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380.苦逼的傅爷

380.苦逼的傅爷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于晓萱的心里特别矛盾,按照她原本的计划,她是想过两年再生孩子的,毕竟她现在才23岁,正是事业的上升期,要是有了孩子,时间跟精力肯定就会被孩子给分散了,再加上,她现在的这部电视剧?#25490;?#20102;一半,要是中?#23601;?#20986;,对她以后的影响也不好。

    “我不知道,清澜,我现在特别矛盾,我想在事业上更近一步,但是孩子已经来了,让我不要它我也做不到,它是这个?#28572;?#19978;唯一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是比韩奕更亲近的人,我做不到狠心不要它。”

    “那就生下来,晓萱,事?#30340;?#21487;以以后慢慢发展,但是孩子要是失去了,即便以后再拥有,也不是这一个了。”沈清澜温声开口。

    “至于剧组的事情,这个祸既然是韩奕闯下的,那就交给他去处理。”沈清澜很不厚道地将锅甩给了韩奕。

    “哎,清澜,你?#30340;?#26159;不是学了?#35009;?#39764;法,跟你说过以后我心里好受多了,都不?#28572;?#20102;。”于晓萱坐了起来,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容。

    沈清澜揭穿她,“其?#30340;?#33258;己心里早就有决定了,只是想找个人支持你而已。”

    于晓萱笑嘻嘻,“不要揭穿人家嘛,第一次怀孕,身边?#35009;?#26377;个可以商量的人,心里害怕嘛。”

    沈清澜笑笑,“这件事你打算?#35009;?#26102;候告诉韩奕?”

    于晓萱哼唧,“先不告诉他,要不是这个?#19968;錚?#25105;现在至于这么?#28572;?#22043;。”

    “你离开剧组跟琳达说过了吗?”

    于晓萱一脸尴?#21361;?#27809;?#23567;!?#22905;昨天晚上知道自己怀孕了,心里都?#28572;?#27515;了,就想跟沈清澜见个面,有个商量的人,哪里还记得跟琳达说一声。

    “你呀,做事怎么还是这样冲动,赶紧给琳达打个电话,跟她说明一下。”沈清澜说道。

    “清澜,我不敢。”于晓萱一脸的心虚,想也知道琳达现在肯定很生气,她要是打电话回去不?#21069;?#39554;嘛,“清澜,你帮我打好不好?”于晓萱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沈清澜。

    沈清?#23047;?#20102;她一眼,拿过她的手机,开机,刚刚开机,一系?#34892;?#24687;就跳了出来,于晓萱已经听到了那些提示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22351;?#27784;清澜的电话拨出去,琳达的电话就进来了,刚一接通,就听到了琳达怒气冲冲的声音,“你现在在哪里?于晓萱,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艺人的责任心,不说一声就离开……”

    “琳达,是我,沈清澜。”沈清澜打断琳达的话,电话那边顿时没了声音,“晓萱现在跟我在一起,昨天?#39029;?#20102;一点急事,晓萱知道了很担心我,连夜赶了回来,没有跟你说,十分抱?#31119;?#36825;件事怪我。”

    她将事情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于晓萱听了更加不好意思了,明明是自己任性的结果,却让沈清澜来承担,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这里还需要晓萱陪我两天,是的,很抱?#31119;?#21095;组那边还需要你去?#20302;ǎ?#21999;,你?#37096;?#20197;跟剧组说,我?#25954;?#25237;资这部电视剧,只求良心之作。”

    挂?#35828;?#35805;,于晓萱一脸?#25954;?#22320;看着沈清澜,“清澜,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投资的事情还是我?#31383;桑?#20197;你的名义,钱我来出。”

    沈清澜将手机还给于晓萱,淡淡开口,“我其他东西不多就?#20052;?#22810;,只是一点投资而已,还不需要你,但是下次你不能这样任性,晓萱,记住了吗?”

    于晓萱点点头,“嗯,我知道,这是第一?#21361;?#25105;保证?#24425;?#26368;后一次。”

    “我让琳达帮你跟剧组请了两天的假,你是要回?#19968;?#26159;?”

    “我想先自己静静,然后回到剧组拍戏,至于韩奕那里先不说了。”

    沈清澜皱眉,“继续拍戏没问题吗?”

    于晓萱点头,“嗯,没问题的,这部电视剧是现代剧,没有?#35009;创?#21160;作,现在都已经拍摄过半了,我其?#30340;?#22362;持到拍摄完成,我担心的是下一部电影,那部电影是动作片,我要是决定将孩子生下来,恐怕就没办法拍摄了,琳达姐和导演还有头投?#21490;?#37027;边不好交代。”

    “这些事情你交给韩奕就好,既然打算生下来,就早点告诉韩奕,婚礼也该?#24613;?#36215;来了。”沈清澜说道。

    于晓萱脸色微变,冷哼一声,“都没向我求婚呢,我才不嫁。”

    “那等到肚子大了你怎?#31383;歟俊?br />
    “那就生下来我自己养啊,我有钱,养得起。”于晓萱拍着胸脯。

    沈清澜静静地看着她,缓声开口,“生孩子已经够辛苦了,你还自己养孩子,然后韩奕坐享其成当爸爸,?#35009;?#37117;不用干,你确定要这么便宜他?”

    于晓萱一想,“对哦,绝对不能这么便宜他,孩子生下来就应该让他带。”想通了,她顿?#26412;?#20048;了,笑眯眯地看着沈清澜的大肚子,“我的干儿子最近乖不乖啊,是不是长大了好多?”

    沈清澜温柔地看着自己的肚子,“嗯,他最近很活跃,天天晚上闹我,有时候半夜我还会被他踢醒。”说起肚子里的孩子,她的神情温柔,你哪里还有一点往日的清冷模样。

    “真好,清澜,我都没想到三人中竟然是我和你最先当了妈妈,最好我这一胎是女儿,然后给你做儿?#22791;尽!?#21018;一说完,于晓萱的眼睛就亮了,“啊,对,以后就这?#31383;歟?#25105;要是生了女儿就给你做儿?#22791;尽!?br />
    沈清澜:……你这么草率地就决定了你女儿未来的婚事,她会哭的。

    想清楚了之后,于晓萱整个人又有了精神,和沈清澜分享着自己拍戏时遇到了趣事,沈清澜静静地听着,偶尔说上一两句,眉眼间都是一派轻松之色。

    她想自己?#19981;?#20110;晓萱不是没有道理的,她是个开朗的人,面对生活积极乐观,生活中的点滴小事都能让她发现乐趣,无论是谁跟于晓萱在一起,都会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清澜,晚上我就先回家了,明天我就去找韩奕,告诉他这个消息。”于晓萱心情极好。

    沈清澜笑着点点头,“对了,你是不是还没去医院检查过?”

    于晓萱一愣,“好像?#21069;Γ?#25105;就只是自己买了验孕棒,正式的检查还真的没去做过。”

    沈清澜就知道会是这样,摇头,“今天下午还有时间,现在去做个检查吧,等确定了也能安心。”

    “不会耽误你的事情吧?”于晓萱问道。

    沈清澜摇头,现在她就是闲人一个,每天就是和傅衡逸待在家里,画画、看书、下棋,偶尔去上一节孕妇瑜伽,时间多得很。

    两人出发去医院,于晓萱将墨镜戴好,没有做过多的装扮,用沈清澜的话说就是坦?#27807;?#33633;的人家反而不会诸多猜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沈清澜呢,陪着?#38376;?#21451;一起来医院做个孕检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沈清澜已经给于晓萱约好了自己的?#38745;?#31185;医生,这个医生?#24425;?#38047;医生的朋友,十分?#31185;祝?#32463;验也丰富。

    沈清澜是和于晓萱一起进去的,进去以后,于晓萱跟医生去检查,她这是坐在椅子上等。

    结果证明,于晓萱确实怀孕了,刚好一个月,于晓萱的手里拿着化验的单子,还?#34892;?#21453;应不过来,虽然昨晚她已经用验孕棒试过,但是这次的是真的确定怀孕了,这两者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清澜,我真的要当妈妈了。”于晓萱怔怔地说道。

    沈清澜微微一笑,“嗯,开心吗?”

    于晓萱裂开嘴巴,“开心,跟昨晚刚知道时候的心情很不一样,那时候我是害怕的,是焦虑的,现在我只有开心和兴奋,我好想马上打电话告诉韩奕这个消息。”

    沈清澜很能理解她的感受,当初她知道自己的怀孕的那一刻,也很想马上就跟傅衡逸分享,“那就打电话告诉他。”

    于晓萱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要,我想当面亲口告诉他,清澜,你当初是不是?#24425;?#36825;样的心情?”

    沈清澜笑着点点头,“嗯,那就晚上回去再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

    “哈哈,我?#24425;?#36825;样想的,不过不知道他晚上要不要加班,我等下先给他秘书打个电话,问问先,不过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不然就没惊喜了。”于晓萱念叨着,一脸的兴奋。

    沈清?#23047;?#30528;她这样,眼睛里都是笑意。

    两人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于晓萱已经将单子放好了,走到一半,于晓萱忽然顿住了脚,“清澜,我手机好像忘在医生那里了,你等我一下。”

    沈清澜点点头,站在原地等于晓萱,只是等了好久都?#22351;?#21040;于晓萱回来,忍不住返回去找人,刚走过拐角处,就看见了于晓萱站在那里,脸色惨白,失魂落魄的。

    “晓萱,你怎么了?”沈清澜担心地问道,于晓萱的状况?#34892;?#19981;对劲。

    于晓萱的眼眸波动了一下,看向沈清澜,“清澜,带我回家可以吗?我的腿软。”

    沈清澜眸光轻闪,“好,我们先回家。”她伸手扶了一把于晓萱,将于晓萱带到了车上。

    沈清澜没有将于晓萱送回家,而是带回了自己家,傅衡逸看到于晓萱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讶异,看了一眼沈清澜,沈清澜轻轻摇头。

    “傅爷好。”于晓萱打招呼,没?#35009;?#31934;神。

    傅衡逸嗯了一声,跟沈清澜对视一眼,?#35009;匆裁?#35828;。

    沈清澜将于晓萱安排在?#22836;浚?#20613;老爷子这两天不在家,和沈老爷子一起去临市看周老爷子去了,几天前周老爷子突然中风住院,两人作为老友,总要去看看的。

    于晓萱没有吃晚饭,进了房间之后就坐在了床上一言不发,沈清澜将饭菜给她端进来,“先吃饭,不管发生了?#35009;?#20107;情都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沈清澜说道。

    于晓萱摇头,“清澜,我真的吃不下。”

    沈清澜在她的身边坐下,“之前在医?#35946;?#21457;生?#35009;?#20107;了?你不是去拿手机了吗?”

    于晓萱的眼泪忽然就落了一下来,沈清澜眸光轻闪,“你见到韩奕了??#27605;?#22312;能让于晓萱的情绪波动这?#21019;?#30340;人也只有韩奕了。

    听到韩奕的名字,于晓萱的眼泪掉地更凶了,沈清澜想了想,心里浮现一个猜测,试探地问道,“你看见韩奕陪着其他的女人出现在?#38745;?#31185;?”

    岂料,话音?#31456;洌?#20110;晓萱就大哭起来,“清澜,那个女人还挺着一个大肚子,看着都有四五个月了,韩奕扶着她,两人的姿态亲密极了。”

    沈清澜眸色微变,“你看清楚了?”

    于晓萱点头,“肯定是韩奕。”这个?#28572;?#19978;她会认错任何人,但是这个人绝对的不包括韩奕,他就是化成灰她都?#40092;丁?br />
    沈清澜不知道该说?#35009;矗?#24819;了想,开口问道,“那个女人是不是他的亲戚?”

    于晓萱摇头,“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那个女的,我甚至都不敢上前去质问韩奕,我害怕他告诉我这个孩子是他的。”

    沈清澜的心忽然就落地了,她看着于晓萱,“于晓萱,我发现你有时候真的挺蠢的。”

    于晓萱泪眼汪汪地看着她,“清澜,你骂我。”委屈巴巴的语气。

    沈清澜不止想骂她,还想打开她的脑袋瓜子看看里面是不是养鱼了呢,“上?#25991;?#20010;教?#30340;?#24536;记了?”

    这个于晓萱自然不会忘记,以为夏菲的设计,她和韩奕差一点就分手了,“清澜,你是说这?#25105;彩?#26377;人设计?”

    沈清澜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于晓萱,你的智商都被退回去了?#21069;桑俊?br />
    “清澜。”于晓萱可怜巴巴地叫了一声,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医?#35946;?#30475;到的情景,哪里还能冷静地思考啊。

    沈清澜轻轻叹口气,“晓萱,我曾经跟你说过,全心全意地信任才?#36763;?#20154;,你太没安全感了,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相信过韩奕?”

    于晓萱沉默,良久,轻声开口,“我相信他,但是我自卑,清澜,我不瞒你,其实我已经将夏菲和他父亲的话听进去了,韩奕那么优秀,无论我多努力,我总是觉得自己是配不上他的,清澜,韩奕于我,就是一座仰望的高山。”

    沈清澜默,这样的感觉她没有体会过,她?#35009;?#26377;想到于晓萱的内心是如此的自卑,“所以,你这么想在事业上成就一番?#24425;?#20026;了能够更好地站在他的身边?”

    于晓萱点头,“清澜,我是不是很?#25285;俊?br />
    沈清澜毫不?#25512;?#22320;点头,“是够傻的,晓萱,你应该感到自豪,韩奕那么优秀的人千帆过尽选择了你,证明你身上有足够吸引他的地方,你在他的眼里就是无价之宝,外人的看法只是外人的看法而已,而且你已经做得很好。”

    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于晓萱很努力,虽然因为韩奕的关系,她的资源一直是顶级的,但是她也用自身的努力证明了她对得起这份资源,她所出演的每一部电影电视剧,甚至是一支广告都受到了好评,尽管一开始她的演技不?#24576;?#29087;,不够好,但她的进步是放在观众的眼前的。

    外界对她的?#23460;?#36234;来越少,对她的肯定越来越多,现在她的资源依旧好,但却不是因为韩奕,而是用自己的实力拿到的,这些在沈清?#23047;?#26469;就已经足够。

    于晓萱噗嗤一声笑出来,配合着脸上未干的泪水,就像是一个?#38383;?#22823;的孩子,“清澜,你说我上辈子是做了多少的好事才能?#40092;?#20320;这么一个?#38376;?#21451;。”

    “想通了就吃饭吧,就算是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的。”沈清澜拍拍她的肩膀,心里还是?#34892;?#21497;息,自从父?#25954;?#20026;意外去世后,于晓萱看着没有多大的改变,似乎还比以前更开朗了,更坚强了一些,但是其实却比之前敏感了,以前是大大咧咧粗神经,现在则是小心翼翼很不安,缺乏安全?#23567;?br />
    这么一想,沈清澜倒是觉得这个孩子到来的很及时,有了这个孩子的羁绊,起码能让于晓萱觉得这个?#28572;?#19978;她还是有亲人的,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带给她的安全感?#24425;?#20854;他的人无法替代的。

    于晓萱的胃口算不上好,吃了一点就饱了,沈清澜?#35009;?#26377;要求她多吃,就是叮嘱她早点休息就离开了。

    回到房间,傅衡逸已经在床上躺着了,见到她进来,看向他,“她睡了?”

    沈清澜点点头,“你给韩奕打过电话没?”

    “嗯,打过了,韩?#35753;?#25509;,我让他回来的时候给我回个电话。”傅衡逸说道,刚刚客厅里沈清澜一个眼神,傅衡逸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韩奕的电话是晚上十点才打过来的,他刚刚从一个应酬上脱身,回到家里连澡都没洗就给傅衡逸回?#35828;?#35805;。

    “傅爷,您找小的所谓何事啊?”韩奕的?#30830;?#22312;茶几上,躺在沙发上姿态悠?#23567;?br />
    “今天你做?#35009;?#21435;了?”

    韩奕?#19968;?#30524;一挑,“哟,傅爷,您现在竟然有?#34892;?#20851;心我的生活啊?”自从沈清澜怀孕以后,傅衡逸就真的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哪里还记得他们这些兄弟啊。

    “我不跟你扯淡,今天跟你一起去医院的人是谁?”傅衡逸开门见山,刚才沈清澜已经将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

    “我表妹啊。哎,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去医院了?”

    “我陪我老婆产检看见的。”傅衡逸淡淡的说道。

    “你都看见我了你不跟我打招呼?”

    ?#24052;?#19968;这是你的小情人,我们就那么过去不是让你尴?#21361;俊?#20613;衡逸难得开了一个玩笑。

    韩奕从沙发上坐起来,“我的大少爷,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被我家那小醋缸子知道了,醋海都要翻了,这件事小嫂子没告诉晓萱吧?”

    傅衡逸看了一眼正在看书的沈清澜,“没?#23567;!?br />
    韩?#24825;?#36731;松口气,于晓萱这人敏感,他不想让她多想,“那就好,我跟你说,这件事你要给我闭紧了嘴巴,要是晓萱吃醋了,我就将你以前收过女孩子情书的事情告诉小嫂子。”

    话音?#31456;洌?#27784;清澜翻书的手顿了顿,看向傅衡逸,傅衡逸神情不变,只是看着开着免提的手机的眼神微冷,沈清澜似笑非笑地看了傅衡逸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傅衡逸直接挂断?#35828;?#35805;,看向沈清澜,“老婆,你别听韩奕瞎说。”

    沈清澜翻着手里的书页,神情平静,“韩奕瞎说?#35009;?#20102;?”

    傅衡逸紧紧地盯着她,“我没有收过任何女孩子的情书。”

    “哦,这件事啊,那就是说韩奕撒谎了?”沈清澜淡淡?#27425;省?br />
    傅衡逸认真地点头,“嗯,就是他信口开河。”

    沈清?#23047;?#30528;傅衡逸一本正经地胡说?#35828;?#30340;样子,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但是脸上的神情依旧淡淡的,“我倒是觉得韩奕说的是真的,你这么优秀,长得又这样好看,有女人?#19981;?#24456;正常,要是没人?#19981;?#37027;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她说的随意,让傅衡逸一时之间?#34892;?#26080;法判断这是真的不在意呢,还是吃醋了,“老婆,你不吃醋?”

    沈清澜将书放在床头柜上,看向他,“我要是吃醋了你打算怎?#31383;歟俊?br />
    傅衡逸将她?#21040;?#24576;里,“老婆吃醋,我自然是好哄的。”说着,低头吻上了沈清澜的唇。

    沈清澜伸手揽上他的脖子,开始回应着他的吻,老婆这么配合,傅衡逸空寂了许久的身体瞬间来了反应。

    这几个月,因为沈清澜怀孕,加上他的腿受伤,两人已经都吃了很久的素,这一撩拨,不仅是傅衡逸的身体叫嚣着,就是沈清澜?#24425;?#30524;神迷离。

    傅衡逸的手在某个位置捏了捏,轻声开口,“长大了很多。”

    沈清澜的眼中闪过一抹光,将手伸进了被子里,傅衡逸闷哼一声,舒服地闭上了眼睛,正在等着沈清澜的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沈清澜却收回了手,将傅衡逸推开,说了一句,“你女儿说她困了,想睡觉了。”

    傅衡逸一时之间?#34892;?#25077;,难得一脸懵懂地看向她,“老婆。”他的声音?#25226;疲?#24102;着明显的情/欲味道。

    沈清澜却是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你女儿困了,不信你问她。”说着,还将傅衡逸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她,哪里还?#24187;?#30333;她刚?#31449;?#26159;故意的,低下头,轻轻咬了一口她的脸,“你啊,你就折腾我吧。”

    神清澜微微一笑,闭上眼睛在傅衡逸的怀里睡去,而傅衡逸怀里抱着娇妻,一直睁眼到凌晨。

    他时不时摸摸沈清澜的大肚子,心里想着等小?#19968;?#20986;生后,他一定要将现在缺失的一并补回来,这么一想,傅衡逸只觉得身上更热了。

    第二天一早,傅衡逸起床后就出门了,只是跟沈清澜说了有事情出去一趟,却没说去哪里,沈清澜知道警卫员会跟着他倒是也不问,夫妻间再亲密,也要给彼此留一点私人空间。

    韩奕刚刚开完会就被助理告知傅衡逸来了,此刻正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不禁挑眉,“稀客啊,你今天怎么过来我这里了?”

    傅衡逸看向韩奕,“你不来看我,只能我来看你了。”

    他说的漫不经心,却让韩奕吓了一跳,“傅大少,你今天很?#38383;?#21834;,这话?#19978;?#26159;你傅爷会说的话,你该不会受了?#35009;创?#28608;吧?”他盯着傅衡逸的脸看。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更像是欲求不满啊?”

    傅衡逸的脸色微黑,冷冷地看向他,将手里的一个文件夹扔给他,“看看这个。”

    韩奕好奇地接过来看了一眼,越来,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浓,“这份计划书是你做的?”

    傅衡逸神情淡淡,“不是我难道是你?”

    韩奕盯着他,这一大早的,说话这?#38383;澹?#26159;谁惹他了?肯定不会是沈清澜,这就是妻奴,就算是沈清澜真的惹他了,他也舍不得生气,那就真的是欲求不满了?

    还真是被韩奕说对了,昨晚沈清澜撩拨完傅衡逸转身就睡了,可怜了傅衡逸一直睁着眼睛睡不着,之前也就算了,毕竟两人的身体都不便,禁欲?#35009;皇裁?#24863;觉,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被?#35828;?#29123;了火苗却不浇灭,而且?#38476;?#30340;人就躺在自己的怀里,睡的香甜,傅衡逸不舍得折腾沈清澜,就只能折腾罪魁祸首韩奕了。

    韩奕要是知道自己因为昨晚的一句玩笑话就要迎?#27425;?#26469;几个月的连续加班的生活,肯定会想大耳刮子抽死自己。

    “你觉得这个项目怎么样?”傅衡逸问道。

    韩奕一脸的笑容,“不错,要是做成了利益很可观,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你不是从来都对这些不?#34892;?#36259;的吗,怎么会想到些这样一份计划书?”

    ?#30333;?#28857;奶粉钱。”傅衡逸扔出五个字。

    韩奕:……就你老?#25293;?#36523;家,还需要你赚奶粉钱?

    要是傅爷知道韩奕心中的想法,肯定会告诉他,“我老婆的钱那是我老婆的,男人赚钱养家时候天经地义,要是靠老婆养,那不成了吃软饭的了?”

    “行吧行吧,奶粉钱就奶粉钱吧,这份计划我很?#34892;?#36259;,你想要多少的分红?”韩奕很直接,自家兄弟,搞得那么?#25512;裁?#24847;思。

    “三十。”傅衡逸说道。

    韩奕苦了脸,?#25353;?#23569;爷,咱能手下留情吗?这份计划不用说,最后执行的人肯定是我吧?您老最后就是一个甩手掌柜的,?#39029;?#20154;出力的,你怎么着也该把价格给我提高一点,我手下还有那么多人吃饭呢。”

    “三十五。”傅衡逸吐出几个字。

    韩奕脸一僵,“行行行,三十就三十吧,谁让你是我的兄弟呢,不过这个计划我不打算以韩氏集团的名义做,你应该?#24425;?#30456;同的意见吧?”

    傅衡逸点头,“嗯,我的意见是?#23637;?#19968;家小公司,?#38405;羌夜?#21496;的名义进行,最好那?#22812;?#21496;不在你的名下,你可以将它?#19994;?#20110;晓萱的名下。”

    “挂在晓萱的名下?”韩奕疑惑。

    “嗯,于晓萱现在只是一个单纯的艺人,要是手里还有一?#22812;?#21496;,还是一家即将迅速发展,将来规模比拟上市公司的企业对她的身份?#24425;?#19968;种很好的提高,她的身份高了,你父亲对她的不满也能少一些,我知道你不在乎你父亲的看法,但是外界的人不这样认为。”

    韩奕脸上的漫不经心渐渐消失,认真思考着傅衡逸计划的可行性,想了一会儿,看向傅衡逸,“这个建议是小嫂子提的吧?”

    按照傅衡逸冷漠的个性,要不是沈清澜说了?#35009;矗?#20182;根本不会去管于晓萱的事情。

    傅衡逸没有否认,这里面确实有沈清澜的一部分关系,但是也有韩奕的关系,提高于晓萱的身份,?#24425;?#20026;了让她更有安全感,和韩奕的关系更稳定,这样沈清澜就不会为于晓萱担心,而自己的兄弟也能早日修成正果。

    说白了,傅爷这是因为沈清澜将注意力放在于晓萱的身上而吃?#35835;恕?#32780;让于晓萱这么没有安全感,?#24425;且?#20026;韩?#35753;?#26377;做好,说来说去,韩奕依旧是罪魁祸首。

    韩奕要是知道傅衡逸心中真正的想法,肯定是哭笑不得,无论怎样他都是妥妥的躺枪王啊。

    “行,这件事交给我去运作,我还需要好好筹划一下,你的这个计划要是真的成功了,那这利润可是很可观的,我忽然觉得你去当兵真是?#19978;?#20102;,这份计划要是被商场上那些老狐狸知道了,肯定要蜂拥而至,你就是妥妥的?#24187;?#34987;部?#25317;?#35823;的商界精英啊。”韩奕调侃他。

    傅衡逸脸上倒是没?#35009;?#29305;别的表情,这段时间整天闲在家里,他除了会研究一些跟怀孕有关的事情之外,?#19981;?#30475;一些经济类的书籍,早点出国留学的时候,傅衡逸读的专业就是经济类的专业,只是后来回国后直接进了部队,这才荒废了。

    尽管在部队里待了那么多年,但是基础在那里,行业的敏感度也依旧在,不?#22351;?#21021;也不会跟韩奕一起建立了圣煊和魅色。

    韩奕有句话倒是说对了,当年傅衡逸要是不进部队的话,他肯定进的就是商场。

    “你最近和于晓萱怎么样了?”说完了正事,傅衡逸说起了其他的。

    韩奕从计划书中抬起头来,讶异地看了一眼傅衡逸,“你这两天是怎么了,这么关心我和于晓萱?”昨天找他是为了于晓萱的事情,今天又问起了于晓萱,要是换一个比较八卦的人,韩奕倒是不至于好奇,但是换做傅衡逸,就怎么看都透着怪异。

    ?#20843;?#20415;问问。”傅衡逸说道。

    韩奕打量着他,“你可不是这?#31383;素?#30340;人,是不是出了?#35009;?#20107;情?”

    “你希望出?#35009;?#20107;情?”傅衡逸?#27425;?#20182;。

    韩奕无语,?#35009;?#21483;他希望出?#35009;?#20107;情啊。

    “没事儿的话就多陪陪人?#22812;?#23064;,别吃饱了撑的去管人家的闲事。”

    “哎,我?#30340;?#36825;话听着怎么就这么不舒服呢,我?#35009;?#26102;候管人家的闲事……”韩奕顿了顿,终于明白傅衡逸说的说?#35009;?#20107;情了,“你说的是昨天医?#35946;?#37027;事吧?那可真不怪我,我表妹和妹夫来京城做孕检,好像是在他们那边查出来胎儿有?#35009;次?#39064;,他们不放心就过来了,那我就这么一个表妹,她来了我不能不管啊,我就陪他们去医院了,然后我那表妹夫临时接到领导的电话被叫走了,我就只能义不容辞了。我记得我表妹你见过啊,没道理你不?#40092;丁!?br />
    “时间太久忘记了。”傅衡逸说道。

    韩奕嗤笑,“我看你不是忘记了,你是根?#20037;?#35760;住,我真怀疑,现在除了沈清澜你还记得谁。”他盯着傅衡逸的脸,“亏得当初我表妹跟我说?#19981;?#20320;的事情被我阻止了,要不然我表妹指定就是伤心太平洋,哪里有现在的幸福生活。”

    “这话你现在说说就好,要是在清澜的面前说……”傅衡逸的语气微冷。

    韩奕笑,“你当我是傻的呀,我肯定不会在小嫂子的面前说的,不过今晚我表妹和表妹夫请客,你来不来,要是来可以叫上小嫂子一起。”

    他嘿嘿一笑,“要是让我表妹看到你现在的这样子,肯定偶像幻灭。”

    傅衡逸冷冷地看着他,“你很闲?”

    韩奕连忙摇头,“我哪里闲啊,您老今天刚扔给我这?#21019;?#30340;项目,都够我忙一年的了,你竟然还觉得我?#23567;!?br />
    “有时间就给于晓萱打个电话,关心关心人家。”傅衡逸说完,就给等在外面的警卫员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进来推他出去。

    韩奕等傅衡逸走了,摸着下巴,傅衡逸竟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跟他提起于晓萱了,难道这里面还有?#35009;?#21547;义不成?

    他想了想,给于晓萱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提?#31455;?#26426;,看了一眼时间,?#35009;?#26377;在意,想着大概是于晓萱昨晚?#33267;?#22812;拍戏,现在还在睡?#25293;亍?br />
    他看着手里的计划书,?#23047;?#30524;睛越亮,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自从管理韩氏集团以来,除了最初的两年他还有激情之外,这几年他是觉得越来越没意思了,根?#20037;?#26377;一点的挑战性,而傅衡逸的这份计划,成功激发了他体内的热血。

    ------题外话------

    两章?#21916;?#25104;一章了,不分章了哈。

    PS:傅爷现在觉得苦逼,等宝宝出生后,他会觉得更加苦逼的,哈哈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拳皇命运主题曲 纽卡斯尔联切尔西 传奇霸业霸业神剑解封 pk10开奖公告 龙珠激斗卡牌 东方珍兽 成功解锁 柏斯波利斯对塔什干棉农 兰斯玛利亚 无敌金刚返水 不朽的浪漫送彩金 多特蒙德主场高清壁纸 拜仁慕尼黑11:1多特蒙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