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391.试着喜欢我

391.试着喜欢我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谢。”道格斯说道,只是却显得?#34892;?#24515;不在焉,他脑子里想的是今天见到颜夕的场景。

    而另一边,颜夕在道格斯走后就兴致缺缺,蒋哲?#21916;?#26159;没有察觉,在跟颜夕说?#38712;?#19968;次走神之后,蒋哲晗终于无奈开口,“颜夕,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先送你回家?”

    颜夕回神,听到这话,点点头,“谢谢。”

    蒋哲晗笑着说道,“其实是我不好,要是早知道你身体不舒服,我就不应该拉着你出来的,还让你吃冷饮,下次吧,等下次你身体好一点了,我再带你吃。”

    颜夕不好意思地开口,“其实今天该说抱?#20613;?#20154;是我,等下次我请你吃饭吧。”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

    蒋哲晗将颜夕送回家,颜夕要下车的时候,他叫住她,“颜夕,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颜夕疑惑地看着他,“今天碰到的?#27465;?#20154;男人是你的?#35009;?#20154;啊?”

    颜夕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是我的朋友。”

    “你拒绝我是因为他吗?”

    颜夕想了想,摇头,“不是,而是我不喜欢你,蒋哲晗,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我心中有喜欢的人,不会喜欢你的。”

    蒋哲晗眼眸一暗,“是他吗?你喜欢的人是他吧?”

    “对不起。”颜夕留下一句,下车。

    颜夕回到家里,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也不知道在想些?#35009;矗?#24819;了很久,?#35009;?#26377;想出个所以然来,她的视线忽然落在茶几上的画集上,那是沈清澜的画集,她的眼底划过一道光,拿起手机就给沈清澜去?#35828;?#35805;。

    沈清澜正打算睡觉呢,就接到了颜夕的电话,这是自从颜夕回去之后,第一次给她打电话。

    “颜夕。”

    颜夕听到沈清澜的声音,心里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就像是一个孩子,没见到父?#20613;?#26102;候,即便是跌倒了?#19981;?#33258;己爬起来,拍拍膝盖上的?#39029;?#23601;好了,可是在见到?#39029;?#30340;一刹那,就变得娇气了。

    沈清澜一怔,听着颜夕委屈的哭声,连忙问道,“颜夕,怎么了?”

    颜夕抽抽噎噎的,“姐姐,我想你了。”

    沈清澜顿?#26412;?#31505;了,笑意温柔,“等我生完孩子我就去看你。”

    颜夕猛地摇头,随后反应过来沈清?#23047;?#19981;见,说道,“不用,姐姐,我就是突然之间矫情了,没?#35009;?#20107;情,你就当我发神经就好。”

    “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35009;?#19981;愉快的事情?”沈清澜柔声问道,一旁的傅爷见着她这温柔的模样,眼中闪过一抹?#33041;梗?#20182;老婆怎?#21019;?#26469;?#27426;?#20182;这?#27425;?#26580;呢?

    颜夕支支吾吾,还是没把自己被道格斯拒绝的事情说出来,但沈清澜?#21019;?#22905;的只言片语中猜出了大概,说道,“颜夕,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你要是喜欢人家,可以大胆地追求。”

    而后想起安妮对伊登的死缠?#20040;潁?#21152;了一句,?#26263;?#28982;,主动追求不是意味着死缠?#20040;頡!?br />
    颜夕声音闷闷的,“姐姐,人家并不喜欢我。”

    “只要他没有自己喜欢的人,你就可以主动一点,有?#35009;?#20851;?#30340;兀俊?#27784;清澜说道,对于爱情,谁都有主动追求的权利,?#26263;?#28982;,如果喜欢这个人让你感到不快乐,甚至是痛苦,你就应该放弃,爱情是美好的,是令人愉悦的……”

    颜夕听着沈清澜的耐?#30446;?#35299;,心情渐渐好了起来,“姐姐,谢谢你,还有对不起,这?#36176;?#36824;?#21019;?#25200;你。”

    现在不过才晚上十点,就是平时,沈清澜?#35009;?#26377;那么早睡,“你既然叫我一声姐姐,就说明我们很有缘分,你一个人在国外,有?#35009;?#20107;情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嗯,谢谢姐姐,我现在心情好多了,时间不早了,姐姐你早点休息。”颜夕轻声说道。

    沈清澜?#20234;说?#35805;,满脸的?#20102;跡?#20613;衡逸将她拉下来,躺好,开口说道,“颜夕不是小孩子,你不能为她操心一辈子,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

    沈清澜侧目,“你知道我刚刚在想?#35009;矗俊?br />
    “你难道不是想着去雪梨市看她?”傅衡逸?#27425;省?br />
    沈清澜笑,她刚刚想的还真的是这个,伸手在傅衡逸的胸膛点?#35828;悖?#20320;还真的成了我肚子里的蛔虫了。”

    傅衡逸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我这是了解你。”

    “其实我就是想想而已,现在肚子里装了那?#21019;?#30340;一个球,哪里都不去不了。”沈清澜说道。

    “这就对了。”傅衡逸说道。

    第二天,颜夕起床后才发现外面下雨了,今天是周末,她不用上?#21361;?#24819;起沈清澜的话,她看了一眼手机,终于鼓起了勇气给道格斯打了一个电话,只是接电话的人却是一个女人,听声音好像还是昨天的?#27465;?#22899;人,心中一慌,立刻挂断?#35828;?#35805;。

    女人拿着手机,转身去看手里拿着东西的道格斯,耸肩,“道格斯,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件错事,你的?#27465;?#23567;姑娘似乎又误会了我们。”

    她现在在道格斯的诊所,原本是一早的飞机,但是航班临时取消了,就改成了下午的。

    见道格斯一脸平静的样子,女人挑眉,“你刚才该不会是故意的吧?”刚刚道格斯让她接电话的。

    道格斯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东西给你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女人呵呵笑,“道格斯,你可这是过河拆桥的典范,刚刚用完我就扔了?不过,你不是也喜欢?#27465;?#22993;娘嘛,人家都主动给你打电话了,意思都这么明白了你还拒绝干嘛?”

    闻言,道格斯淡淡地扫了一眼女人,“不是说想吃饭,我请你吃午饭,走吧。”

    “道格斯,你这?#30475;我?#19981;想说话就转移话题的毛病啥时候能?#27597;模俊?#22899;人一边说,一边跟在道格斯的身后。

    道格斯请人吃完饭,又将人送到机场,离开之前,女人拉住道格斯,语重心长地说道,“道格斯,我不知道你为?#25105;?#25298;绝?#27465;?#22899;孩子,但是我想告诉你,感情这个东西经不起?#21364;?#20320;让人家等久了,人家累了就离开了,一辈子这么长,你总不能要求人家在明知得不到的情况下,还喜欢你一个人,该把握机会的时候还是要把握的。”

    道格斯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未知的情绪,在回去的路上,他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只是眼底的情绪很深,深得让人看不清楚。

    车子刚开到家门口,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颜夕,抱着肩膀,站在屋檐下瑟瑟发抖,身上已经被雨水打湿了,道格斯眼神微变,立刻下车,奔到颜夕的面前,“谁让你这样子站在这里的?不知道自己身体弱不能受凉?”

    这是他第一次沉着脸对颜夕吼,颜夕被他吼得一愣,眼泪积蓄在眼眶里,随时都能掉下来。

    道格斯看着她的眼睛,脑子顿?#26412;?#28165;醒过来,缓和了神情,“我不是想要骂你,而是担心你的身体。”

    颜夕低着头,“对不起。”

    道格斯看着她这委屈的模样,心一抽,将门打开,先让颜夕进门,然后去房间里拿了一件衣服披在颜夕的身上,手里还拿着一条干毛巾,“下这?#21019;?#30340;雨,你出来做?#35009;矗俊?br />
    颜夕任由道格斯给她擦着头发,将身上的衣服裹紧了一些,她还是觉得很冷,“我只是想来见你,道格斯,你已经好久不理我了。”她哪里想到道格斯根本不在家,而她又没带雨伞。

    道格斯闻言,擦头发的动作?#27426;伲?#24456;快又继续,“我最近?#34892;?#24537;,而且不是你自己说的,想自己去学校。”

    “我后悔了。”颜夕说道,她抬头,直直地看着道格斯,“那天我说的是气话,是因为你让我去喜欢别的男生我才说的,不是我的本意。”

    “道格斯,我喜欢你,我想做你的女朋友。”颜夕神情认真。

    “颜夕……”道格斯刚开口就被颜夕打断了。

    “别说我对你的是好感和依?#25285;?#20063;别说我还小,我今年已经二十了,不小了,我分得清是喜欢还是依?#25285;?#36947;格斯,你可以不接受我,但是不要将我推给别人,我会伤心。”

    颜夕说着,眼泪落下来,砸在道格斯的手背上,道格斯微愣,无声地叹口气,“我还?#35009;?#37117;没?#30340;兀?#20320;就先哭上了。”

    见颜夕身上的衣服依旧是湿的,担心她生病,将她拉起来,“你现在先进去洗个?#20154;?#28577;,我这里没有女生的衣服,你?#21364;?#25105;的将就一下,等下我送你回去。”

    颜夕被推进浴室,过了很久才出来,身上穿着道格斯的一?#33258;?#21160;服,她身材娇小,穿着他的衣服就像是小孩子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一般。

    只是还?#22351;?#36947;格斯送她回家,他的担心就已经实现了,颜夕从浴室里出来就脸色潮红,一开始道格斯还以为是被热气熏的,后来才发现颜夕的样子?#34892;┎欢裕?#20280;手一探,果然她的额头温度很高。

    没办法,道格斯只能先让颜夕在这里住下,出去买了一盒退烧药,喂颜夕吃了药,见颜夕睡着了,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忽然抬手摸上了她的脸颊。因为发烧,她脸上的热度还没消退。

    “道格斯,我喜欢你。”颜夕的嘴里溢出一句话,声音很轻,却一字不漏地钻进?#35828;?#26684;斯的耳中。

    道格斯一愣,嘴?#20052;?#25196;,眼底是颜夕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21543;倒?#23064;,我也喜欢你,但是要是有一天,你想起?#26031;?#24448;,你还能接受我留在你的身边吗?”

    颜夕的过去道格斯都知道,他不介意,但是颜夕呢,她也能不介意自己知道她的过去吗?

    这一点道格斯并不敢肯定。朋友问他既然喜欢为?#25105;?#25298;绝,他如何告诉别人,因为他害怕,要是现在得到了之后又要失去,那么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拥?#23567;?br />
    颜夕抓着被子的一角,眉头紧皱,嘴里轻声叫着道格斯的名字,道格斯握着她的手,低声在她的耳边说道,“我在,别怕。”

    颜夕睡得并不安稳,道格斯像上?#25105;?#26679;,照顾了她一夜,一直到她的烧退了,才?#23047;?#21381;的沙发上睡了一会儿。

    颜夕从床上起来,看着陌生的环境,对于昨晚的事情隐约还有点印象,她看了看身上衣服,嘴?#20052;?#25196;,起身下了床。

    道格斯很细心,给她准备了一双拖鞋,虽然有点大,但到底让颜夕不至于赤脚。

    颜夕走出房间的时候,道格斯还在沙发上?#20102;?#22905;站在房间门口看了一会儿,放轻了脚步,走到沙发旁,蹲下,端详着道格斯的睡颜。

    她看着看着,伸手轻轻碰了碰他长长的睫毛,眼睛弯?#36865;洌?#22905;的视线落在他的嘴唇上,鬼使神差的,低头,慢慢靠近。

    就在即将碰到的时候,道格斯忽然睁开了眼睛,颜夕一惊,下意识地往后退,结果一屁股坐在?#35828;?#19978;。

    “你,你醒了。”颜夕低声说道,脸上一片爆红,就连耳朵和脖子都烧起来了。

    道格斯假装没有看到她的窘迫,伸手将她扶起来,?#38712;?#20040;坐在地上,高烧刚退,要是再着凉了怎?#31383;臁!?br />
    颜夕低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慌乱地说道,“我起床后没有看到人,见你在睡觉,不敢打扰你。”

    道格斯微微一笑,“既然醒了就赶紧去洗漱,早上吃面包牛奶可以吗?”

    颜夕胡乱点头,逃进了浴室,她看着浴室里通红的?#36710;埃?#25410;着脸,神情懊恼,“完了完了,道格斯肯定是看到了,他该不会认为我是女流氓吧。呜呜呜,该怎?#31383;?#21834;?”

    颜夕在浴室里悔的肠子都青了,道格斯则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眼?#23376;?#28145;,走进厨房给颜夕准备早餐。

    颜夕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一直到道格斯敲了两次门,才慢腾腾地从里面出来,道格斯将面包和牛奶递给她,还有一个荷包?#21834;?br />
    “吃完饭后我送你回家,你家里应该有感冒药,吃了以后好好休息,睡一觉,周一差?#27426;?#23601;会好了。”道格斯说道,神色如常。

    颜夕拿眼角余光打量他,见他好像真的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想?#35009;?#21602;,吃饭都不专心。”道格斯开口,将至今递给颜夕,颜夕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将牛奶洒在了?#28866;?#19978;。

    将桌子擦干净,颜夕才专心吃饭。

    “走吧,我先送你回家。”道格斯说道。

    颜夕看着他挺直的背影,忽然冲上去抱住?#35828;?#26684;斯的腰,道格斯的身体猛地一僵,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颜夕说,“道格斯,我认真仔?#20613;?#24819;了想,我还是很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你要是没有喜欢的人的话,能不能试着也喜欢我”

    “颜夕……。”

    “你要是想要拒绝我,那就不要开口了,道格斯,我从来不是一个坚强的人,我会伤?#30446;?#27875;,可是我不想总是让你看到我流泪的样子。”

    道格斯轻轻一叹,想要转身,但是颜夕抱得很紧,“颜夕,我今年二十七岁了,比你大了很多。”

    “我不介意啊。”颜夕脱口而出。

    道格斯将颜夕的手掰开,看着她,“现在我还年轻,你觉得我很好,但是等我老了,你依旧年轻,到时候你会后悔的。”

    “道格斯,我是比你小,但是我不?#25285;?#25105;们相差的是七岁,不是二十七岁。你不要用年龄来说事,除非你告诉我,你心中有喜欢的人,永远不喜欢我。”

    颜夕盯着道格斯的眼睛,道格斯能从她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清晰的,?#36335;?#25972;个?#28572;?#37117;只有他一人,即将出口的谎言在舌尖打了一个转,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颜夕的眼睛一亮,“你没有拒绝,证明你对我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对?#27426;裕俊?br />
    道格斯看着她的眼睛没有说话,颜夕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你能不能尝试着去喜欢我?”

    那你能不能尝试着去喜欢我?卑微的语气,带着一?#31185;?#27714;,让道格斯的心瞬间就疼了,他忍不住伸手将颜夕抱进怀里,开口,“颜夕,自己说过的话是要负责的,你懂吗?”

    颜夕还真的没理解,道格斯继续说道,“你要是跟我在一起,那以后不管发生?#35009;矗?#20320;都不能离开我,除非我们彼此不再相爱。”

    颜夕一愣,嘴角缓?#35946;?#24320;,咧到了耳朵根,重重点头,“好。”刚刚他说的彼此,是不是说他其实?#24425;?#21916;欢我的呀。颜夕的心中暗暗想到。

    道格斯温柔笑开,伸手揉揉她的头发,“现在可以回家了吧?”

    “那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了吗?”她一脸的期待。

    道格斯点点头,“是。”

    颜夕瞬间眉眼弯弯,这样的笑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颜夕的身上出现了,道格斯也跟着笑了。

    颜夕伸手,握住道格斯的手,与他十?#36214;?#25187;,道格斯看了一眼两人交握的双手,微微用力,将之扣得更紧。

    **

    京城。

    距离沈清澜的预产期还有十天,楚?#36843;?#24050;经开始准备生产需要的各种东西了,每天就见到她忙忙碌碌的,不是在准备这个就是在准备这个,总之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38712;迫兀?#20320;坐下来歇歇,别转了,你转的我头都晕了。”沈老爷子对在客厅里转来转去的楚?#36843;?#35828;道。

    楚?#36843;?#20572;下,?#34892;?#26080;措地说道,“爸,你就让我忙吧,一闲下来我就紧张。”以前她自己生孩子的时候都没有有这么紧张。

    “澜澜离生产还有一个多星期呢,现在紧张个?#35009;?#21170;,你要是有时间就去给澜澜准?#20613;?#21507;的,昨天我听她说想吃宋嫂的酒酿圆子。”沈老爷子找了一个借口将楚?#36843;?#25171;发到了厨房。

    楚?#36843;?#19968;听,顿?#26412;?#24320;心了,“行,我现在就去,我要跟宋嫂好好学学。”

    将人打发走了,沈老爷子清静了,打开电视机看电视。

    “爷爷,您在看?#35009;?#21602;?”沈君煜和温兮瑶回来,手里还拿着一大袋东西自从结婚后,沈君煜和温兮瑶就搬出去住了。

    原本温兮瑶是想住在老宅的,但是沈老爷子没同意,老爷子的原话是,“我还没老到不能动弹,家里不用你们照顾,年轻人就去过年轻人该过的日子,平时有空回来看看我们,吃顿饭就行了。”

    虽然不住在老宅,但沈君煜和温兮瑶倒是隔三差五的就回来,主要还是温兮瑶担心沈君煜和沈清澜都搬出去了,家里的?#20808;?#20250;觉得冷清,一下子适应不了。

    “兮瑶和君煜回来了,手里拿着?#35009;?#21602;,这?#21019;?#30340;一包?”沈老爷?#28216;?#36947;。

    温兮瑶在老爷子的身边坐下,“给清澜买的一些生活用品,都是医?#35946;?#29992;得上的。爷爷,清澜生产的医院安排好了吗?”

    沈老爷?#26377;?#30511;?#26657;?#23433;排好了,衡逸亲自安排的,他不放心,还自己去看过,就连月子中心都是自己找的。”

    沈君煜听了这话,倒是对傅衡逸?#25991;肯?#30475;,自己这个兄弟对自己的妹妹那是真的没的说,只要是沈清澜的事情,就没有任?#38382;?#28431;的,那叫一个亲力亲为,要不是因为腿受伤还未?#25351;矗?#20272;计就是沈清澜上个厕所他都要跟着。

    沈老爷子看着温兮瑶,“兮瑶,你和君煜对未来有?#35009;?#35745;划吗?”这个计划指?#35009;?#19981;言而喻,怕她误会,老爷子又加了一句,“爷爷不是催你们生孩子啊,爷爷就是想知道你们的计划,也好有个准备。”

    温兮瑶尴尬地看了一眼沈君煜,沈君煜笑着开口,“爷爷,我和兮瑶结婚还不到一个月,你现在就着急抱曾孙子了?”

    沈老爷子瞪他,“爷爷不是急着抱曾孙子,你可别胡说?#35828;潰?#19981;然叫兮瑶误会了。”老爷子是个十分开明的人,对于?#35009;?#26102;候打算要孩子没有硬?#24616;?#23450;。

    “我和兮瑶商量过,我?#27465;?#32467;婚,现在要孩子太早了,?#35753;?#24180;我们过够了二人?#28572;?#23601;打算要孩子了。”

    闻言,沈老爷子点头,“嗯,明年不错,兮瑶的年纪也?#40092;剩?#28572;澜就是太早了,按照我的意思,迟两年倒是没?#35009;礎!?#24403;初傅衡逸说的就是过两年,只是计划?#21916;?#19978;变化而已。

    而且,沈老爷子也知道温兮瑶有自己的事?#25285;吃?#29983;孩子对她的事业肯定有影响,他又不是那些封建?#39029;ぃ?#19981;?#24066;?#23385;?#22791;?#20986;去抛头露面,温兮瑶想要在事业上有所发展,他?#24425;?#25903;持的。

    对于老爷子的开明,温兮瑶是真的感激,还记得结婚前,就经常听朋友说起某某?#24120;?#21018;结婚就被催生,生一个还不满意,还要接着生,简?#26412;?#26159;将她当做了生育机器;?#21482;?#32773;是认为女人事业心太重不好,让辞职在家里当一个家庭主妇;还有的是婆媳关?#21040;粽牛?#32463;闹矛盾。

    这些问题温兮瑶统统没有遇见过。从她的脸上就能看出她对现在的生活的满意。

    “爷爷,我和兮瑶先去看看澜澜,等下回来。”沈君煜说道。

    沈老爷子摆摆手,“去吧,对了,顺便将前天老吴送来的那罐茶叶带去给你傅爷爷,他爱?#21462;!?br />
    沈君煜点头,去将茶叶?#39029;?#26469;,跟温兮瑶一起去了傅家。

    他们去的时候沈清澜正陪着傅衡逸做康复训练呢,说是陪,其实就是沈清澜站在那里看伊登和傅衡逸训练。

    看了一会儿,温兮瑶开口,“衡逸的?#28982;指?#30340;比预期快啊。”

    “嗯,他现在已经能自己走一会儿了。”沈清澜笑着开口,昨天傅衡逸还陪她在花园里走了走,没有靠人扶。

    这确实就是一个好消息,温兮瑶也替沈清澜感到高兴。

    “哥,嫂子,我们出去说吧,他的康复训练才刚刚开始,没有那么快结束。”

    沈君煜看了一眼正在努力做?#21767;?#30340;傅衡逸,跟伊登打了一声招呼,跟着沈清澜走了出去。

    ?#21543;?#23376;,你们今天回来吃饭?”

    温兮瑶点头,“嗯,顺便给你买了一些生活用品。说了?#35009;?#26102;候住进医院了吗?”

    “医生建议提前三天,现在还早。”

    “那该准?#20613;?#19996;西都要准备好,免得到时候慌慌张张的。”温兮瑶不放心的说道,她虽?#24187;?#26377;生过孩子,但是这些东西她都是打电话问过她母亲的。

    沈清澜笑笑,“已经都准备妥当了。”不仅是楚?#36843;兀?#23478;里傅衡逸也在准?#31119;?#29616;在准?#20613;?#36825;些东西,别说是生一个孩子了,就是生十个都够了。

    几人在客厅里说着话,傅老爷子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笼子,笼子里是几只母鸡,沈君煜看着这一幕,不禁笑了,“傅爷爷,您?#35009;?#26102;候改为遛鸡了?”

    傅老爷子呵呵笑,“这是我托人从乡下买来的正宗的散养三年老母鸡,很滋补的,就等着清澜?#23601;?#29983;产后给她补身子呢。”

    沈清澜没有婆婆,傅老爷子又喜欢她,自?#27426;?#22905;很上心。

    “?#27465;?#24773;好。我家澜澜能摊上您这么一个爷爷可真是澜澜的福气。”温兮瑶笑着夸道。

    “哈哈,兮瑶就是会说话,等你以后和君煜生了孩子,傅爷爷也给你去弄几只回来。”

    ?#30776;?#22312;厨房里听见老爷子的声音,走出来一看,果然看到老爷子回来了。

    “小赵你来的正好,这鸡拿去好好的养着,等清澜?#23601;?#29983;了就给她炖着?#24525;饋!?br />
    “得嘞,您就放心交给我吧,君煜,兮瑶,中午在这里吃?”

    沈君煜摇头,“不用?#25512;?#20102;?#30776;蹋?#25105;和兮瑶等下回去吃,宋嫂准备了我俩的饭。”

    “那行,我也不跟你们?#25512;?#20102;。”?#30776;?#25294;着母鸡进了厨房,

    傅衡逸是两个小时以后出来的,出来时已经换了一天衣服,明显是洗了澡了,伊登将他推到沈清澜的身边,沈清澜转头看向他,“今天感觉如?#21361;俊?br />
    傅衡逸笑笑,“很不错。”

    “清澜,你就放?#38476;桑?#34913;逸?#25351;?#22320;很好,相信要不了一个月,他就能告别轮椅了。”伊登说道。

    因为下午还有两个小时的康复训练,所以伊登午饭是在傅?#39029;?#30340;,他经常出入傅家,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吃饭了,跟傅老爷子已经很?#29020;?#20102;,中午休息的时间,老爷子常常拉着他下棋,名义上是教伊登,实际上就是想找个下棋的对象。

    下午的训练结束之后,伊登要离开,沈清澜站起来,“伊登,我送你出去吧。”

    伊登挑眉,“好。”

    走出傅家,伊登率先开口,“安,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沈清澜嗯了一声,“伊登,你知道最近恩熙干?#35009;?#21435;了吗?”她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联系上金恩熙了。这样的情况在以前经常发生,但是最近一年多,金恩熙基本都跟她在一起,从来没有出?#32456;?#26679;的情况,她的心里?#34892;?#25285;心。

    伊登微愣,“恩熙联系不上了?”他最近的心思都在傅衡逸的腿上,还真的没有和金恩熙联系过。

    “你跟丹尼尔联系了吗?”伊登问道。

    “联系过了,但是丹尼尔?#24425;?#36394;了,手机关机。”

    “会不会是出去玩了,恩熙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有时候玩疯了谁也找不到,我猜就是和丹尼尔一起出去玩了,你不用担心她,?#25512;?#22905;的本事,就算是带着一个人,想要逃跑?#24425;?#24456;简单的事情。”伊?#21069;?#24944;她。对金恩熙的安危倒不是很担心。

    “但愿吧。”沈清澜说道,心里的担忧却并没有完全放下。

    伊登伸手,将沈清澜头发上的一片落叶拂开,“相信你,恩熙不会有事的,倒是你,你马上就要生产了,照顾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沈清澜微笑,看向伊登,眉眼认真,“伊登,我欠你一句谢谢。”

    “那就继续欠着吧,等以后有机会一起还。”伊登温声说道,“好了,你进去吧,回头我跟恩熙联系一下。”

    “好。”

    等沈清澜走了,伊登也打算离开,一个身影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正是有段时间不出现的安妮,安妮直直地看着伊登。

    伊登皱眉,想要绕过她离开。

    “伊登,你说的?#27465;?#21916;欢的人是沈清澜吧?”身后,安妮幽?#30446;?#21475;。

    伊登的脚步?#27426;伲?#36716;身,看向她,安妮凄惨一笑,“我刚刚还不确定,现在我能肯定了,你喜欢的人还真是沈清澜。”

    刚刚伊?#21069;?#27784;清澜整理头发的那一幕被她看到了,还有伊登看向沈清澜时的眼神和表情,或许他表现的很自然,但是恋爱中的女人是敏感的,一个爱而不得的女?#35828;?#20845;感更是可怕。

    她今天本来是来堵伊登的,没想到竟然让她看见了这样的一幕,心中对沈清澜这个人顿时有了其他的看法。

    “呵呵,我早该想到的。”怪就怪沈清澜是傅衡逸的老婆,所以她一开始就没往她的身上想,“伊登,她已经结婚了,就连孩子都要出生了。”

    “那又如?#21361;?#21916;欢谁不喜欢谁是我的事。”伊登开口,神情冷漠,与刚才和沈清澜说话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态?#21462;?br />
    安妮一脸受?#35828;?#30475;着他,“伊登,你就那么讨厌我吗?宁愿去喜欢一个有夫之妇也不愿意喜欢我?”

    “这是我的事情。”伊登冷声说道,转身就走。

    “伊登,你喜欢她,她知道吗?你知道她是?#35009;?#26679;的人吗?”安妮吼。

    伊登的脚步微微?#27426;伲?#23433;妮继续说道,“她让我放弃你,说你不会喜欢我,伊登,她就是一个自私的女人,自己跟别人结婚了却还想要霸占你的爱,她就是想利用你对她的爱,让你心甘情?#20613;?#24110;她医治她的丈夫,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这样对她。”

    伊登没有转身,“就算是这样,那我?#24425;?#24515;甘情?#20613;模?#22905;说的对,我不喜欢你,以后我也不会喜欢你,你要是再来骚扰我,我就会报警。”

    “伊登。”安妮看着伊登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大声喊道,却没能让伊登驻足。

    “啊!”她大叫了一声,瞪着眼前的大院,眼睛里都是恨意,沈清澜,沈清澜,你这个骗子,虚伪的女人!

    伊登也不会想到,只是拒绝了一个人而已,就给沈清澜树立了一个敌人,只能说有时候女人的嫉?#24066;?#30495;是太可怕了。

    伊登离开以后,就跟金恩熙联系了,但是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联系不到她,想了想,就给丹尼尔的工作室打?#35828;?#35805;,才知道丹尼尔和女朋友出去旅行了,说是要很长?#27426;?#26102;间才会回来。

    而被大家惦记的金恩熙此刻却是跟丹尼尔在外面旅行,只是这次的行?#36867;行?#29305;别,他们跑去了原始森林里去,结果丹尼尔无意中吃了有毒的果实,两人双双中毒晕?#26031;?#21435;,?#22351;?#22320;的?#26519;?#25417;住了,要不是金恩熙反应快,恐怕现在他们一个要被留下来当?#33268;恚?#19968;个要被活煮了。

    好不容易从?#26519;?#31389;里逃出来,金恩熙和丹尼尔就马不停蹄地往回赶,只是这帮?#26519;?#20063;不知道带着他们走了多远,三天了,他们还在原始森林里晃荡呢,沈清澜他们能联系?#21916;?#22855;怪了。

    在沈清澜生产前三天,她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原以为是金恩熙打来的,刚接通,对面就传来了一道?#35854;?#38590;听的声音,“小七,想我了吗?”

    ------题外话------

    下章预告?#35946;?#28572;要生了。

    猜猜艾伦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是想干?#35009;矗?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水果老虎机单机版下载 如何分析时时彩走势图 拉齐奥中文球迷微博 亚特兰大奥运会吉祥物 南特中央理工学院 MG东方珍兽论坛 轩辕传奇坐骑 亚冠广州恒大vs广岛三箭 cf黄金武士刀多少钱 卡利亚里半裙代购 部落冲突11本最强布局2018 76人小球迷安慰恩比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