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218.发病(二更)

218.发病(二更)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温兮瑶点点头,看沈君煜进去的方向是个商场,没有在意,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新闻,发现没?#35009;?#26377;趣的事情发生,又将手机放下,百无聊赖地看着四周,看见眼前的照片,伸手拿了下来。

    “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好哥哥。”温兮瑶盯着照片中的沈君煜,轻声说了一句。

    看见沈君煜从商场里出来了,赶紧将照片放回去,拿起手机翻看着,沈君煜上车,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她。

    温兮瑶狐疑地接过,“给我的?”打开看了一眼,是一双拖鞋,袋子里还有碘酒和棉签。

    “将伤口消消毒,不要感染了,这几天就尽量少穿高跟鞋,在办公室里还是穿拖鞋吧。”沈君煜温和开口。

    温兮瑶眼底划过一丝暖意,“谢谢。”她轻声道谢。

    沈君煜笑笑,没说?#35009;矗?#23558;温兮瑶送到她的公司楼下,看着她穿上自己买的拖鞋走了进去就离开了。

    温兮瑶回到办公室,看着自己脚上的这双拖鞋,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心情显然很是不错。

    温兮瑶的手机响,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按下接听,“喂,大哥,你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温思瀚开口,“我要是不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都忘了你哥哥叫?#35009;矗俊?br />
    温兮瑶笑嘻嘻,?#38712;?#20040;可能,你可是我最亲爱的大哥呢,我就是忘了我自己也不能忘了疼我的大哥啊。”

    温思瀚轻笑,笑容宠溺,“你?#25512;?#21543;,我问你,你跟杜楠怎么样了?”

    温兮瑶?#21543;担笆裁?#24590;么样了?”

    “兮瑶,你知道大哥说的是?#35009;?#24847;思,?#24605;?#36861;了你这么多年,你?#24598;?#22823;不小了,自己的婚事也该上点心,我看杜楠很不错。”

    ?#25353;?#21733;,这话是老爸让你说的吧,真是的,自己不想开口,就让你来做这个坏人,这个老狐狸。”

    温思瀚?#32842;?#31639;是默认,“爸?#24425;?#20026;了你好,你现在已经二十七了,你大嫂在你这个年纪都已经做妈妈了,前两天碰见杜阿姨,她还跟妈说这件事呢。”

    ?#25353;?#21733;,我跟杜楠是?#35009;?#20851;系,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清楚啊,我不?#19981;?#20182;,我跟他没可能的。”温兮瑶打断自己大哥的话。

    温思瀚无?#21361;?#30475;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偷听电话的母亲,缓声开口,“就算你不?#19981;?#26460;楠,那也要找个男人结婚不是,总不能这样单身一辈子,你以前年纪小,我们就不说了,现在你总该好好考虑考虑。”

    ?#25353;?#21733;,我才二十七,还早着呢,现在三十多才结婚的多了去了。”温兮瑶说的混不在意,现在结婚对她来说还太早了。

    “兮瑶,你难道还真打算单身一辈子?”温思瀚试探,对于杜楠对妹妹的那点心思他知道,但是妹妹不?#19981;?#20182;,他?#35009;?#21150;法。

    “不?#21069;。?#29616;在不是没有遇到?#40092;?#30340;吗。”说道这里,温兮瑶眼珠子一转,?#25353;?#21733;,我怀疑我的?#19968;?#37117;是被杜楠?#25490;?#30340;,整天围着我转,别人看到了哪里还敢上前啊,要不,你想个办法把杜楠打发走呗。”

    温思瀚深深地为杜楠叹口气,“兮瑶,我知道了,但是即便不是杜楠,你也该找个找个男人谈场恋爱,不能总是让爸妈担心。”

    温兮瑶看着自己脚上的拖鞋,“谁说我没有?#19981;?#30340;人。”

    “这么说你有男朋友了?对方是谁?哪里人?多大年纪?做?#35009;?#30340;?”在一旁偷听的温母一听这话,一把抢过温思瀚手里的手机,连珠炮似的发问。

    温兮瑶翻了个白眼,“妈,你下?#25991;?#19981;能别偷听我跟哥哥的对话。”

    “妈知道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刚才说的那个男?#35828;?#24213;是谁,下次带回来给我跟你爸爸看看。”

    “妈,我跟他现在还早着呢,不要急哈,肯定会让你们看到的。妈,我这里现在还有个会议,先不说了。挂了哈。”

    “哎,你等等,先别挂。”温母喊,但是电话还是被温兮瑶挂断了,“这孩子。”

    温思瀚笑笑,“既然她说了有?#19981;?#30340;?#22235;?#32943;定就是真的,她不会拿这事忽悠我们,妈,你?#22836;判陌傘!?br />
    温母哪里能放?#38476;。?#22899;儿之前一直不谈恋爱她担心,现在谈恋爱了,她还是操心,这养孩子啊,就没有个不操心的时候。

    “算了这事我也不管了,不过杜家那边……”

    温思瀚考虑了一下,“这件事你跟爸还是早点?#20613;?#39118;声给杜家,免得到时候两家生了嫌隙。”

    温?#20613;?#28857;头,“嗯,晚上我就跟你爸爸说说,你说兮瑶?#24425;牽?#22905;不?#19981;?#26460;楠就早点跟人说起清楚嘛,哎。”

    温母一边碎碎念着,一边走上楼,温思瀚无奈笑笑,哪里是温兮瑶不说清楚,而是某人根本不愿意放弃。

    想了想,又给杜楠打?#35828;?#35805;。

    **

    傅衡逸回来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大概又是连续几天没?#34892;?#24687;好,回来时,傅衡逸是满身的疲惫。

    身上依旧是一身的作训服,沈清?#23047;?#30528;他满脸疲惫的样子,?#34892;?#24515;疼,“先进去洗个澡,我给你?#24613;敢?#26381;。”

    傅衡逸点头,直接进了浴室,沈清澜给他找衣服,敲了敲浴室的门,“傅衡逸,开门。”

    “门没锁。”傅衡逸在里面说到,沈清澜将门打开,走了进去,傅衡逸正在淋浴,沈清澜尽量不去看他,将衣服放在架子上就要出去,却被傅衡逸一把拉住了手腕,一个用力,沈清澜就到了傅衡逸的怀里。

    淋浴头还开着,温热的水落在沈清澜的身上,马上就打湿了她的衣服,已经是四月底的天气,她的身上就穿了一件衬衫,被水打湿了之后,里面的内衣若隐若现。

    “老婆,想我没有?”傅衡逸低头看着她,眼神中透出的火?#26579;?#26159;瞎子也感受得到。

    沈清澜在他的胸口上拍了一下,“?#35748;?#28577;。”

    “一起。”傅衡逸拉着她,不让走,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一个多星期不见,天知道他有多想念她。

    沈清澜闭上眼睛,回应着他的吻,浴室里很快?#25302;?#36215;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等沈清澜和傅衡逸从浴室里出来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躺在床上,傅衡逸将沈清澜抱在怀里,一脸的满足。

    “这次任务结束了?”

    “嗯。”傅衡逸应了一声,“京城军区这边还有三个月的训练,结束之后我恐怕就要回基地了。”傅衡逸没有说这次出任务是因为他们遭到了BK的挑?#30130;?#19978;次BK在他们的手里折损了不少人,这次他?#20146;?#20102;几个Z国的民众以他们的性命威胁他们,傅衡逸差点死在了KING的手里,要不是他的运气够好,对着他的心脏发飞来的子弹不知是何原因打偏了了,打在了旁边的树干上,恐怕这次他就回不来了。

    他虽?#24187;?#20107;,可是他手下却有两个?#25509;?#29306;牲了,是被KING亲手杀了的。

    沈清澜心里?#31185;?#19968;股不舍,但是也知道这是他的?#38712;?#26159;他的工作,没有说话。

    “你放心去吧,家里交给我,我会照顾好爷爷的。”沈清澜说道。

    “还有你自己。”傅衡逸温柔开口,“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

    沈清澜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看着她毫无睡意的样子,傅衡逸一个翻身,“既然你还不想睡,我们就再来做一场有益身心的运动吧。”

    沈清澜对于男人强悍的体力很是无语,明明都那么累了,竟然还有精力做这事,但是身体却很是配合他。

    等沈清?#21483;?#36807;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傅衡逸已经换好衣服正打算回京城军区,“等等。”沈清澜叫住她。

    走进书房,从里面拿出一块男士手表,“这是给你的,你记?#20040;?#22312;身上,不许拿下来。”

    傅衡逸挑眉,“好端端的送我礼物?”

    “难道给老公买块手表还要挑日子?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就送给别人了。”沈清澜?#27425;省?br />
    傅衡逸轻笑,“夫人的礼物我自然是要的。”说着拿下手腕上原本带着的手表,将手伸到沈清澜的面前。

    沈清澜将手表戴在傅衡逸的手腕上,还端详了一眼,满意地点头,“还不错,以后就戴这个吧,你原先的这个我就帮你收起来了。”

    “好。”傅衡逸笑着点头。

    等傅衡逸出门了,沈清澜就出去?#38712;?#20102;,她今天越好了跟颜夕见面。

    **

    颜夕看着眼前的女人,真的有点头疼,“你到底想干?#35009;矗俊?br />
    秦妍笑的温柔慈爱,?#25226;?#22805;,我就是过来看看你,马上就要高考了,你一个在京城,学?#25226;?#21147;一定很大,今天是周末,不用上?#21361;?#25105;就想带你去吃顿饭。”

    颜夕冷着脸,“我自己有钱,我可以自己去吃,只要你不出现在我的面前就好,你要是再来找我,我就电话给我爸爸,你不信可以试试。”

    秦妍面对浑身带刺的颜夕,似乎很是无?#21361;把?#22805;,为何每次你对我都有这?#21019;?#30340;敌意?我当年就算是真的破坏了你父?#20613;?#23478;庭,但是我?#24425;?#21463;害者不是吗,你的母亲她弄丢了我的女儿,我唯一的女儿!”

    “你胡说。”颜夕尖叫,“我妈妈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你不要在这里胡说?#35828;饋!?br />
    ?#25226;?#22805;,你不信可以回家问问你爸爸,他为?#35009;?#35201;跟你妈妈离婚。”

    颜夕情绪剧烈起伏,“你胡说,我爸妈离婚是因为你出现了,要不是你,他们根本不会离婚,你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

    ?#25226;?#22805;,你还是个孩子,原本我是不想告诉你的,但是你现在对我的误会太深了。当年我女儿会失踪全拜白你母亲所赐,如果不是她勾结人贩子拐走了我的女儿,我根本不会跟我女儿分开二十多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她。你母亲恨我,我又何尝不恨你的母?#20303;!?#31206;妍神情痛苦。

    颜夕脸色惨白,胸口剧烈起伏着,死死地等着眼前的女人,“我不信,你说的话我一个都不信,我妈妈那么善良,才不会做这样恶毒的事情,你少在这里骗我。”

    “我没有骗你,你想想,当初那样的情况下你父亲?#35009;?#26377;为了我而离婚娶我,现在我都已经结婚了,他怎么会好端?#35828;?#36319;你母亲离婚,这些年我一直在找我的女儿,却无意中发现我女儿的失踪根本不是意外,是你的母亲蓄意为之,为的就是报复我,报复我破坏了她的家庭,可是当初是我先跟你父亲相爱的啊,你母亲才是我们感情的第三者。”秦妍美丽的脸上都是泪水。

    颜夕捂着自己的胸口,她觉得心脏很疼,她的脸色惨白,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可是她觉得胸很?#30130;?#21912;不上气来。

    秦妍似乎没发现颜夕的不对,继续说道,“当年我跟你父亲是真心相爱,可是你的母亲为了能跟你的父亲在一起,竟然让人将我赶出了南城,甚至还想将我嫁给一个老男人,要不是我拼命反抗,我当年或许就死在了那个老男人的手里,还有我的女儿,她又是何其无辜,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受苦,我的苦痛又有谁知道?”

    颜夕开始剧烈的?#20154;裕?#22905;感觉自己的心脏很痛,她将身上的背包拿下来,想要将包里的药拿出来,她的哮喘发作了。

    只是腿一软,颜夕就坐在?#35828;?#19978;,包包落在了一边,秦妍似乎吓了一跳,连忙走过来,一脸的着急,?#25226;?#22805;,你怎么了?”

    颜夕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抖着手,指着自己的包包,秦妍将颜夕抱在怀里,?#25226;?#22805;,你说句话啊,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吓我。”

    颜夕想说话,她想说药在包里,可是她说不上来,她手指着包包,但?#20052;?#22925;却没有明白颜夕的意思,她伸手拍了?#38590;?#22805;的脸,?#25226;?#22805;,你跟我说句话,你到底怎么了。”

    这个时间点校园门口的人不多,根?#20037;?#26377;人注意到他们这里,颜夕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

    沈清澜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她脸色一变,快步走过来,一把推开秦妍,?#25226;?#22805;。”

    颜夕已经闭上眼睛了,听见?#29020;?#30340;声音,勉强睁开眼睛,都着手指着包包,沈清澜立刻明白了,从包里拿出喷剂,让颜夕用上。

    颜夕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沈清澜带着颜夕上医院,秦妍跟在身后。

    颜安邦接到女儿住院的消息,立刻从南城赶了过来,在病房的门口看见了坐在走廊里的秦妍,“妍妍,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邦,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颜夕有哮喘,我真的不知道?”大概是哭过,秦妍的眼眶很红,精致的妆容都花了。

    颜安邦现在?#35009;?#26377;时间理会这些事情,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用颜夕的手机打的,说是颜夕住院了,因为哮喘发作,但是具体?#35009;?#24773;况根本不了解。

    “这件事?#28982;?#20799;再说,我先进去看看小夕。”颜安邦拿下秦妍拉着他胳膊的手,转身进了病房。

    秦妍坐在椅子上,一脸的难过。

    “小夕。”颜安邦看到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儿,很是心疼,轻轻地叫了一声,颜夕正在睡觉并没?#34892;選?br />
    沈清澜坐在一边守着她,见到颜安邦,并没有先打招呼,颜安邦已经看见了沈清澜,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吧?”

    沈清澜点头,“是我,我是颜夕的朋友,我叫沈清澜。”

    原来是沈谦的女儿,颜安邦了然,在没有跟?#32422;?#21375;离婚之前,颜安邦曾听?#32422;?#21375;说起过,颜夕跟沈家的女儿走的很近。

    “这次是事情真是多谢你了。”

    “不必?#25512;!?#27784;清澜淡淡地说道,“既然颜夕的家人来了,那我?#25302;?#36208;了。”

    ?#25353;?#22992;姐。”颜夕早在颜安邦进来的时候就醒了,只是不想看到自己的父亲所以装睡而已,听到沈清澜要走,睁开了眼睛。

    她的声音很是虚弱,沈清?#23047;?#21521;她,“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颜夕想挽留,但是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沈清澜走出病房看了一眼秦妍,却马上收回了目光,?#25925;乔?#22925;叫住了她,“沈小姐,留步。”

    沈清?#23047;?#21521;她,神色清冷,“有事?”

    秦妍脸色?#34892;?#24980;悴,“今天的事情真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恐怕我今天就闯了大祸了。”

    沈清澜脸上没有?#35009;?#34920;情,只是冲着秦妍点点头,然后就走了,没有看见秦妍眼睛里的怨毒。

    病房里,颜夕的头转向一边,不看颜安邦。

    “小夕,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颜安邦丝毫不在意女儿的冷脸,自从跟?#32422;?#21375;离婚之后,两个孩子对他的态度都是这样的,他从刚开始的生气到现在的淡定。

    “小夕,你跟爸爸赌气可以,但是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你让外面的那个女人离开,不要再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差点死在那个女人的手里。”颜夕满脸的委屈,如果不是沈清澜,恐怕她今天就真的交代了。

    颜安邦眼神微变,看着颜夕,“小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住院跟秦妍有?#35009;?#20851;系?”

    颜夕转开眼睛,“你自己去问她。”

    颜安邦见从颜夕的嘴里问不出?#35009;矗?#36716;身就去找了秦妍,秦妍还坐在椅子上,见颜安邦出来,站了起来。

    “安邦,颜夕怎么样了?”秦妍着急地问道。

    颜安邦看见她眼中的着急,缓和了神情“小夕已经没事了,你不要担心。只是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妍神情黯然,“我在京城等到颜夕,本来想跟她好好吃顿饭,但是颜夕似乎对我一直存在着误会,根本不听我的解释,今天本来想着她快要高考了,想带她去吃点好吃的,结果她一直说是我将你们拆散,我一时激动就把沐沐的事情告诉了她,安邦,是我的错,我不该跟一个孩子?#24179;?#30340;。”

    她的眼底全?#21069;?#24700;和后悔,让本来想责备她的颜安邦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安邦,我不知道颜夕有哮喘的,我要是知道了,我肯定不会跟她说这些刺激她的。”秦妍捂着脸,声音哽咽。

    颜安邦现在哪里还说得出其他的话,拍?#37027;?#22925;的肩膀,“这件事不能完全怪你,你的性?#28216;?#26159;清楚的,肯定是小夕说了?#35009;?#35805;,不管她说了?#35009;矗?#20320;多别跟她?#24179;希?#22905;被我跟她妈妈宠坏了,比?#20808;渦浴!?br />
    秦妍理解地笑笑,“我怎么会跟她?#24179;?#21602;,只是看到她总会想到沐沐,要是沐沐还在,现在应该也跟颜夕一样漂亮了。”

    说着说着,秦妍黯然神情,抹了抹眼角的泪,笑了笑,“行了,不说这些了,你快进去吧,颜夕现在需要人照顾,我?#25302;?#36208;了。”

    “妍妍,我送你。”颜安邦一想到秦沐,心底就很难受,又看着秦妍的样子,越发愧疚。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好,你还是留下来照顾颜夕吧。”

    颜安邦最后还是将秦妍送到了医院门口,看着她上车了才转身回了病房,秦妍上车之后,脸上的表情渐渐淡了下来,一脸的冷漠。

    ------题外话------

    问题?#26469;?#20102;哈

    今天的问题是:颜夕为何住院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蛇和梯子官网 轩辕传奇手游天之痕 骑士vs公牛全场录像 亚特兰大v萨索洛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双星 亚眠位置 武则天电子游戏 玩幸运双星有什么技巧 拉齐奥1993.4.15 甘冈vs巴黎圣日耳曼 百慕大三角下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