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408.杜母死了?

408.杜母死了?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清澜听见客厅里的哭声终于停了,揪着的心才舒服了一些,却没有出去,等着傅衡逸进来。

    傅衡逸给安安喂完奶之后就按照约定将儿子抱进来见妈妈了。安安看见沈清澜,有想哭,沈清澜急忙将他抱过来。

    安安揪着沈清澜胸前的衣服,眼巴巴地看着妈妈。沈清澜低头,在安安的脸上亲了一口,“安安真棒!”

    沈清?#23047;?#21521;傅衡逸,“傅衡逸,谢谢你,辛苦你了,爷爷没说?#35009;窗桑俊?br />
    “没事,爷爷?#24425;?#23567;孩子脾气,过会儿就好了。接下去几天都这么做,你将他交给我。”

    沈清澜没拒绝,傅衡逸都已经开始了,她自然要配合,一个家庭里,在对待子女的教育问题上,做父母的必须先统一好了,才能给孩子好的教育,而不是朝令夕改,让孩子觉得爸爸话或者妈妈的话可以不用听。

    只是生气的不只是傅老爷子,还有安安小朋友,接下去几天,除了喂奶的时候,安安都不愿意让爸爸抱,对着其他人都是笑脸,看见傅衡逸就不愿意笑了,不管傅衡逸怎么逗他,就是不笑。

    傅老爷子看见孙子?#24425;?#40763;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就是对沈清澜都是爱答不理的。

    对此,傅衡逸?#24425;?#24456;无奈。

    虽然被儿子和爷爷嫌弃了,但是傅衡逸的方法?#20146;?#25928;的,起码现在安安愿意?#32422;?#22312;奶瓶里的奶了,一时看不见沈清澜也不会扯着嗓子嚎。

    沈清?#23047;?#30528;再一次在老爷子那里碰壁回来?#27597;?#34913;逸,笑了笑,接过他手里端着的茶,“还是我去吧。”

    傅老爷子在书房里练字呢,看见沈清澜进来就跟没看见似的。

    沈清澜将茶放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老爷?#26377;?#23383;,“爷爷,你今天的?#20013;?#30340;没以前好了。”她实话实说,换来傅老爷子一个白眼。

    “都是被你们气的,我心不静,?#21482;?#33021;写得好吗?”傅老爷子没好气。

    “爷爷,还在生气呢。”沈清澜柔声细语。

    “哼,就没见过你们这么狠心?#27597;?#27597;,孩子才多大啊,以后再改来不及吗?非要现在折腾他,这要是折腾病了怎?#31383;歟俊?#20613;老爷子这口气很不顺。

    “爷爷,你要生气就生我的气,不要怪衡逸了,他都是为了我。”沈清澜温声说道。

    傅老爷子放下笔,坐下来,“你说说你俩,爷爷知道带孩?#26377;?#33510;,安安这孩子?#32456;?#20154;,但是清澜?#23601;?#21834;,爷爷是真心疼啊。”

    “爷爷,不说你心疼,衡逸也心疼,你是没看见,每天晚上他都要起来好几?#21361;?#30475;?#31383;?#23433;睡得好不好,有没有盖好被子,有没有尿尿,比我还上心,他比任何人都爱这个孩子。”沈清澜跟老爷子细细说着傅衡逸做的事情。

    “他这次这么着急?#24425;?#22240;为那天那件事闹得,安安太挑剔,对我的依赖性太强,他怕以后万一我有点事出去一下,安安又会像那天一样折腾?#32422;骸!?br />
    傅老爷?#28216;?#35328;,沉默,良久才轻声叹气,“行了,爷爷明白了,你啊,就是来给那臭小子说?#27809;?#30340;,只是清澜?#23601;罰?#23433;安到底还小,就是要教,你们也慢慢来,不要太着急了。”

    “爷爷,我们知道了,其实衡逸这几天心里也不好受,安安都不理他。”

    “哼,那是他活该。”傅老爷子一点都不同情傅衡逸。

    沈清?#23047;?#30528;跟个老小孩一样的老爷子,忍不住笑了,“爷爷,你不怪他了吧?”

    “怪,怎么不怪,就知道折腾我的安安,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都想将他给赶出家门了。”

    沈清澜轻笑,将茶端给老爷子,“爷爷不生气,先喝口茶。”

    傅老爷子接过茶,喝了一口,“好了好了,爷爷不生气了,你赶紧去看看孩子,我好像听到孩子的哭声了。”

    沈清澜也听到了,“爷爷不去看看?”

    “我就不去了,看着你们折腾孩?#28216;?#24515;疼,眼不见为净。”

    沈清澜没有勉强,转身下楼。

    安安尿床了,所以?#29031;?#24320;眼睛就哭了,傅衡逸正在给他换尿布呢,为了避免孩子的屁屁长痱子,傅衡逸还细心地给他抹上了痱子粉。

    安安看见妈妈进来,眼睛就亮了,跟沈清澜伸着小手,沈清澜没有去抱他,而是看向了傅衡逸,这几天这两父子闹别扭呢,别?#31383;?#23433;人小,脾气却不小,至今还在记仇。

    傅衡逸给孩子换好尿布,沈清澜将脏尿布捡起来,“我去洗,你?#21019;?#23401;子吧。”

    “不用,你放着我来。”

    “傅衡逸,你偶尔也让我偷会儿懒,安安现在一天比一天重,我抱着挺累的。”沈清澜说道。

    傅衡逸知道她这是想让?#32422;?#21644;儿子好好相处,缓和一下,自然不会拒绝,将儿子抱起来。安安不要待在爸爸的怀里,一直朝着沈清澜的方向咿咿呀呀,试图让沈清澜抱他。

    但是沈清澜将浴室的门一关,彻底隔绝了安安的视线,安安看不见妈妈,大眼睛里充满了疑惑,似乎?#24187;?#30333;妈妈为啥不理?#32422;?#20102;。

    傅衡逸抱着孩子出了卧室,拿了一把伞,带着孩子出去散步了,现在天气虽然热,但是偶尔出来走走还是不错的,而且他还做好了防晒措施。

    安安见能出去,显得很兴奋,在傅衡逸的怀里瞪着小腿,小手臂时不时?#28216;?#19968;下。

    “啪。”小胳膊一下没挥好,挥到了傅衡逸的脸上,傅衡逸一愣,看了一眼儿子,小?#19968;?#27627;无所觉,大眼睛朝着?#38393;?#30475;看,充满了好奇,嘴里咿咿呀呀叫着,不知道说些?#35009;礎?br />
    “你就是故意的。”傅衡逸说了一句。

    “啊!”安安回应了一句。

    傅衡逸抱着安?#19981;?#24736;到了沈家,楚云蓉正?#24613;?#21435;傅家呢,就看见父子俩过来了,连忙让开身子,“这么热的天你怎么将安安带出来了?”

    傅衡逸笑笑,?#25353;?#20182;出来走走,撑着伞呢,晒不到他。”

    “那也热啊。快进来。”楚云蓉关上门。

    安安的身上一点汗都没有,倒是傅衡逸,额头上隐隐有了细汗。

    楚云蓉抱过孩子,将安安放在小?#24598;錚?#28165;澜呢?”

    “清澜在家里,我?#21019;?#20250;儿孩子,她整天带着孩子,也挺累的。”

    楚云蓉?#32422;閡彩?#24102;过孩子的人,尽管家里人手多,能帮把手,但是依旧很累,见傅衡逸如此体谅沈清澜,心里很安慰。

    “我?#21069;舶怖?#20102;。”沈老爷子知道傅衡逸过来了,从楼上下来,直奔孩子。

    安安看见沈老爷子,咧开嘴笑,?#28216;?#30528;小手。

    沈老爷?#26377;?#30511;了眼睛,“来,老爷爷抱。”

    安安到了沈老爷子怀里,可比在爸爸的怀里听话多了。

    沈清澜已经从赵姨那里知道傅衡逸带着安安出去了,也不着急,转身去了画室,前两天她画了一幅画,画了一半,正好趁着这?#38382;奔?#23558;画给完成了。

    安安出生以后,她的大部分精力都在孩子的身上,极少动笔,除了上次画的那一幅,这才第二幅,丹尼尔现在手中的作品,都是她之前画的。

    傅衡逸带着安安在沈家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多,有人陪着玩,安安竟然一直没有饿,?#35009;?#26377;困,一直到傍晚,傅衡逸才带着孩子回来。

    沈清澜刚刚完成了画作,从画室里出来,安安看见妈妈,立刻朝着沈清澜扑去,沈清澜接过孩子,安安就往她胸前拱,这是饿了。

    “我去喂奶。”沈清澜跟傅衡逸说了一声就进了卧室。

    之后的每天,傅衡逸都会抱着孩子出去走走,安安现在一见傅衡逸来抱他就显得特别的兴奋,咿咿呀呀的,别提多高兴了,哪里还记得傅衡逸不给他?#38405;?#30340;事情。

    傅衡逸也不带他走远,就在大?#35946;?#36891;逛,有时候去沈家,有时候就在?#32422;?#30340;院子里,都是清晨或者傍晚不太热的时候。

    安安小朋友很?#19981;?#20986;去玩,只要有人带他出去,他的心情就特别好,对于傅衡逸递给他的奶瓶也不拒绝了,?#32422;?#20250;捧着奶瓶喝得眉眼弯弯。

    沈清澜见到父子两相处愉快,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倒是趁着这?#38382;奔?#30011;了好几幅画。

    金恩熙跟着丹尼尔出发去了雪梨市,最近雪梨市有个艺术展,丹尼尔拿着沈清澜的画去参展了,金恩熙没事就跟着一起去了,顺道和丹尼尔去雪梨市玩一圈。

    雪梨市,金恩熙想起颜夕就在这里,就打算去看看她,给颜夕打了电话,和她约好了中午见面。

    到了地点,颜夕还没来,金恩熙随便找了一个位置等着。

    过了没几分钟,颜夕就到了,金恩熙看着出现在?#32422;好?#21069;的人,微微挑眉,看了一眼两人交握的手,?#24067;?#20102;然。

    “道格斯,没想到你也在这里。”金恩熙打招呼。

    “咦,你们?#40092;?#21834;?”颜夕惊讶了。

    金恩熙点点头,“道格斯是伊登的朋友,我们之前见过。”

    “伊登是谁?”颜夕好奇。

    “我和道格斯共同的朋友。”

    “恩熙姐姐,姐姐来了吗?”颜夕问道。

    “清澜没来,她的孩子太小,走不开。”

    闻言,颜夕?#34892;?#22833;望,却很快开心起来,“姐姐给我看过宝宝的照片,宝宝真的好可爱,胖嘟嘟的,还会笑。”

    颜夕说起安安,眼睛亮晶晶的,她?#19981;?#23401;子,平日里有时间的话,她都会到一?#22812;?#20799;?#35946;?#21435;做义工,和那里的孩子一起玩儿,是个孩子王。

    也因为做义工,她的性子开朗了不少,?#32422;?#21375;去?#26469;?#32473;她的伤痛都减轻了一些。这几个月来,颜安邦又来过两?#21361;?#39068;夕依旧没有见他,颜安邦也不打扰她,就只是?#23545;?#22320;看她一眼。

    “等宝宝百天我就去回去看姐姐,我还给宝宝?#24613;?#20102;一份礼物,是我亲手做的。”颜夕笑眯眯地说道。之前沈清澜生产她是想去的,但是沈清澜拒绝了,那时候秦妍虎视眈眈,沈清澜哪里敢让她出现在秦妍的视线中。

    道格斯坐在颜夕的身边,看着二人聊天,也不怎么说话。

    颜夕和金恩熙聊的十分愉快。

    “那个,我去个洗手间。”颜夕说道。

    等到她离开之后,金恩熙才好奇地看向道格斯,“你竟然跟颜夕在一起了,这件事安知道吗?”

    “我没告诉她,她应?#27809;?#19981;知道。”道格斯说道,不是他不想告诉沈清澜,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跟沈清澜解释。?#32422;?#21644;颜夕在一起了,面对沈清澜,他总是有种面对丈母娘拐走了人家女儿的错觉。

    “你跟颜夕在一起多久了?”

    “?#35009;?#22810;久,就在颜夕从京城回来之后。”道格斯喝了一口水,“我知道你在担心?#35009;矗?#20294;是我既然决定跟她在一起,我就会好好保护她,爱护她,至于她的过去,那只会让我更心疼她。”

    金恩熙想了想,“唔,其实颜夕跟你在一起也好。”道格?#24618;?#36947;她所有的过往,知道她的伤痛,即便是有一天颜夕想起了过往,道格斯也能帮助她,要是换做另一个男人,万一哪天知道了颜夕的过去而离开颜夕,这对颜夕来说无疑是另一种更大的伤害。

    “对了,最近一?#38382;奔?#25105;们一直没有秦妍的消息,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酝酿?#35009;?#35809;计,你要当心一些,我担心她找不?#20132;?#20250;对安下手,会?#21451;?#22805;这里入手。”金恩熙提醒他。

    道格斯的眼底闪过一抹冷光,“嗯,我明白,我会留意的。”

    两人?#23545;?#22320;看见颜夕回来了,立刻终止了这个话题。

    与颜夕分别了之后,金恩熙就回到了酒店,丹尼尔不在,金恩熙想了想,还是将颜夕和道格斯的事情告诉了沈清澜,沈清澜没啥反应。

    “安,你就不想说些?#35009;矗俊?#37329;恩熙对沈清澜的反应感到奇怪。

    ?#25226;?#22805;是个大人了,跟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我无权干涉。”沈清澜淡淡地说道,“而且道格斯是个理智的人,他既然决定跟颜夕在一起,那就是已经想清楚了,没?#35009;?#22909;担心的。”

    金恩熙一想?#24425;牽?#39068;夕已经不是小孩子了,?#32422;?#36824;当她没长大,想想搞笑的人?#20146;约?#20102;。

    “唔,安,你说我是不是受之前的事情的影响了,一直将颜夕当成是个孩子。”金恩熙说道。

    不止是金恩熙,其实沈清澜?#32422;?#20043;前?#24425;恰?br />
    “安,我好像听到孩子在哭是不是?”金恩熙侧耳听了一下,仿佛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嗯,安安醒了,我先去看看,改天聊。”

    “好,你去吧。”

    沈清澜进了卧室,傅衡逸已经将安安抱起来了,小?#19968;?#30340;眼睛干干净净的,哪里有一点湿润的样子,显然刚才只是在干嚎。沈清澜无语,伸手捏了捏儿子的小脸,“你就调皮吧。”

    安安伸手抱着沈清澜的手,就往嘴里?#20572;?#27784;清澜抽回手,“不许吃手,说了多少次了。”

    “咿呀,啊。”安安嘴里不知道说着?#35009;矗?#36716;身抓住了傅衡逸的衣服,这是要傅衡逸带他出去玩了。

    傅衡逸带着儿子出去散步去了,沈清澜继续去画室。

    九月三十号?#21069;?#23433;百天的日子,正好和傅老爷子的九十大寿时间相近,傅家是打算一起操办的,这么重大的节日必然是要大办的,所以从八月起,沈清澜和傅?#21578;?#23601;忽?#24187;?#30860;了起来。

    傅?#21578;?#20026;了方便帮忙,已经搬回来住了,?#30636;?#25991;自然是要跟着的,现在顾凯已经接管了顾氏集团里大部分的工作,就算是没有他看着也能将工作完成的很好。

    沈清澜没操办过这样的大事,有了傅?#21578;?#30340;帮助,事情总算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而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傅衡逸狠心让安安改掉那些小毛病的?#20040;?#20102;,哪怕沈清澜不在身边,安安也不会再哭闹,顶多就是到了肚子饿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寻找沈清澜的身影,要是找不到,就接受爸爸喂的提前?#24613;?#22909;的奶。

    沈清澜去看场地了,傅?#21578;煤统?#20113;蓉跟着一起去的,三个人看了不少的地方,才定下了一家酒店,商定了好了日期,至于?#20284;祝?#22240;为比?#19979;?#28902;就决定等回家商量了。

    “沈小姐。”沈清澜听见有人叫?#32422;海?#39039;住了脚步,看向来人,没想?#25509;?#26159;杜母。

    沈清澜皱眉,“要是为了杜楠的事情你就不用开口了,我不会答应你任何事情。”她率先开口,一句话就断了杜母的念想。

    杜母是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她定定地看着沈清澜,“沈小姐,我?#34892;?#35805;想单独对你说。”

    “不必了,我不想听。”

    “你要是不听的话,你会后悔的,到时候你们家的?#24425;?#20250;不会沾染上晦气我就不能保证了。”

    三人的眼神微变,楚云蓉已经认出了杜母,知道这是杜楠的母亲,脸色顿?#26412;?#19981;好看了,“我?#40092;?#20320;,你儿子当初想破坏我儿子的婚礼,现在你又说这样的话,你们一家人是不是都这样,上梁不正下?#21644;帷!?br />
    杜母脸色也变了,“要不是你儿子更刀夺爱,我儿子至于变成今天这样吗?你们沈家仗?#30772;?#20154;,以权谋私,陷害我儿子!”

    傅?#21578;?#19968;听,顿?#26412;?#30693;道了这个人是谁,皱眉,冷声开口,“这位太太,请你说话注意点,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当初那件案子,是你们家?#32422;?#25552;出来的,杜楠精神有问题,犯罪的时候是处于不清醒的情况下,法官这才没有追究他的法律责?#21361;?#35201;不是这样,你儿子现在就是在打牢里。”

    杜母脸色都变了,“我儿子精神不正常那又怎么了?他也接受治疗了,可是你们凭?#35009;?#19981;让我看我儿子,我儿子是治病不?#20146;?#29282;。”

    傅?#21578;?#21482;知道杜楠因为精神异常被送到了精神病院治疗,但是对后续发展是不了解的,眼底浮现一丝疑惑。

    杜母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却并不知道她是谁,苦口婆心地劝她,“真心劝你一句,你要是沈家和傅家的朋友,就离这两家人远一点,这两家人看上去都是一?#26412;?#23376;模样,其实都是一群道貌岸然的。指不定?#35009;?#26102;候就被咬了一口,还让你有苦难言,我们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儿子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疗,我想去?#36176;?#20799;子,可是医院的人竟然说得到了上面的人的指示,绝对不能让我们见到儿子,你说要不是他们沈家和傅家仗着?#32422;?#23478;的权势对医院负责人说了?#35009;矗?#25110;者?#20146;?#20102;?#35009;矗?#21307;院能不让我看儿子?”

    傅?#21578;?#31639;是听明白了,但是听明白了之后,她的脸就黑了,“那只是不好意思,我?#24425;?#20320;口中?#27597;?#23478;人,沈清澜是我?#26029;备尽!?br />
    杜母的脸一僵。

    沈清澜淡淡开口,“这些老生常?#20613;?#35805;就不要反复说了。姑姑,妈,我?#20146;?#21543;。”

    傅?#21578;?#28857;点头,三人就要离开。

    “沈清澜,你要是不让我见儿子,我就从君澜集团或者是新禾国际的顶楼跳下来,我倒是想看看,沈家人逼死人的新闻出来了以后,你们沈?#19968;?#33021;不能维持现在的好人形象,我要让你们变成过街的?#40092;蟆!?br />
    傅?#21578;煤统?#20113;蓉满脸的怒气,刚?#23047;?#21475;,沈清澜就先开口了,“你要是真?#27597;姨?#23613;管跳,等你跳下来之后,我会去医?#35946;?#36716;告你儿子,他的母亲为了见他,已经从楼上跳下来摔死了,就跟他当初想做的事情一模一样,我也想知道,你儿子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

    “你!沈清澜你好狠的心!”杜母神情狰狞,像是想要将沈清澜给生吞活剥了,沈清澜神情淡淡,丝毫不将杜母的话放在心上,像杜母这样的人,威胁人的事情她会干,寻死她绝对不会。

    “我?#20146;?#21543;。

    沈清澜没有在管她,而是真的转身走了。

    “清澜,你刚才那样刺激她不会出事吗?”回去的路上,楚云蓉想起杜母情绪激动的样子,?#34892;?#19981;放心。

    “没关?#25285;?#22920;,她不敢的。”沈清澜淡淡地说了一句。

    “清澜,这个人一直在纠缠你?”傅?#21578;?#20851;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算不上一直,之前?#22812;?#25105;一?#21361;?#34987;我拒绝了,这次是第二次。”

    “这样的人以后你看到直接就走,不要跟他们纠缠,简?#26412;?#26159;有病。”傅?#21578;?#24819;起杜母的话就生气,他们家的人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还真是傅?#21578;?#35823;会了,?#24895;?#21307;院绝对不让杜家夫妻见杜楠的事情虽然不是沈清澜做的,却是傅衡逸亲自打了电话给那家医院的院长,说起来,杜母说傅家以权谋私也不算是冤枉人。

    “嗯,我知道,姑姑放心。”

    第二天和第三天都是平静的,但是到了第四天就出事了。

    沈清澜正在和服?#21543;?#35745;师商量着傅老爷子大寿那天要穿的衣服款式,就接到了沈君煜的电话,“澜澜,出事了,杜楠的母亲从君澜集团的顶楼天台坠楼死了。”

    沈清澜面色一变,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季先生,不好意思,临时有点急事,我先走了,衣服的样式大致就是我刚才选的那几件,至于细节方面,就由你把关了,一个星期后我们看了样衣再来详?#28014;!?br />
    “好的,沈小姐有事先去忙吧。”

    沈清澜匆匆赶到赶到君澜集团的时候,警察已经到了,楼底下被围得水泄不通,她想进去却被拦住了,沈清澜给沈君?#27927;?#30005;话,沈君?#20808;?#21161;理余斌下来接她。

    楼下有很多的记者,还有摄像机在做现场报道,沈清澜回到车上拿了一副墨镜和帽子戴上,躲过了人群进入大楼。

    楼下有保?#24598;?#30528;,记者和围观群众进不去。

    总裁办公室里,两位警察正在询问沈君煜,沈君煜态度倒是很配合,而这次的事情也确实是突发情况,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35009;?#20107;情。

    就在半个小时前,他和公?#38236;母?#23618;正在开会布置下一个季度的任务,就有一个高层忽然尖叫,喊了一声有人坠楼了,然后杜母就死了。

    沈清澜进来,警察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是沈君煜的妹妹,没有赶她出去,继续询问,只是沈君?#29616;?#36947;的并不多,也说不出?#35009;?#26469;,警察很快就离开了。

    ?#26696;紓?#36825;到底是怎么回事??#26412;?#23519;刚走,沈清澜就问道。

    沈君煜将刚刚与警察说的?#38712;?#27425;与沈清澜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我也不清楚,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现在还处于一脸懵的?#21050;?#20294;是澜澜,我刚才听说,杜楠的母亲死之前留下了一封信,说是因为我们沈家和傅家以权谋私,不让她见儿子,甚至让医院的医生?#25353;?#22905;儿子,她被沈家逼得跳楼的。”

    沈清澜的脸沉了下来,“你确定是她亲?#24066;?#30340;信?”

    “我不确定,刚刚?#24425;?#35686;察问话的时候不小心透露出来的。”

    沈清澜冷笑,看来她还是小看人了,没想到杜母这次还真是蔫人出豹子,真让她将了一军。

    “她是怎么进来的?”沈清澜疑惑。

    整座大楼都是君澜集团的,大厅里有监控,有前台,门口还有保安,想要进去总该有人知道吧?

    沈君煜摇头,“我问过了没人看见她进来,她就像是?#31350;?#20986;现在天台上的一般。”

    沈清澜的眸光很冷,?#35009;雌究?#20986;现,又不是演玄幻大剧,“先查清楚她是怎么进来的,还有那封所谓的遗书倒是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件事情里透着古怪,杜母这样的人其实是很自私的人,就算是为了儿子也不会将?#32422;?#32473;搭进去,而这次竟然拿用?#32422;?#30340;死来引起舆论,她一死,不管是真相如?#21361;幻?#25152;以的众人只会觉得杜母很可怜,就算是沈家和傅家灭与仗?#30772;?#20154;也变成有了,要是不及时解决的话,这件事就会成为沈家和傅家的污点。

    如此一来,两家一直以来的形象就会受损,还真是如杜母所愿了。

    沈君煜点点头,给保?#24425;?#25171;了电话,让他们将最新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然后又让余斌去问今天的前台和保?#24425;?#21542;看到有陌生人进公?#23613;?br />
    沈清澜和沈君煜仔仔细?#20613;?#30475;了今天的所有的录像,沈清澜忽然指着其中的一段画面说道,?#26696;紓?#20572;一下。”

    沈君煜按住不动,沈清澜的视线定格在画面上,?#24052;?#21518;退几秒。”

    沈君煜依言照做,沈清?#23047;?#30528;画面上略?#34892;┦煜?#30340;背影,?#26696;紓?#20320;让余助理查查今天?#22351;?#20844;司人都有谁,不要查打卡记录,要去问问每个部门?#27597;?#36131;人。”

    “澜澜,你是发现了?#35009;?#21527;?”

    沈清澜点头,指着画面中的一个人说道,“这个人就是杜楠的母亲,你看她能刷卡进来,明显就是拿了人家的卡。”

    沈君煜看向画面上的人,那人大夏天的竟然戴着帽子和墨?#25285;?#25171;扮得确实?#34892;?#22855;怪,但是除了打扮奇怪之外,她的行为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君澜集团的员工。

    君澜集团光是总部就有好几千人,每天上下班都是?#30475;?#21345;的,一般的员工,保安和前台不?#40092;?#20063;正常。

    “好,我现在马上就让余斌去查。”

    而这时余斌那边也已经有结果了,确实就如沈清澜猜测的?#21069;悖?#21069;台和保安都没有发现有陌生人进来。

    余斌得了沈君煜的?#24895;潰?#36214;紧去找各部门?#27597;?#36131;人核实情况。

    而沈君?#26174;?#26159;打电话给各大电视台?#27597;?#36131;人还有京城几家颇具影响力的报纸?#21448;?#25110;是网站?#27597;?#36131;人,尽量压下一些?#22909;?#25253;道。

    虽然现在事情已经被闹到了网上,但是?#22909;?#26032;闻少一些,到时候解?#25512;?#26469;也容易一些。

    幸好京城几家大的网站和报纸?#21448;?#37117;属于韩氏集团,韩奕在得知事情的第一时间就已经?#24895;?#19979;去了。

    “澜澜,你先回去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就好。”沈君煜挂了电话,跟沈清澜说道。

    “其实这件事说起来还是我的责任。”沈清澜沉着脸,将亲两天发生的事情跟沈君煜说了。

    沈君煜听完之后,沉默了良久,才温声开口,“这件事不怪你,谁?#35009;?#26377;料到她竟然真?#27597;?#36825;么做。”毕竟并不是谁都可以舍弃?#32422;?#30340;生命支只为报复的。

    “不,这件事我确实有责?#21361;?#25105;要是不去刺激她,她就不会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是我太自信了。”沈清澜的神情很难看。她要是多考虑一些,或许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

    沈君煜微微一笑,“澜澜,不要将事情都怪在?#32422;?#30340;头上,她要是真的想用?#32422;?#30340;死来?#30772;?#25105;们,那么我们就算是想拦都拦不住。”

    余斌的办事效率很高,在沈清澜回来之前就将事情弄清楚了,“沈总,沈小姐,事情已经弄清楚了,今天除了十个请假的,其余的人都来了,跟打卡的名单是一致的,只是市场部的一位员工昨天将门禁卡弄丢了,今天还没来得?#23433;?#21150;。”

    “但是打卡机上却显示他今天已经打卡了是不是?”沈清澜问道。

    余斌点头,“是的,但是现在并不能确定他的门禁卡是被人偷了,还?#20146;约?#20002;了正好被人给捡到了。”

    丢了正好被杜母给就捡到了?这个?#28572;?#19978;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多半是被人给偷了,或者是就是那位员工?#32422;?#32473;出去的,然后谎称丢了。

    “澜澜,我们这边事情弄清楚了就好办了,你先回去,这里交个哥哥,安?#19981;?#22312;家里等着你呢。”沈君煜温声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好,哥,我先走了,警察那边要是有了任何的消息,你就通知我。”

    “嗯,回去吧。”

    沈清澜回到家里的时候傅衡逸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见沈清澜迟迟没回来,就猜到了她肯定是去处理这件事了。

    “安安呢?”沈清澜问道。

    “刚刚给他喂了奶,现在睡着了,去找君煜了?”

    “嗯。”沈清澜在傅衡逸的身边坐下来,傅衡逸递给她一杯水,沈清澜喝了一口,“事情现在有点麻烦了,网上是不是已经闹开了?”

    傅衡逸点头,“已经引起了舆论效应,网民的情绪很激动,主要是那封遗书闹得。”

    “遗书传到了网上?”沈清澜侧目。

    “是,很多人看到了那封遗书,舆论?#24067;?#23601;倒戈了,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已经打电话拜托了几个朋友帮忙,相信很快就会平息的。”

    沈清澜没说话,她总觉得杜母的死透着一?#29978;?#36343;的味道,让她感觉幕后有一只黑手在推动着这件事的发生与进程。

    而事情果然?#35009;?#26377;那么?#27490;郟?#34429;然和很多帖子已经被删了,但是耐不住还有朋友圈和空间,网民们相互转载,一传十十传百,引起的舆论影响迟迟不平息,反而有了一种越演越烈的趋势。

    要不是大院的门口有警卫?#31508;?#30528;,恐怕现在已经有人在门口扔臭鸡蛋和菜叶子了。

    沈清澜在家中看着那些网民的评论,她的微博底下已经彻底炸开了锅,一夜之间,将近千万的粉丝?#24067;?#25910;缩水了一半,微博动态底下各?#32622;?#39554;的话都有,甚至还有诅咒她的孩子的。

    沈清?#23047;?#21040;那些恶意评论的时候,眼神很冷,她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很快就查到了那些发黑评的IP地址。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题外话------

    本来以为新年第一天可以撒狗?#20613;模?#35841;知道剧情发展不是这样的,哈哈,不过?#38712;?#20063;不错。

    祝大家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里都能成为更好的?#32422;海?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主机游戏和pc游戏区别 刀塔自走棋新手阵容 主机游戏壁纸 冠军足球经理2010中文版 悉尼fc与墨尔本胜利比赛结果 无限法则第三季人物 巴塞罗那奥运会点火 快乐假日官网 西甲比利亚雷亚尔VS巴塞罗那 波尔多红头发真人效果 破碎阿祖拉皮肤 功夫派卖金龙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