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236.生日宴会,求婚

236.生日宴会,求婚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清澜和伊登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在客厅,所以并不担心丹尼尔会听到。

    后半夜,金恩熙果然发起了高烧,沈清澜和伊登几乎一夜没睡,一直到天亮,金恩熙的高烧才退了下去。

    丹尼尔是睡在客房的,醒来时发现伊登也睡在他的床上,丹尼尔混沌了一夜的脑子瞬间就清醒了,想起昨夜的事情,他的眼底满是惊惧。

    沈清澜正坐在客厅里等着丹尼尔,昨夜的事情她需要给丹尼尔一个交代,看见丹尼尔出来,沈清澜冷沉的脸色缓了缓,“丹尼尔,你跟我来。”

    丹尼尔跟着沈清澜进书房,他坐在一边沉默不语,显然是还没消化昨夜的事情。

    沈清澜也不开口,良久,丹尼尔才看向沈清澜,“清澜,他们到底是?#35009;?#20154;?#20426;?br />
    昨夜他虽?#24187;?#26377;目睹金恩熙受伤的经过,但是从沈清澜几人的表现来看,他也知道事情并不简单。

    “丹尼尔,你相信我吗?#20426;?#27784;清澜微微垂眸,轻声开口。

    “清澜,我自然是相信你的,我们是朋友不是吗?#20426;?#20025;尼尔没有任何的犹豫。

    沈清澜的眼眸深处有暖意缓缓流淌,红唇微勾,“丹尼尔,他们是我的朋友。”沈她跟丹尼尔是合作伙伴,?#24425;?#26379;友,她不想欺骗丹尼尔。

    “我不能告诉你他们的身份,这对你没有任何的?#20040;Γ?#32780;且为了安全,你也不能告诉别人你跟他们?#40092;丁?#20294;是我保证,他们对你不会有任何的恶意。”

    丹尼尔闻言,沉默了很久,然后才在沈清澜的目光中点点头,“清澜,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保密,昨夜的事情我也会忘记。”

    沈清澜笑了,笑的温柔而温暖,“丹尼尔,谢谢你。”

    心中的疑惑得到了解答,丹尼尔坐在椅子上,虽然脸色因为输血依旧苍白,但是神情却很放松。

    “清澜,这件事我们就到此为止,不要再提了,我现在要跟你说另一件事。”

    “?#35009;矗俊?br />
    “七月份在雪梨市有个艺术节,我希望你可以参加。”

    “为?#21361;俊?br />
    “这个艺术节每五年才能有一?#21361;?#26159;全球最大的艺术展览之一,虽然你之前已经夺了一项国际金?#20445;?#20294;是这些热度已经下?#25285;?#25105;想趁着这次的机会将你的作品再一次推出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20426;?br />
    沈清澜自然是明白的,想了想,最终点头同意?#35828;?#23612;尔的这个建议。

    “你参加的作品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我建议你选《救赎》。”

    “不,我想换一?#20445;?#26032;的作品以后给你。”《救赎》是她当时有感而发的作品,她不想扩大这幅作品的商业性。

    “行,你差不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你要将作品交给我。”

    沈清澜点点头。

    聊完了正事,丹尼尔看着沈清澜,面色犹豫。

    ?#38712;?#20040;?#20426;?#27784;清?#23047;?#21521;他。

    “你的那个朋友,她没事儿吧?#20426;?br />
    “已经没事了。”

    “那我能进去看看她吗?#20426;?br />
    沈清澜微微挑眉,看着他的目光中含着一丝探究,然后在丹尼尔越来越不自在的眼神里点点头,“可以。”

    丹尼尔站起来,“那我先去看看她。”

    看着丹尼尔略显匆忙的脚步,沈清澜眼睛里浮现一丝浅浅的笑意。

    金恩熙当天下午就醒了,现在并不确定?#37266;?#33489;是不?#21069;?#20840;,所以经过商?#24656;?#21518;,几人决定让金恩熙依旧留在丹尼尔这里,伊登自然也留了下来,为了防止被跟踪,沈清澜一次都没有来过。

    她以为许诺还会找她,但是之后的几天,沈清澜故意出去转转,并没有发现身后有跟踪者。

    金恩熙的伤好多了以后伊登就带着她回了郊外的别墅,毕竟那里的设?#21103;日?#37324;好很多。

    “那个,那天晚上的事情谢谢你啦。”离开前,金恩熙不忘跟丹尼尔道谢,这几天丹尼尔对她的?#23637;?#20063;算是尽心尽力了。

    她原本以为像丹尼尔这样的人,应该会对他们感到害怕,但是丹尼尔的?#20174;θ从行?#20986;乎金恩熙的预料。

    “不用谢,你们是清澜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丹尼尔说道,注意到她依旧?#34892;?#33485;白的脸色,“你好好养伤。”

    金恩熙离开以后,丹尼尔?#34892;?#24581;然若失地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幽幽叹了一口气,然后才走进书房,开始处理画廊的事物。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五月底,再有两天就是沈清澜的生日了,沈家要为沈清澜举办生日宴会的消息已经在京城传开,但是这一次的生日宴会并没有广发帖子,只是邀请了部分?#30528;?#22909;友,就连沈君煜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都没有邀请。

    于晓萱和韩奕已经回来了,出去走了二十多天,于晓萱的心情好了不少,至少脸上看得见笑容了,而且不知道经历了?#35009;矗?#22905;跟韩奕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有了飞跃的进展。

    沈清澜注意到于晓萱看着韩奕的目光,那眼中的淡淡的依?#25285;?#36824;有少女恋爱时般的娇羞,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韩奕,换来韩奕的一个妖孽般的微笑。

    韩奕没有跟沈清澜说的是,这次他跟于晓萱说的是,他们去山区体验生活,遇上泥石流,差一点回不来了。

    见到于晓萱心情好了,沈清澜也就放心了,对于这次的生日宴会,她其实并没有?#35009;?#20852;趣,要不是沈君煜和傅衡逸都坚持,她更倾向于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顿饭。

    因为沈清澜生日,傅衡逸已经从部队里回来了,而六月的开始,也意味着他在京城军区的日子快要结束了。

    跟着傅衡逸一起回来的还有顾阳和?#19997;?#39038;阳依旧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19997;?#20063;依旧是一脸的高冷模样,但是沈清澜?#21019;?#20182;们坚毅的眼神中看出了他们的改变,看来几个月的军营生活确实改变了他们。

    “小嫂子,一段时间不见,是不是发现我?#30452;?#24069;了?#20426;?#39038;阳坐在傅家的客厅里,注意到沈清澜的目光,笑眯眯地说了一句,然后凑近沈清澜。小声地说道,“小嫂子,你?#35009;?#26102;候教我格斗啊?#20426;?br />
    沈清澜轻轻一笑,“等你可以打过赵巍再说。”

    顾阳脸上的笑意就那样僵在那里,赵巍那就是人形打架机器,他生来就是为了战斗而存在的,自从上次挑战过沈清澜被沈清澜狠虐了一番之后,赵巍安分了一段时间,没有找别人挑战,只是自己训练,一直心心念念着要再次挑战沈清澜,但是后来沈清澜却因为各种事情没有去过军区,赵巍就又开始了四处挑战的日子。

    顾阳以前就打不过他,现在就更不用说了,“小嫂子,我怎么可能打得过那个怪物。你就?#25506;?#25105;呗,起码让我在那个怪物手底下不要吃亏啊。”

    沈清澜笑而不语。

    **

    京城某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艾伦坐在轮椅上,看着京城的?#34987;?#22812;景眼睛里闪过微光,小七,这就是你出生和生活的城市啊,我终于来了。

    房间被人从外面打开,许诺的身?#30333;?#20102;进来。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20426;?#33406;伦淡淡地问道。

    许诺垂了眸,看着眼前的地面,“主人,这次的宴会他们邀请的都?#20052;着?#22909;友,并没有商场上的合作伙伴,所以请柬……弄不到。”

    艾伦转过身,看着许?#25285;?#34920;情阴鹫,虽然是仰着头,但气势却一分?#35009;揮新?#20837;下风,“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要你有?#35009;从茫俊?br />
    许诺白了脸,“主人,我再去想想办法。你再给我一点时间。”

    艾伦的脸色并没有因为她的这句话而有所好转,“记住,你只有一天的时间,明天宴会之前,你必须将请柬搞到手,否则,你就回去吧。”

    回去之后会面临?#35009;矗?#35768;诺太清楚了,她去年因为任务失败,回去之后进入那个地方,差点就没有出来。

    “是。”许诺恭敬地应了一声,退出了房间。

    **

    第二日,沈清澜一早起来,就发现傅衡逸已经起床了,她走进厨房,果然看着男人正在做饭。

    看着傅衡逸手上的面团,沈清澜微微挑眉,“你打算做?#35009;矗俊?#40763;子动了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鸡汤的味道,她侧目,不知道傅衡逸是?#35009;?#36215;的。

    ?#30333;?#38754;,你先去洗漱,等会儿就可以吃了。”

    沈清澜点点头,转身回了卧室,等她洗漱好,?#32531;?#34915;服,傅衡逸正?#20040;?#21416;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

    “正好趁热吃。”

    沈清澜走过去坐下,看向桌上的这碗面,汤底是鸡汤,上面卧着一个荷包蛋还有几根青菜,颜色搭配很漂亮,看着很有食欲。

    沈清澜拿起筷子,这才发现这碗面竟然是长寿面。轻轻咬了一口,傅衡逸微笑着看着她,“好吃吗?#20426;?br />
    面很劲道,带着鸡汤的鲜味,沈清澜点点头,“很好吃。”

    “好吃就吃光,一点也不能剩。”

    氤氲的热气里,沈清?#23047;?#21521;傅衡逸,眼眶微热,对着傅衡逸笑了笑,低头吃面,傅衡逸坐在那里,就静静地看着她吃东西。

    “你吃过了吗?#20426;?#35265;傅衡逸一直看着她,沈清澜问道。

    傅衡逸微微一笑,“我等会儿吃。”

    沈清?#23047;?#20102;一眼碗里的面,加起来递到傅衡逸的嘴边,“一起吃。”

    “这是长寿面,你要一个人吃完。”

    沈清澜没动,“我们一起。”便是长寿,也要一起,怎能是我一个人。

    傅衡逸明白她的言外之意,眼中神情越发温柔,低下头,咬了一口面。

    沈清澜早上的胃口不大,但是这一?#21361;?#22905;?#21767;?#25972;整一大碗面都吃完了。

    吃完面,俩人才出发去沈家,今天中午要在沈?#39029;苑梗?#20613;老爷子和傅?#21578;?#24050;经在了,赵姨去了厨房帮忙,楚云蓉看见沈清澜,立刻站了起来,然后去了厨房,不一会儿手里就端着一只碗出来了,沈清?#23047;?#20102;一眼,又是长寿面。

    “清澜,这是妈妈早上特意给你做的长寿面,你尝尝。”

    沈清澜为难地看着眼前的一大碗面,刚刚才吃过,现在她实在是吃不下了。傅衡逸将碗接过来,“妈,我早上也给清澜做了长寿面,她刚刚吃了过来的,现在估计吃不下了。”

    楚云蓉一听已经吃过了,倒也?#24187;?#24378;,“那就喝口汤意思意思吧。”

    沈清澜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汤,“味道不错,谢谢妈。”

    楚云蓉闻言,顿?#26412;?#31505;了。

    宴会地点在一?#26885;?#26143;级酒店的宴会厅,沈君煜提前一个月就包下了今天的场?#21361;?#31561;吃完午饭,造型师就上门了,沈清?#23047;?#30528;摆在自己眼前的的一套套礼服,很是无语,只是一个生日宴会,又不是结婚,至于吗?

    “清澜,你看看你?#19981;?#21738;一件,这几件都是妈妈精心挑选的,是不是很漂亮?#20426;?br />
    “这件吧。”沈清?#23047;?#20102;一眼,随手指了一件碧色的礼服。

    沈君煜看了一眼她选的,皱了皱眉,从造型师手里拿了一件白色的礼服,下摆处有着大朵大朵的?#20498;?#33457;作为点缀,简单不失优雅。

    “还是这件吧。你觉得呢,衡逸?#20426;?#27784;君煜直?#28216;?#20613;衡逸。

    傅衡逸想了想今天要做的事情,点点头,“君?#40092;?#37324;这件不错。”

    沈清澜没有意见,只是意见衣服而已。从造型师的手里拿过衣服,直接去了楼上换衣服。

    其中一个造型师和化妆师连忙跟上去,剩下的几个则是给在座的其他人搭配衣服。

    “东西准备好了吗?#20426;?#27784;君煜问傅衡逸。

    傅衡逸眼睛里泛着柔光,微笑着点头,“一切准备就绪。”

    沈君煜很满意,门铃响,沈君煜去开门,就看见了温兮瑶。

    “叔叔阿姨,爷爷、傅姑姑、傅爷爷,我没有?#36176;?#21543;?#20426;?#28201;兮瑶打着招呼。

    “没晚没晚,兮瑶过来坐。”楚云蓉看见温兮瑶,招招手,温兮瑶在楚云蓉的身边坐下。

    “兮瑶,脚上的伤都好了吗?#20426;?br />
    “已经没事了,阿姨,早就好了,对了,清澜呢?#20426;?br />
    “她在上面做造型,没有那么快下来。你公司的事情解决了吗?#20426;?br />
    “已经解决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新禾国际正在施工的精品工程3号工地死人的消息传的沸?#37266;?#25196;,家属原本因为温兮瑶的强硬态度已经准备妥协,而温兮瑶原先是打算给他们一?#20160;?#20607;费的,谁知就在事情?#21767;?#35299;决的时候,家属的态?#28909;赐?#21464;,坚持要高额赔偿。

    温兮瑶调查之后才发现是新禾国际的竞争对手——林氏集团搞的鬼,林氏集团主营的虽然是酒店行?#25285;?#20294;是房地产也多有涉?#21834;?br />
    林氏集团曾经?#21495;?号地没有成功,一直怀恨在心,这?#25991;?#26377;这个机会当然不愿意放过,背后煽风点火,就想趁着这次机会踩一脚,起码也要让新禾国际的3号地从风水宝地变成一块废地。

    就在温兮瑶想着怎么解决林氏集团的时候,沈君?#20808;唇?#19968;份关于林氏集团的公子林浩开?#24213;菜?#20154;的证据摆在了她的面前,不仅如此,林浩的斑斑劣迹数不胜数。

    温兮瑶得到这份证据之后,直接将这份东西交给了一个记者,林氏集团公子爷瞬间陷入了丑闻当中,当天就被警察带走了,而林?#20381;?#29239;子为了捞唯一的独苗苗,是各种手段都用上了,四处奔波,哪里还有精力扯新禾国际的后腿。

    没有了林氏集团从中捣乱,温兮瑶解决这件事就容易多了,而那家人没有了别人为他们出?#34987;?#31574;,骨子里的欺软怕硬又重新冒头,温兮瑶的态度一强硬,他们也就没招了。

    只是事后,温兮瑶还是给了他们一笔可观的赔偿,毕竟是一条人命,温兮瑶?#35009;?#26377;办法做到真的无动于衷,而且在这笔赔偿中,还有一部分是她个人拿出的,那家里的老太太知道这件事,还专门到公司找温兮瑶道?#28014;?br />
    虽然受害人家属的问题解决了,但是这件事造化的影响却没有那么容易消除,到?#23376;?#35813;如何消减这次?#24405;?#30340;不?#21152;?#21709;,温兮瑶目前还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楚云蓉闻言事情解决了,心中略微宽慰了一些,“以后这样的事情你一个女孩子不要往上冲,这次是运气好,再来一?#21361;?#35841;知道会怎样。说起来,这一点你倒是跟清澜很像。”

    温兮瑶笑笑不说话,长辈的念叨她听着就是了。

    沈清澜全?#31354;?#29702;完出来,家里人已经全都准备好了,看着盛装打扮的沈清澜,两位老爷子的眼睛里都是满意。

    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同时从?#36947;?#25487;出一个红包,递给沈清澜,“清澜?#23601;罰?#36825;是给你的。”

    “澜澜,生日快乐。”

    沈清澜接过两个红包,摸了摸,都是卡,微笑着向两位老爷子道谢,“谢谢两位爷爷。”

    傅老爷子是真的很高兴,但是沈老爷子一想到这是沈清澜作为沈家女儿在家里过的最后一个生日就?#34892;?#24515;酸。

    这是他最疼爱的孙女,九月的婚礼过后,就真的变成傅家的?#22791;?#20102;,想到这里,沈老爷子看着福老爷子的眼神就?#34892;?#19981;善。

    傅老爷子一看就知道沈老爷子在想?#35009;矗?#31505;眯眯的,别提多得意了,“沈老头,别瞪了,再瞪也改变不了清澜?#23601;?#26159;我傅家的孙?#22791;?#30340;事实。”

    沈老爷子冷哼一声,沈清澜见两位老爷子又开始斗嘴了,微微一笑,也不说话。

    沈君煜走过来,将一把车钥匙递给沈清澜,“澜澜,哥哥没?#35009;?#22909;送给你的,就一辆车。”

    沈清澜接过车钥匙,看了一眼,挑眉,这可是限量版的跑?#25285;?#20840;?#28572;?#21482;有十辆,沈君煜竟然弄到了一辆,可见是花费了一番心力的,“谢谢哥。”

    沈君煜想要伸手像往常那样摸摸她的头发,但是看着她今天精心打理过的发型,默默得放下了手,“澜澜,生日快乐。”

    沈清澜点点头,眼角余光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温兮瑶,靠近沈君煜一步,“兮瑶姐的生日就在下个月的19号,她最?#19981;?#30340;地方?#21069;?#21400;岛。”

    温兮瑶的生日沈君?#26174;?#24050;知道,但是后面这点,他还真是第一次知道,“知道了。”

    温兮瑶送给沈清澜的是一条钻石项链,造型很漂亮,就连沈清澜这种对首饰不怎么在意的人看到的时候眼睛?#24425;?#24494;微一亮。

    “这是我上次去国外出差,在商场里无意中看见的,不是?#35009;?#21517;?#30097;?#35745;的,但我觉得你应该会?#19981;丁!?br />
    沈清澜确实很?#19981;叮?#24403;场就让傅衡逸帮她把脖子上的那条给换了。

    沈谦夫妇送给女儿的是一个房本。

    傅?#21578;?#20063;给沈清澜准备了一份礼物,装在一个盒子里,是一个玉镯,“清澜,这是傅家的传家宝,是专门给傅家的?#22791;?#30340;,本来应该由衡逸的妈妈给你,但是……所以现在就由我来转交了。”

    玉镯通体翠绿,水头极好的帝王绿,这样一个玉镯,市面上的价值上亿,沈清澜拿在手里,却没有戴上,“姑姑,我会好好保管的。”

    傅老爷?#28216;?#35328;,摆摆手,“放在箱子里干啥,?#19981;?#23601;戴着,玉只有戴在身上才能有灵性。”

    “知道了爷爷。”

    正说着话呢,沈家的门口处就出现了三个人的身影,不是沈让一家是谁,傅?#21578;?#30475;见沈让的身影,脸上的笑容有片刻的僵硬,却很快?#25351;?#33258;然,倒是傅老爷子,看见沈让,眼睛里顿时喷出火来。

    沈让?#35009;?#24819;到会在沈家遇上傅老爷子和傅?#21578;茫?#20182;今天没打算去参加沈清澜的生日宴会,所以才想着提前过来给沈清澜送个礼物,谁知道还是碰上了。

    “傅叔,?#21578;謾!?#27784;让开口,很是?#38480;巍?br />
    傅老爷子冷哼一声,“当不起你的一声‘傅叔’。”看见跟在沈让身后的卢雅琴和沈君泽,脸色就更加不好看了。

    傅?#21578;?#33080;上的笑意依旧,只是不达眼底,“沈让,你?#35009;?#26102;候回来的?#20426;?br />
    “前不久刚刚回来。”

    傅?#21578;?#32852;想到前顿时间沈老爷子住院却并没有告诉他们家的事情,顿时了然,恐怕沈老爷子就是看见沈让回来,受到刺激才住院的。

    沈让知道现在这样的场合自己一家人不适合待在这里,所以放下礼物就走了。

    “傅老头……”沈老爷子开口。

    傅老爷子摆摆手,“一码归一码,今天是清澜?#23601;?#30340;生日,我们不谈这件事。”

    “两位爷爷,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吧。”沈君煜过来说道,一家人才出发去酒店。

    刚到酒店门口,沈清澜就看见了刚刚抵达的楚家人。

    “姨姨。”小豆丁看见沈清澜,立马从楚云瑾的怀中下来,跑到了沈清澜的面前。

    沈清澜穿着礼服,没有像平常一样抱着他,小豆丁抬?#25151;?#30528;沈清澜,“姨姨,你今天真漂亮。”

    沈清澜微微一笑,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昊昊今天也很帅。”

    “清澜。”裴一宁走过来,将小豆丁抱起来。

    “表姐,你怎么回来了?#20426;?br />
    “这样的日?#28216;以?#20040;能不回来。”裴一宁意味深长地说道。

    沈清澜没有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只是无奈的笑笑,“其实只是一个生日而已。”

    裴一宁但笑不语。

    江晨希、顾阳、?#19997;?#38889;奕都来了,方彤也到了,就连于晓萱都来了。

    沈清?#23047;?#35265;于晓萱,轻轻?#24403;?#20102;一下她,在她的背上拍了?#27169;?#20110;晓萱笑笑,“清澜,我很好。”

    韩?#26085;?#22312;于晓萱的身边,沈清?#23047;?#30528;俩人在一起的样子,哪里还有?#35009;床幻?#30333;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

    今天来的基本上都是沈家和傅家的亲戚朋友,还有就是傅衡逸和沈清澜的朋友,沈清澜甚至看到了穆连城、钱飞几个。

    “小嫂子,你今天很漂亮。”顾阳挤过来,寄到沈清澜的身边,看着站在沈清澜身边一身黑色西装的傅衡逸,“大哥也很帅,你们俩简?#26412;?#26159;郎?#25490;?#35980;啊。”

    傅衡逸没?#35009;?#34920;情,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顾阳。

    沈清澜今晚脸上一直挂着淡笑,柔化了她浑身的清冷,傅衡逸站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小鸟依人的小女人。

    丹尼尔是自己一个人来的,看见沈清澜,“哦,清澜你今晚真是太美了,就像是一个高贵优雅的公主,要是你还没有爱人,我肯定要疯狂地追求你。”丹尼尔说得夸张,微微躬身,伸出一只手,“我?#35272;?#30340;公主,我能亲吻你的手吗?#20426;?br />
    沈清澜扫了他一眼,丹尼尔立刻站直了身体,嘿嘿一笑,眼睛在傅衡逸的身上停留了了一下,看着,“刚刚我是在清?#23047;?#29609;笑呢,傅先生不会介意的,对吧?#20426;?br />
    傅衡逸温和地笑笑,“丹尼尔先生的这个玩笑可一点不好笑。”眼底寒光闪闪。

    丹尼尔身子一僵,“那?#35009;矗?#28165;澜,我刚才好像看见熟人了,我过去打一声招呼。”说完,就麻利地溜了。

    “老婆,你说今晚你为?#25105;?#36825;么漂亮?#20426;?br />
    沈清澜无语地看了一眼傅衡逸,黑线。

    这边沈清澜正说着话,那边于晓萱接了一个电话就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带着安德烈和茜丝莉出现了。

    沈清?#23047;?#35265;他们两个,暗地里扶额。

    “沈小姐,门外又见面了。”安德烈笑的绅士有礼。

    一旁的茜丝莉装作好奇地打量看一眼沈清澜,微微一笑,“你好,我?#21069;?#24503;烈的未婚妻,我叫茜丝莉,沈小姐,初次见面,你很漂亮。”

    沈清澜注意到眼睛里的俏皮,上前与她?#24403;?#20102;一下,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你们怎么来了?#20426;?br />
    茜丝莉轻笑,“今天可是你生日,难得的party,怎么可以少了我。”

    知道他们是担心今天会出现?#35009;?#24847;外状况,毕竟从上次的雨夜?#39134;?#20043;后,许诺就再也不曾出现过,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越是这样,他们心中反倒越是不安,依照他们?#38405;?#20010;人的了解,如果换位思?#36857;?#20170;天绝对是个很好的机会。

    金恩熙和伊登虽?#24187;?#26377;在宴会上出现,但是楼上的房间里,伊登和金恩熙正看着宴会厅的监控画面。

    “伊登,你说他真的会出现吗?#20426;?#37329;恩熙的脸上浮现一丝忧虑。

    伊登的脸色很沉,他的视线落在画面中的傅衡逸的身上,很久都没有移开视线,听见金恩熙的话,开口,“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会选择在今天。”

    金恩熙的心猛地沉到谷底,因为受伤,她的脸色依旧?#34892;?#33485;白,此刻在灯光的映照下,她的脸色就更加白了。

    伊登拍拍她的肩,“恩熙,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的,就像安说的,我们既然可以杀了他第一?#21361;?#23601;可以杀他第二?#21361;?#37027;个人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可怕。”

    金恩熙闻言,重重点点头,试图将脑海中关于那个人的记忆清除出去。

    **

    此刻,酒店下面的咖啡厅里,傅?#21578;?#21644;?#30636;?#25991;正相对而坐,?#30636;?#25991;将一块糖放进傅?#21578;?#38754;前的咖啡杯中,“我记得你喝咖?#35748;不?#22810;放一块糖。”

    傅?#21578;?#30524;眸轻轻一闪,没有碰那杯咖啡,看着眼前的男人,轻声开口,“?#30636;?#25991;,沈让回来了。”

    ?#30636;?#25991;搅拌咖啡的手猛地一顿,放下咖啡杯,脸上的笑依旧温柔,“他离开二十多年了吧。”

    “二十五年两个月零三天。”

    连日期都记得这么清楚,?#21578;茫?#20320;还是忘不了沈让吗?

    ?#30636;?#25991;的眼?#20316;?#28982;,垂着眸,没有看见傅?#21578;?#30524;睛里一闪而过的心疼。

    “你打算怎?#31383;歟俊憊瞬?#25991;问道。

    傅?#21578;?#30475;着地面,“?#30636;?#25991;,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他,但是今天再次见到他,我发现我还是?#19981;?#20182;,所以,你不要再等我了,我想这辈?#28216;?#37117;忘不了他了,而你,完全没有必要等着一个不爱你的女人。”

    ?#30636;?#25991;苦笑,果然是因为这样吗?等了二十多年,依旧还是这样的结果。

    “?#21578;茫不?#20320;是我的事情,等你?#24425;?#25105;的事情,也许有一日我等累了就不会等了,你可以过自己想要的日子,即便是你依?#19978;?#35201;跟沈让在一起,我也会送上真诚的祝福。”

    “?#30636;?#25991;,你这又是何必。”傅?#21578;?#30340;心抽抽地疼,面上却看不出丝毫,面无表情,“你没有必要这样委屈自己。”

    ?#30636;?#25991;温柔地笑笑,“其实我一点也不觉得现在的日子有?#35009;次?#23624;的,宴会差不多开始了,我就先上去了。”

    傅?#21578;?#30475;着?#30636;?#25991;离开的背影,垂着眸,看见面前的咖啡,端起来喝了一口,甜中带着微苦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一直蔓延到她的心中,她的眼眶微红。

    ?#30636;?#25991;,你永远不会知道,沈让之于我,早已是个陌生人,你才是那个让我在意的人,可是我们之间到底要怎样才能跨过那条鸿?#25285;?br />
    如果……如果那件事没有发生该多好,这样我们是否也能成为一对让人?#23604;?#30340;夫妻?#38752;上?#27809;有如果!

    ?#30636;?#25991;,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下辈子吧,要是有下辈子,我一定还会嫁给你,跟你平?#38477;?#28129;地过一辈子,为你生儿育女,为你?#21254;伦?#39277;。

    傅?#21578;?#23558;一整杯咖啡都喝完了,这才站起来,走进宴会厅的时候,没有看见?#30636;?#25991;,倒是顾阳看见自己的妈妈,走过来,“妈,你刚才跟我爸说?#35009;?#20102;?#20426;?br />
    ?#38712;?#20040;了?#20426;?br />
    “我刚刚去洗手间,好像看见我爸在哭。”顾阳犹豫地说道,他其实只是看见了?#30636;?#25991;在擦眼睛,但是不知为?#21361;?#20182;就是觉得?#30636;?#25991;是哭了。

    傅?#21578;?#30340;心就像是被人狠狠扎了一刀,眼底闪过一?#23458;?#26970;,“大概是你?#21019;?#20102;。”

    顾阳打量着傅?#21578;?#30340;表情,没有看见丝?#28872;?#26679;,摇摇头,算了,?#25913;?#20043;间的问题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可能是我?#21019;?#20102;吧。”

    见?#35828;?#30340;差不多了,宴会厅的灯光忽?#35805;?#19979;来,?#29020;?#30340;旋律在黑暗中响起,?#30333;?#20320;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黑暗中亮起烛火,一个巨大的九层生日蛋糕被傅衡逸推了过来,很快就到了沈清澜的身边,沈清澜都不知道这个人是?#35009;?#26102;候离开的。

    烛光映着傅衡逸俊逸的脸,此刻他的脸上写满了温柔,正深情地注视着沈清澜,“清澜,生日快乐!”

    盈盈笑意徐徐在沈清澜的脸上绽放,只是还?#22351;?#27784;清澜说话,就见傅衡逸忽然单膝跪地,执起沈清澜的手,意识到他想做?#35009;矗?#27784;清澜忽然?#34892;?#32039;张。

    傅衡逸抬头专注地看着她,缓声开口,“清澜,初见你时你还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幼童,而我也不过是个少不更事的少年,我看着你一天天长大,开口喊我傅家小哥哥,跟在我的身后,扯着我的衣袖走的跌跌撞撞,那时,我?#28216;?#24819;过有一天我会爱上那个叫着我傅家小哥哥的女孩子;再见,你已成大,却再也不是我?#40092;?#30340;那个爱笑的孩子,阴差阳错,你嫁给了我,你看似清冷淡漠,?#27425;?#26580;善良,看似坚强德仿佛刀枪不入,实则敏感脆弱,你的眼泪让我心疼,你的笑容让我温暖,不知从何时起,将你的笑容留在你的脸上成了我毕生的追求。遇见你是此生的必然,爱上你却是今生最美的意外。此生别无他?#31119;?#24799;愿与你白首不相离,到了白发苍苍时,我们可以走在夕阳下,牵着手,看着夕阳西下,沈清澜,我爱你,你可愿意嫁给我?#20426;?br />
    ------题外话------

    今天阿离两章放在一章了就不分了哈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阿尔希拉尔球衣 王牌战士风魔忍者技能解析以及怎么玩 爵士vs火箭录像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apk 四灵归元塔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热血传奇手游新区开服时间 瓦伦西亚姬奥腮红/胭脂怎么样 湖人vs凯尔特人总决赛第六场 奥格斯堡球场地址 魔术兔电子 切沃vs尤文图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