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368.小美男计(二更)

368.小美男计(二更)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昊昊,要不要去江叔叔家里玩?”走出游乐园,江晨希对着靠在他的肩头上昏昏欲睡的小豆丁说道。

    小豆丁睁开眼睛,“去叔叔家?”

    “嗯,叔叔前段时间给你买了一个玩具,但是今天出门忘记了,昊昊自己去拿好不好?”

    小?#19968;?#30524;睛一亮,“是变形金?#31456;穡俊?br />
    “嗯,特意给昊昊准?#20613;男?#24180;礼物。”

    “好啊,我跟江叔叔回家,但是江叔叔,我要先给妈妈打电话,不然妈妈会担心的。”

    江晨希笑着点点头,将他放在儿童座椅上,给他系好安全带。

    为了方便联?#25285;?#35060;一宁给小豆丁买了一款可以打电话的手表,江晨希从后视?#36947;?#30475;见小?#19968;?#22902;声奶气说话的样子,眼睛里满是笑意。

    江父和江母早就知道今天江晨希会带一个小朋友来家里做客,早早就做了准备。

    “江爷爷,江奶奶好。”小豆丁见到两?#35828;?#26159;一点也不怕生,礼貌地打招呼。

    江父严肃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小朋友好,你叫?#35009;?#21517;字?”

    “我叫裴浩,小名昊昊。”小豆丁说道。

    江?#20613;男?#37117;被小?#19968;?#21483;化了,拉着小豆丁的小手,“你怎么知道我们姓江?”

    “江叔叔说你们是他的爸爸妈妈,江叔叔姓江,你们当然也姓江啊。”小豆丁说得有理有据。

    江母顿时笑得眼睛弯弯,“昊昊真聪明。”将桌上特意为小?#19968;?#20934;?#20613;母?#28857;递给他,“来吃点心。”

    小豆丁没有接,而是先道了谢,然后才从盘子里拿了一块,坐在沙发上小口小口地吃着,“江奶奶,这个糕点很好吃。”

    江母笑眯眯,“?#19981;?#21507;就多吃一些,这些都是给你的。”江母很?#19981;?#23401;子,从江晨希大学毕业就想着抱孙子的江母见到小豆丁这样乖巧懂事的孩子自然是眼睛都亮了,心里想着这要是自家孙子那该多好。

    江?#20613;?#35805;虽然少,但是眼睛却一直落在小豆丁的身上,眼神温和,显然对于这个孩子的第一印象?#24425;?#21313;分好的。

    江晨希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件盒子,这是他答应给小豆丁的礼物。

    “谢谢江叔叔。”小豆丁抱着盒子,高兴的道谢。

    小豆丁是在江?#39029;?#20102;晚饭才离开的,江?#21018;?#20040;多年来第一次跟这么小的孩子接触,加上小豆丁又被裴一宁教的很好,很讨喜,只是一顿饭的功夫,小豆丁就将江母完全收服了。

    江晨希看着抱着小豆丁不撒手的母亲,眼睛里闪过一抹得逞?#30007;Α?br />
    等到江晨希将小豆丁送回去的时候,江母那个依依不舍,“晨希,要不今晚让昊昊在家里睡吧,明天再送回去。”

    小豆丁原本在江晨希的怀里,听见这话,俯身过来要江母抱,江母连忙伸手抱住他,小豆丁却没有去她的怀里,而是抱着她的脖子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江奶奶,我也舍不得你,但是我要回家了,不然我妈妈会担心的,下次我再来看你。”

    这样懂事的话加一个吻,彻底融化了江?#20613;男模?#31561;江晨希走了以后,江母拉着江父聊天,“昊昊真是太懂事了,他的父母都是怎么教育的,这要是我的孙子该多好。”

    江父看着报纸,不理会江?#20613;幕啊?br />
    江母将他手里的报纸拿下来,“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23567;!?br />
    江父开口,“你要是这么?#19981;?#23401;子,就让晨希早点结婚给你生一个孙子不就好了。”

    江母翻白眼,“你以为我不想啊,但是晨希他听我的吗?我给他介绍了那么多相亲对象,哪一个成了,开始?#20054;?#24847;跟人?#39029;?#39039;饭,现在就见面都不愿意,跟人家聊天就跟要他的命一样。”

    江母愁啊,自己的儿子你说?#35009;?#35848;过恋爱,要是谈过恋爱被感情伤了,现在不想谈那也可以理解不是,结果并不是;?#35009;?#26377;?#19981;?#30340;女孩子,怎么就不愿意结婚呢?

    “你说晨希该不是那?#35009;?#26377;问题吧?”江母说道。

    江父没理解,疑惑地看了她一样,“?#35009;矗俊?br />
    “不就是那个吗?”江母说道,见江母依旧不理解,干脆说道,“就是?#19981;?#30007;人,晨希他不愿意交女朋友,也不愿意结婚,该不是?#19981;?#30340;不是女人吧?”

    江父轻斥,“一天到晚的胡思乱想?#35009;?#21602;,晨希现在还年轻,不想结婚也正常。”

    ?#30333;?#30524;就三十了,哪里年轻了,你这个女年纪的时候晨希都会打?#20174;?#20102;。”

    “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那时候能一样吗?”

    江母想想也有道理,“?#24425;牽?#29616;在时代不同了,不过我还是希望晨希能早点结婚,你看昊昊那个孩子,被教的多好。”

    这话江父赞同,“嗯,这个孩子的教养很好。”

    江晨希将小豆丁送回家,回来的时候,江父和江母还没睡呢,江母见他回来了,招呼他过去,“晨希,过来陪妈妈聊聊天。”

    江晨希坐下。

    “晨希,昊昊送回家了?”

    江晨希点点头,“嗯。”

    “昊昊这个孩子真懂事,他是谁家的孩子?”江母问道。

    “一个朋友的,她今天家里有事情,不方便带着孩子,就托我帮忙照顾一天。”江晨希没说是裴一宁的,当年裴一宁的事情在京城里也闹出了不大不小的风波,他父母不知道也就罢了,要是知道了,第一印象就会大打折扣,后面的事情就进行不下去了。

    昨晚从魅色回来之后,江晨希将沈君煜的话好好想了一遍,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自己的父亲是个老古板,要是知道裴一宁的情况,肯定会反对,但要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先跟裴浩接触,接受裴浩,那么以后接受裴一宁也不是那么难的事情。

    等到家里的问题解决了,他再去找裴一宁,没有了这个障碍,裴一宁或许会重新接受他。

    “以后等你有了孩子,我要好好问问你的这个朋友,他都是怎么教育孩子的,竟然将孩子教育的那么好。”江母艳羡地说道。

    江晨希笑而不语。

    江母看向他,“晨希啊,你看裴浩那么可爱,你就不想自己生一个?”

    江晨希笑容温和,“妈,我不急。”

    江母白眼,“你是不急,但是我急,我想抱孙子了,你要是生个像昊昊那样的孙子给我,你就是一辈子不结婚我也不管你。”

    江父闻言,瞪眼,“胡说?#35009;矗?#19981;结婚生孩子,那不是耍流氓吗?”说着看向江晨希,“你可别听你妈妈胡说?#35828;潰?#20250;这样的事情我们江家的男人不能做,你可以不谈恋爱,不结婚,但是对待感情你必须尊重,知道吗?”

    见父亲严肃神情,江晨希点点头,“爸,你?#22836;判陌桑?#36825;点分寸我还是有的。”

    “嗯。”江父应了一声,继续看自己的报纸。

    江母看着儿子,还是不死心,“我有个同事的女儿,最近刚回国,年纪与你相当,妈妈看过照片,长得也不错,要不你跟人家见见?”

    江晨希开口,“妈,你要是真的想抱孙子,那我就经常带昊昊来家里玩。”

    江母白眼,“那能一样吗,那又不是我的亲孙子。”

    江晨希试探着问道,“妈,要不我认昊昊为干儿子,这样他不就是你孙子了吗?”

    “那还是不一样的,妈妈想抱的是自己孙子,是你生的,昊昊再可爱,?#24425;?#21035;人家的,行了行了,知道你不想见,妈妈不问了,但是晨希,男人三十而立,你?#24425;?#20010;快三十岁的人了,不要整天就知道跟你的那些学术啊,书本在一起,你看看人家衡逸,都要当爸爸了,君煜也马上就要结婚了,就连韩奕也有了正经女朋友了,一群人里就你单着,你整天看着他们秀恩爱,你不难受啊。”

    江晨希闷笑,“妈,你现在是越来越潮了,就连秀恩爱都知道了。”

    江母拍了他一下,“在你眼里你妈我就那么落伍啊,我好歹?#24425;?#22823;学教授。”

    江晨希揽着母亲的肩膀,“是是是,我妈绝对是走在时代的最前线的。”

    江母被儿子哄高兴了。

    江晨希并没有打算直接将自己?#19981;?#35060;一宁的事情告诉父?#31119;?#32780;是打算采取迂回政策,先让父母?#19981;?#19978;裴浩,接受裴浩,从而接受裴一宁。

    当然这些裴一宁是不知道的,他暂时也不打算告诉她。

    从这这天之后,江晨希三不五时地会将裴浩带回家,跟父母相处相处,江母问过几?#21361;?#36825;样带人家的孩子来家里玩,没关系吗。都被江晨希找借口敷衍过去了。

    当然这是后?#21834;?br />
    **

    南城。

    颜安邦的这个年过的可谓是人生中最糟糕的一?#21361;?#21035;说跟往年一样,家里客似云来了,就连平日里关系走动的较多的亲戚都不来家里了。

    人人都避他跟瘟神似的。

    巨大的落差让颜安邦真正体会到了?#35009;?#21483;人走茶凉,?#35009;?#21483;世态炎凉。

    也因?#32781;?#21407;本对赵佳卿起诉这件事毫不在意的他终于也急了,亲自找到赵佳卿要求谈谈。

    赵佳卿原本是不打算理会的,但是前两天沈清澜刚跟她打过电话,说了?#38556;?#30340;事情,让赵佳卿心有余悸,担心再这么闹下去,真的会刺激到?#38556;Γ?#21482;好答应颜安邦坐下来和谈。

    颜安邦是自己一个人去见的赵佳卿,还特意将地点约在了一间茶馆里,茶馆的隐?#21483;?#22909;,方便谈?#21834;?br />
    赵佳卿到的时候颜安邦已经在等着了。

    赵佳卿坐下来,开门见山,“说吧,你今天找我到底是为了?#35009;?#20107;情?”

    两人是相看两相厌,颜安邦也不愿意跟她多废话,“我希望你撤诉。”

    赵佳卿冷笑,“凭?#35009;矗俊?br />
    颜安邦将一张支票放在赵佳卿的面前,“你要是撤诉,这张支?#26412;?#26159;你的。”

    赵佳卿拿起支票看了一眼,忍不住嗤笑,“颜安邦,你是在跟我玩笑吗??#26412;?#28982;拿钱?#21019;?#21457;她,她看起来很缺钱?

    “我知道你不缺这些钱。”颜安邦开口,当初他跟赵佳卿离婚,她虽然是净身出户,但是赵家?#24425;?#26377;家底的,她又是赵家唯一的女儿,赵父死了以后赵家的一切都给了赵佳卿,“这些算是我对你的补偿,那天动手是我的不对,但你也不能不承?#24076;?#20320;要是不主动来找麻?#24120;?#25105;根本不会动手,就算是上了法庭,这一点你也否定不了。”

    赵佳卿冷着脸,“颜安邦,你说我自私,你又何尝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你为了自己,不惜将责任往一个女人的身上推,甚至为了你所谓的爱情,你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颜安邦眸色微沉,?#32610;?#20339;卿,我动手是我的不对,我也承?#24076;?#20294;是我?#35009;?#26102;候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如果不是你,?#38556;?#24590;么会……”赵佳卿顿住,“颜安邦,这件事我不会罢手,我一定会将你送进监狱了,得到应有的?#22836;!!?br />
    ?#32610;?#20339;卿,你的意思是这件事?#22351;?#35848;了?”颜安邦问。

    “是,我今天来见你就是告诉我我依然会告你,绝对不原谅。”

    “网上的那些事情是你做的吧?先将妍妍求你的视频放在网上,再将当年的事情爆出来,为的就是让我身败名裂,你现在做到了,还想将我送进监狱,你就不怕盛宇和?#38556;?#34987;外人说三道四吗?”

    赵佳卿冷笑,“你现在知道盛宇和?#38556;?#30340;面子不好看了,你当初跟秦妍纠纠缠缠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是一个父亲,没想到?#38556;?#21644;盛宇的感受,那?#31383;乖?#30340;事情你都做了,现在来我面前装?#35009;?#22909;父亲,颜安邦,你就是天底下最虚伪的人。”

    “你真的不愿意撤诉?”

    赵佳卿点头,“是。”她一定要将颜安邦送进监狱,不然她就对不起?#38556;Α?br />
    颜安邦眸色变幻不定,定定地看着她,?#32610;?#20339;卿,希望你不要后悔。”

    赵佳卿冷笑,“这话应该给你。”

    不欢而散,赵佳卿茶馆里离开,颜安邦回到家里,一直沉着脸,秦妍帮他揉着肩膀,“安邦,她怎么说,答应了吗?”

    颜安邦冷着脸,“没答应,既然她要告,那就告吧,反正我现在的也已经被停职了,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当兵的,难道还会怕她?”

    “可是?#38556;?#21644;盛宇怎?#31383;歟?#20320;要是进去了,他们一定以后该怎?#31383;歟俊?br />
    颜安邦轻哼,“我也尽力了,但是赵佳卿冥顽不灵,我能有?#35009;窗?#27861;,要怪就怪他们有个自私自利的母亲吧。”

    秦妍一脸的担忧,“但?#21069;?#37030;,你要是出事了让我怎?#31383;歟?#25105;好不容易才能跟你在一起。”

    颜安邦深深叹了一口气,语气怜惜,?#26495;?#22925;,这件事让你受委屈了,要是真的有那一天,你就走吧,床头柜的第二层抽屉里有一张银行卡,是以你的名字开的,里面是我留给你的钱,密码是你的生日,要是我真的进去了,你就拿着这?#26159;?#20986;国,足够你过完下半辈子。”

    秦妍的眼泪唰的就下来了,她看着颜安邦,“安邦,我再去求赵佳卿吧。”

    颜安邦摇头,“不要去了,就这样吧。现在我就算是回到部队,以后也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发展,所以我想给部队递交退役申请。”

    “安邦,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啊。”

    颜安邦安慰她,?#26495;?#22925;,不要自责了,这跟你没有关?#25285;?#20320;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别哭了,看着你哭,我心疼。”

    秦妍低着头,继续落泪,但是眼底却没有?#35009;?#24773;绪。

    当天晚上,赵佳卿在回?#39057;?#30340;路上遭遇了车祸,肇事?#20928;?#24403;场逃逸,路人将赵佳卿送到医院的时候赵佳卿已经因为失血过多休克了。

    经过抢救,赵佳卿的命是救回来了,但是却成了植物人,这辈子能醒过来的?#24597;?#24494;乎其微。

    颜盛宇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正在G市去往京城的火车上,他原本是打算去京城坐飞机飞往雪梨市的。但是因为这件事,颜盛宇立刻转道去了南城。

    这起车祸来的太突然,谁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当时撞赵佳卿的那辆车是无牌车辆,监控拍下的画面也只是一辆白色的面包?#25285;?#20174;监控上只能看出这起车祸是认为而不是意外。

    因为那?#20037;?#21253;车原本是停在?#32440;?#30340;,看见赵佳卿之后才突然冲过来。

    颜安邦是最后一个见过赵佳卿的人,要是最近跟赵佳卿有过节的人,警察自然就找到了她,但是从各方面的调查结果显示,颜安邦虽然有作?#20613;?#21160;机,但是却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

    颜盛宇知道母亲成了植物人,看过赵佳卿之后就去了颜家找颜安邦,此时,颜安邦刚从警局出来。

    在家门口见到颜盛宇,他就知道了颜盛宇找他是做?#35009;矗?#20320;也认为是我让你的母亲变成了植物人?”

    颜盛宇定定地看着他,“那你告诉我,不是你的话,是谁这么做?难道是她吗?”这个她值得是谁,大家心知肚明。

    颜安邦沉了脸,“我跟你的母亲确实将要对?#31455;?#22530;,我俩也可以说得上是反目?#27801;穡?#20294;是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的母亲去死。”

    “你没有,不代表人家?#35009;揮小!?#39068;盛宇说的别有深意。

    秦妍一脸的尴?#21361;?#30427;宇,你说的人该不会是我吧?”

    颜盛宇不说话,颜安邦冷声开口,“绝对不会?#28165;?#22925;,妍妍是心地善良,她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颜盛宇沉着脸,看着迫不及待维护秦妍的父亲,眼底?#36335;?#20957;了寒冰,“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如果让我知道是你们干的,我一定不会善罢?#24066;蕁!?br />
    颜安邦神情微变,但是颜盛宇已经转身走了。

    回到家里,颜安邦?#24425;前?#24605;不得其解,在这个节骨眼上,赵佳卿却出了车祸,这对颜安邦来说却并不是一件好事。

    网上原本就因为之前的事情对颜安邦有着诸多的?#22909;?#35780;论,现在赵佳卿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颜安邦。

    颜安邦现在出门就会被人指?#20613;?#28857;,大家都在背后猜测是他买通了人赵佳卿下手。

    沈清澜是从金恩熙的口中知道这些消息的,当时金恩熙正在南城调查秦妍,秦妍当初在精神病院的经历很可疑,沈清澜怀疑当年秦沐的失踪与秦妍有关?#25285;?#37329;恩熙在外面的人查不到这一段往事,所以金恩熙只能亲自出马。

    “安,你说这件事会是颜安邦做的吗?”金恩熙问道。

    沈清澜美眸轻闪,“你去调查一下秦妍,看看她最近都跟谁联?#25285;?#26159;否跟人有金钱上的往来。”

    金恩熙一顿,“你的意思是这件事?#20052;?#22925;做的?”

    “不确定,但是这个女人很不简单,而这只是一个怀疑的方向,你去查的时候也要当心。”

    “嗯,我知道。”金恩熙说道,“安,我在南城还发现了一件事,当年秦妍进精神病院的那家院长失踪了,据说是全家移民去了国外,就是年前的事情,我们刚刚怀疑秦妍,那个院长就移民了,你觉不觉得这件事过于巧合了?”

    沈清澜眼眸微沉,“这只能说明秦妍这个女人绝对有问题,恩熙,你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每日跟我联?#25285;?#21457;现?#35009;?#20063;不要冒险。”

    “嗯,我会注意的,我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很惜命的,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对了,颜盛宇也在调查秦妍,他跟你的怀疑一致,认为赵佳卿的车祸跟秦妍有关系。”金恩熙说道。

    闻言,沈清澜沉吟了一会儿,淡淡开口,“必要的时候暗中帮一把颜盛宇。”

    挂?#35828;?#35805;,沈清澜想了想,又给道格斯打了一个电话,彼时,道格斯正和?#38556;?#22312;F国,?#38556;?#30149;好了之后就和道格?#22815;?#28216;?#20998;?#21435;了。

    道格斯听到沈清澜说赵佳卿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的消息,?#32842;?#20102;很久,看向夕阳下,正?#23545;?#22320;朝他招手微笑的?#38556;Γ?#32531;声开口,“需要我带?#38556;?#22238;国吗?”

    “这件事?#38556;?#36831;早会知道,告诉她吧。”沈清澜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会找一个?#40092;?#30340;机会告诉她。”道格斯说道,他看着?#38556;Γ?#30524;中满是疼惜。

    ------题外话------

    赵佳卿的车祸到底是谁干的呢?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英魂之刃宙斯攻略 2014纽卡斯尔曼城21轮 丧尸来袭老婆是个什么鬼 步行者队 富士急鬼屋 qq飞车手游角色没了 德国杜塞尔多夫安全吗 明日之后不对劲的彩虹天堂任务怎么找 王者荣耀单机内购破解版 热血传奇符文组合列表 假面骑士五骑士 福彩旗下的一款手机快开平台巨人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