉盯?#25490;?#20154;的眼睛,女?#35828;?#31505;,一脸的镇定自若,楚云蓉收回视线,冷着脸,“我并不想知道。”

    她女儿的过去她要是真的想知道,完全可以自己去问沈清澜,而眼前的这个女人,萍水相逢,对着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谁知道目的是?#35009;矗?#32780;且她的话就一定是真的吗?

    楚云蓉饶过女人就要走,女人没有拦她,而是淡淡开口,“你知道当初你女儿为?#35009;?#20250;被人贩子拐走吗?那根本就不是一场意外。”

    楚云蓉的脚步微顿,女人嘴?#20052;?#25196;,继续说道,“你可以自己想想,你们沈家是?#35009;?#26679;的人家,当初废了那?#21019;?#30340;力气找人,可是都没有找到,要是普通的人贩子,会连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下吗?而这么多年,你们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找人,?#32874;?#26159;石沉大海,为?#35009;?#26102;隔十一年,这个孩子?#36176;蝗幻?#20102;出来,难道这些你都不想知道吗?”

    楚云蓉转过身,眼神微变,“你到底是谁?为?#35009;?#23545;我家的事情这么清楚?”

    女人微笑,“一个可以告诉你真相的人,怎么样,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

    楚云蓉紧紧地看?#25490;?#20154;,过了好久,?#35009;?#35805;都没说,转身离开。女人意外地挑眉,冲着楚云蓉的背影喊道,“你要是想知道,三天之后下午一点,江?#19979;?#30340;幻想咖啡,我等你。”

    楚云蓉加快了脚步。

    沈清?#23047;?#21040;楚云蓉的时候,她的?#25104;?#19981;是很好,眸光轻闪,“妈,你怎么了?”

    楚云蓉摇头,“没事,刚才在厕所看见一个神经病,有点被吓到了,我们赶紧走吧,安安?#24598;?#20102;。”

    沈清澜往楚云蓉来时的方向看了一样,没有看到?#35009;?#20154;,想了想,点头,“行,先走吧。”

    而回去的路上,楚云蓉明显?#34892;?#24515;不在焉,经常走神,等到到家,楚云蓉却已经恢复恢复了正常,沈清?#21483;?#20013;越发好奇刚刚在商场里到?#23376;?#21040;了?#35009;?#20107;情。

    “妈,你要是遇到了?#35009;?#22855;怪的人一定告诉我。”在楚云蓉下车前,沈清澜轻声开口。

    楚云蓉一怔,开门的动作定格在了那里,看向沈清澜,“清澜,你怎么知道妈妈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沈清澜的眼中闪过一抹果然如此的表情,刚刚她只是猜测而已,现在倒是可以肯定了,“妈,你遇到了谁?”

    楚云蓉将刚刚遇到一个女人的事情告诉了沈清澜,连同她跟她说的话,沈清澜眼睛微眯,“妈,这个人的?#23433;?#21487;?#25319;!?br />
    楚云蓉点头,“妈妈知道,所以妈妈并没有听她说就走了,至于她说的三天后,我?#35009;?#25171;算去。”刚才在回来的路上,楚云蓉已经想明白了,沈清澜是自己的女儿,现在已经回来了,并且生活的很好,那么她过去是?#35009;?#26679;的,又为?#35009;?#36873;择回到沈家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以后,她这个做妈的该怎么补偿女儿缺失了这么多年的母爱。

    “妈,你刚才?#30340;?#20010;人约了你三天后见面?”沈清澜抓住了重点。

    “?#21069;。?#22905;约了我三天后下午一点,江?#19979;?#30340;幻想咖啡见面,说是要告诉我真相,简直莫名其妙。”

    “那个人长?#35009;?#26679;你还记得吗?”沈清澜问道。

    楚云蓉微?#21486;?#28165;澜,你想去见她?”

    沈清澜嘴?#20052;?#21246;,“我也想知道我的过去是?#35009;?#26679;的。”

    “估计是个骗子,想要骗钱的,你理她做?#35009;矗俊?#26970;云蓉不想见那个女人。看见那个女人,她总有?#20013;?#24908;意乱的感觉,仿佛有不可预知的危险在靠近,这样的感觉令她不安。

    “妈说的对,那就不去管她了,也许就像妈说的,这个人就是来骗钱的,没必要理会,我们不去理她,她自己就消停了,走吧。”沈清?#23047;?#20986;了楚云蓉眼底的不安,没有继续开口。

    回到家里,楚云蓉就像是真的忘记了这件事一般,忙着给安安做喂辅?#22330;?br />
    三天后,沈清澜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家,来到了江?#19979;?#30340;幻想咖啡,咖啡店里人不多,即便是午饭时间也只有寥寥几个客人。

    沈清澜比那个女人说的时间提早了半个小时,现在是十二点半,她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这个位置能看见门口,但是从门口进来又很难留意这里,是个绝佳的位置。

    沈清澜点了一杯咖啡,手撑着下巴,状似无意地在看街道上的人流,只是眼睛的余光却一直看着门口的方向。

    时间慢慢流逝,离着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除了进来过两个男人和一对情侣,这个咖啡店并没有进来过其他客人,一直到一点半,那个女人都没有出现。

    沈清澜站起身,离开了咖啡厅,显然这个点都不出现,这个女人是不打算来了。对方明显是个很谨慎的人,没有看到楚云蓉,根本不打算现身。

    而沈清澜不知道的是,就在她走后,一个穿着咖啡厅制服的服务员走过来收走了她的杯子,嘴角高高扬起,就连眼睛里也充满了笑意。

    沈清澜和楚云蓉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是这个咖啡厅的服务?#20445;?#27784;清澜一出现在咖啡厅门口,她就已经看见了,注定了这一场见面将是无疾而终。

    这一趟一无所获,沈清澜的心中?#34892;?#19981;爽,她给伊登打了电话,询问了秦妍的情况,“还没死。”

    沈清澜嘴?#20052;?#21246;,“她说了吗?安排的人是谁?”

    伊?#19988;?#22836;,“没有,秦妍的嘴巴很硬,就连她的两个手下?#24425;?#39592;头硬的主。”

    沈清澜不意外,这个人?#20052;?#22925;的?#30528;疲?#22905;当然不会轻易说出来,“你告诉秦妍,我可以告诉她卡尔的骨灰在哪里,但是她必须告诉我这个人在哪里。”

    “安,她会相信吗?”

    “她会。”只是会不会?#30340;?#23601;不一定了。

    秦妍听到伊登的话,冷笑,“她沈清澜不是很有本事吗?自己去查啊。”不出所料的,她并没有将那个女人的事情告诉伊登。

    沈清澜从伊登的口中知道了秦妍的选择,摸着下巴,正在思考下一步的计划时,就感觉到有人在拉扯她的裤腿,低头一看,果然安安已经爬了过来,正抬头看着她。

    沈清澜将儿子从地上抱起来,安安往她的胸前拱了拱,想要?#38405;蹋?#27784;清澜摇头,她这两天已经开始给安安减少了喂奶的次数,增加了辅食的量,等安安习惯了之后就要开始断奶了。

    原本沈清澜是打算等安安一岁再断奶的,但是奈?#25991;?#20010;男人每次打电话回家都要跟她念叨一次。

    刚刚想到傅衡逸呢,他的电话就进来了,沈清澜接起,傅衡逸低沉磁性的嗓音就从电话的那端传了过来。

    “清澜。”

    沈清澜微微一笑,刚要说话,就看见安安要伸手去拿手机,沈清澜将手机拿远了一些,“安安,妈妈正在跟爸爸打电话,你乖一点。”

    “麻麻。”安安叫了一声。

    傅衡逸在电话的那端听到儿子的小奶音,尤其是听到麻麻两个字,神情顿?#26412;?#20725;住了。

    “傅衡逸,你还在听吗?”沈清澜安抚好儿子,开口。

    傅衡逸眼神幽深,“我在。”

    “安安会叫麻麻了,你听到了吗?”她的眼睛里带着一丝小得意,儿子见叫的人是她。

    “听到了。”傅衡逸嗓音温柔。

    “他现在还不会叫爸爸,我正在教他,等你回来了应该就能学会了。”

    傅衡逸的眉眼温柔,听着沈清澜说着安安这几天的情况,他听得很认真,听筒中时不时传来一声安安叫麻麻的声音。

    楚云蓉见沈清澜在打电话,就将安安抱走了,傅衡逸听到动静,问了一句,“清澜,安安被妈抱走了吗?”

    “嗯,他饿了,妈带他去吃饭。”

    “现在方便说话吗?”傅衡逸问道。

    沈清澜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拿着手机走到了花园里,“现在可以说了。”

    ?#25170;?#22925;安排的那个人一直没有出现?”傅衡逸这几天都在惦记这件事,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问了。

    “已经出现了,就在昨天,我和妈去商场,妈上卫生间的时候碰到了对方,今天约了我妈见面,我去的,没有见到人。”沈清澜将事情简单说了一边,傅衡逸闻言,剑眉微蹙,“没有出现?”

    “嗯,人一直没有出现,我在那里等了一个小时。”

    “这会不会是一次试?#21073;俊?#20613;衡逸猜测。

    ?#23433;?#19981;排除这个可能。?#40763;?#22925;现在在伊登的手里,这个消息对?#23047;?#23450;不知道,既?#24187;?#26377;收?#21483;?#30340;指示,那么这个人就绝对会继续,不管自己是否知道,对方的目标都是楚云蓉,所以他们只静观其变就好。

    沈清澜比较想知道的是,对方的手里有?#35009;?#35777;据能证明她话中的真实性,空口白牙就想让楚云蓉完全相信,这未免?#34892;?#22825;方夜谭。

    “要是对方的目的只是在妈的心中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呢?”傅衡逸提出一种假设,如果只是为了在楚云蓉的心中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然后让她自己去?#36153;?#24403;年的真相,而他们只要在适当的时候透露出来一些线索,这样的结果比直接告诉楚云蓉虽然要麻烦一些,可是可信度却高了很多。

    而楚云蓉知道了真相,按照她目前的精神状态是绝对承受不了这个打击的,那么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沈清澜眼底闪过一抹冷意,这个假设她之前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傅衡逸,你说我现在应该怎?#31383;歟俊?br />
    傅衡逸沉吟,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对方?#34892;?#24819;要躲在背后,我们又没有任何的线索,想要?#39029;?#23545;方是不可能的,或许我们可以来个请君入瓮。”他将自己的计划跟沈清澜说了。

    沈清澜听完,犹豫,“这样就是要我妈去冒险,万一……”

    “清澜,对方要是真的?#34892;模?#24635;会有办法让妈知道的,与其这样提心吊胆,还不如放手一搏,还有可能斩草除根,而且我们都忽略了一点,妈或许并没有我们想的那?#21019;?#24369;,堵不如疏,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地隐瞒还不如告诉妈真相。”傅衡逸是讲究速战速决的人,一颗定时炸弹埋在暗处,总是让他觉得不安。

    沈清澜自然知道傅衡逸说的很有道理,“嗯,我明白,这件事交给我,我明天就让金恩熙回来。”

    傅衡逸刚刚请了假,想要再次请假不是不可以,但是对他的影响不好,沈清澜不想影响他。

    傅衡逸相信金恩熙几个的能力,只是对付一个人而已,他没有?#35009;?#19981;放心的。

    挂了电话,沈清澜在花园里站了一会儿,认真地考虑傅衡逸的话,然后才给金恩熙打电?#21834;?br />
    “好,我现在就买机?#20445;?#23433;,你等我。”金恩熙自然是一口答应,反正秦妍现在被伊登拿来做实验,已经是个半废人了,她折磨秦妍反倒是给她减轻?#32431;啵?#36825;样的事情她才不想干呢,还不如去京?#21069;?#27784;清澜,当然,金恩熙也不否认她是有点想念丹尼尔了。

    跟伊登打了一声招呼,金恩熙就潇洒地走了,原本茜丝莉是想跟金恩熙一起走的,她好久没有见过沈清澜的孩子了,但是经纪人通知她有场秀需要她出面,只能遗憾地看着金恩熙离开。

    沈清澜是打算去接她的,只是?#22351;?#23612;尔?#32769;?#20102;一步,知道有人接了,沈清澜也就不跟他抢了。

    这几天楚云蓉都没有出门,帮着沈清澜带孩子,现在安安已经会爬了,活泼的个性越见展?#21486;?#21482;要将他放在地摊上,要是没个人看着他,指不定就爬到哪里去了,有一次沈清澜?#25512;?#36523;去厨房给他弄蛋羹的功夫,这个小?#19968;?#23601;自己爬到门口去了。

    楚云蓉围着外孙转,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想其他的。沈清澜观察了两日,见楚云蓉似乎是真的忘记了那个女人说的话,心中对将傅衡逸的提议反而犹豫了。

    “清澜,你看会儿安安,他刚才尿了,我去给他洗尿布。”楚云蓉叫了沈清澜一声,沈清澜回神,“妈,尿布给我,我去?#31383;傘!?br />
    说着,接过楚云蓉的尿布走进了卫生间。

    楚云蓉在客厅里带安安,门铃响,赵姨要出来开门,楚云蓉先一步起身去开了门,是门口的警卫?#20445;?#25163;里拿着一个快递,上面的名?#20013;?#30340;却是楚云蓉。

    ------题外话------

    关于秦妍的第一个伏笔出现了。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5元刮刮乐中奖编号规律 第五人格最强监管者 奇才vs篮网组图 壮志凌云电影 德国斯图加特的大学 法国第戎与德国柏林距离 伯恩利队队长标志 你个羊角包啊不懂我心狂野 pp电子哪个好玩 2010f1摩纳哥 图卢兹大学官网 飞龙在天er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