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 > 188.沈清澜,站住

188.沈清澜,站住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很快,这里又再一次恢复了安静,两个人都没子弹了,傅衡逸将枪扔在地上,KING想逃,但是也知道不把傅衡逸解决了,恐怕他想逃走根本不可能。

    残忍一笑,KING扔掉手里的枪,俩人不约而同地缠斗在了一起。

    沈清澜和安德烈赶到这里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双方打斗的场面,地上还躺着一动不动的人,不知是死是活,有D贩这边的,也有几个是Z国这边的,沈清澜看见熟悉的军装,脸色一变,尤其是在看见穆连城的时候,心中顿时一惊,傅衡逸果然在这里。

    其?#30340;?#36830;城的脸上画着军用油彩,不是熟悉的人根本认不出,而沈清澜却是一眼就认出了,还是多亏了她惊人的记忆力。

    看到离穆连城不远处,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了他,而穆连城却没有发觉,沈清澜抬手就是一枪,然后连头都没有回就走了,她要去找傅衡逸。

    穆连城根本就不知道刚才?#32422;?#24046;点就要到阎王爷那里喝茶去了,专心地对付着眼前的这个人,根本无暇顾及他处。

    雨林太大,沈清澜想要找到傅衡逸相当于是在大海捞针。

    “安,这片雨林这?#21019;螅?#25105;们怎么找。”安德?#20063;?#24320;眼前的一株灌木,问沈清澜。

    沈清澜脸色沉静,但要是仔细看,就能发现她眉眼间的担忧,在没有看见穆连城之前,她还只是猜测,心里存了那么一丝的希望,希望傅衡逸不会出现在这里,但是看见了穆连城,那丝侥幸就消失了,傅衡逸是队长,还是个负责任的队长,他的队友出现在这里,这次的任务又这么危险,他不可能不出现。

    她一刀结果了一条想要攻击她的毒蛇,看了看四周的方向,往一个地方指了?#31119;?#24448;这边走。”

    安德烈看了一眼她选的方向,“这里确实是离国界线最近的路,但是他们未必会选择这里。”

    “碰碰运气吧。”沈清澜淡淡地说道,脚下的步子却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几分,沿途遇上D贩或是BK的成员,都会适时地出手,安德烈虽然想要两不相帮,但是沈清澜都出手了,他也不能干看着。

    有了他们的加入,即便不能立刻扭转战局,但是也在一定的程度上减轻了Z国警方这边的压力,减少了他们伤亡的人数。

    刚开始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但是次数多了,也知道似乎有人在帮他们。

    只是谁也不知道帮他们的是谁,只以为是李连生请来的友军,后来,等这件事结束之后,尖刀部队就收到了来自上?#35835;?#23548;的表扬。

    “安,那边似乎是有人在打斗。”安德烈指了指一个方向,沈清澜眸光一凝,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安德烈紧跟其后,他们来的路上帮着解决了不少人,身上的子弹其实消耗得差不多了。

    沈清澜走近看到的就是傅衡逸和KING打斗的场面,俩人势均力敌,打了这么久?#35009;?#26377;分出胜?#28023;?#20613;衡逸身上添了不少伤口,虽然都是皮外伤,但是看着还是蛮吓人的,但是KING身上也好不了多少。

    沈清澜和安德烈隐匿在一边,没有被他们察觉。

    “安,他就是你的男人?”安德烈指着傅衡逸。

    沈清澜的目光没有从傅衡逸的身上离开,时刻注意着他的情况,听见安德烈的话,轻轻点?#35828;?#22836;,“是。”

    安德烈虽然虽?#24187;?#26377;见过傅衡逸,但是KING他是?#40092;?#30340;,再结合沈清澜的表现,想要猜出傅衡逸的身份并不?#36873;?br />
    “安,你的男人,很强。”安德烈严肃了神情,认真的说道,从他们的一招一式上,安德烈自然是能看出几分傅衡逸的实力的,更何况他还跟KING交手过,对KING的实力有一定的了解,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如果是?#32422;?#23545;上傅衡逸,有几分的胜算,结果是没?#23567;?br />
    “安,你要上去帮他们吗?”

    沈清澜摇头,现在傅衡逸隐隐占据上风,她要是出现了,傅衡逸肯定会惊?#20154;?#30340;出现,反而可能会帮倒忙,只是看着他身上的血迹,沈清澜看向KING的目光中冷意越来越甚。

    傅衡逸和KING迟迟分不出高下,KING的眼底终于显示了不耐,“嘿,我说你们这次反正?#24425;?#25588;军,这次的行动也被你们破坏了,你们已经立功了不如就放我走,怎么样?”

    傅衡逸没有回答他,手下的招式却越发凌厉,每一击都直击要害,KING被击中腹部,痛得骂了一声,眼底闪现一抹狠色。

    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对着傅衡逸就刺了过去,傅衡逸闪身避开,却还是被他划伤了手臂,伤口挺深,立刻就流了不少血。

    现在已经是天光将?#26519;?#26102;,沈清澜自然看清了傅衡逸手臂上的伤口,眼底一狠,抬起了手枪,对准了KING,却迟迟不敢扣下扳机,傅衡逸在跟KING缠斗,一个不小心,这颗子弹可能就会打中傅衡逸,这是她绝对不能接受的。

    两个原本势均力敌的人,现在一个有武器,一个没有武器,傅衡逸难免落入了?#36335;紓?#27784;清澜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傅衡逸,拿着枪的手一动不动,神情冷然。

    傅衡逸的右胸上被KING插了一刀,KING将匕首拔出来,血液喷了他满脸,他残忍一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的鲜血,傅衡逸倒退了一步,脸色顿?#26412;?#30333;了,他的手捂着伤口,满手的鲜血。

    KING再一举起匕首,就在他将匕首对准傅衡逸的心脏时,沈清澜终于扣下了扳机,子弹穿过空气,穿过KING的手臂,打进了他旁边的树干里。

    KING惨叫一声,傅衡逸?#27809;?#19978;前,将他完好的那只手给废了,又在他的身上重重地砸了几拳,从后腰掏出一副手铐,拷在了KING的双手上。

    沈清澜见KING被制服了,拉着安德烈就撤,“走。”方向是雨林的边缘。

    傅衡逸确定KING没有了行动能力之后,将他交给了已经恢复了一点的王昊,朝着沈清澜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刚才在跟KING打斗的时候,他就察觉到暗中有人,但是却分不清是谁的人,最后那个人似乎开枪帮了他。

    沈清澜的速度很快,她知道她的那一枪一定会引起傅衡逸的注意,但还是开了,就在KING即将将匕首插进傅衡逸的心脏之后。

    她的速?#20154;?#24555;,但是傅衡逸的速度更快,看着前面飞快蹿越的背影,傅衡逸的脸色从最初的震惊化为了冷凝。

    伤口还在流血,他明明感觉到了体力的流失,理智告诉他应该停下来,但是身体却没有,又离那道熟悉的身影进了一步,“沈清澜,站住。”

    傅衡逸冲着前面的背影厉喝一声。

    沈清澜的身子有瞬间的僵硬,却又在转瞬间恢复,加快了脚下的速度,权当做?#32422;?#27809;有听到。

    “沈清澜,你若是不站住,我会一直追下去,我受了重伤,你要是想看着我流血而死你就尽管跑。”

    果然,前面的身影站住了,傅衡逸的心瞬间沉到谷?#20303;?br />
    “安,快走。”安德烈也知道事情的?#29616;?#24615;,催促着,那个男人现在还不敢肯定,即便以后问起,也可以死不承认,但是要是面对面撞上,就真的解释不清楚了。

    “安德烈,你走吧,你还没有看到你的?#22330;!?#27784;清澜没有走,而是对安德烈说道。

    安德烈想劝,却听到沈清澜继续说道,“他是我的丈夫,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你先走,跟恩熙他们汇合。”

    安德烈没有继续坚持,深深地看了一眼沈清澜,走了,傅衡逸?#35009;?#26377;管他,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道背影,离得越近,他的心颤得越厉害。

    为?#35009;矗?#27784;清澜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在Y国度假吗?可是本该在国外度假的人,?#19997;?#21364;出现在这么一片雨林里,还是在他跟犯罪分子作战的时候。

    沈清澜能够清晰地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离得?#32422;?#36234;来越近,五?#20303;?#22235;?#20303;?#19977;?#20303;⒁幻住?br />
    她微微闭上眼睛,手里的枪早就被她不知道扔在了哪里,她的双手紧紧握成拳,似乎在?#21364;?#26411;日的审?#23567;?br />
    终于,傅衡逸站到了她的面前。

    沈清澜?#19997;?#24050;经睁开了眼睛,她的眼底一片沉静。

    “你为?#35009;?#20250;出现在这里?”傅衡逸的眸光颤动的厉害,眼睛紧紧地盯着沈清澜,害怕从她的嘴里听出不想听到的话。

    沈清澜同样在看着他,看着他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色,他的身上很多伤口,都是跟KING打斗时留下的,近距离看,她对他身上的伤口看得更加清楚,比?#32422;?#39044;想的还要多。

    她的眼睛里闪过心疼。

    “告诉我,你为?#35009;?#20250;出现在这里?”傅衡逸沉声,再一次开口。

    “你觉得呢?”沈清澜轻声问道,声音很轻。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她,眼底是未明的情绪,“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沈清澜沉默。

    “刚才那一枪是你开的对不对?”傅衡逸的声音微哑,?#24808;?#36731;颤。

    沈清澜在傅衡逸的目光中缓缓点头,“是。”

    “为?#35009;?#35201;开枪?”如果不是那一枪,恐怕?#32422;?#27809;有那么容易发现沈清澜。

    “不想看到你受伤。”

    傅衡逸的眼底划过一丝别样的情绪,他缓声开口,“自然开枪了又为?#35009;?#35201;逃走?”

    “不想你认出来。”却还是被你认了出来。

    沈清澜垂眸,盯着脚下的地面,轻声开口,“傅衡逸,如果我说,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你信不信?”

    “信。”掷地有声地一个字,响彻在沈清澜的耳?#24076;?#19981;带一丝犹豫,几乎是在她的话音?#31456;?#23601;出口了。

    沈清澜霍地抬头,看向傅衡逸,“你信我?”

    傅衡逸看着她,眼底没有她以为的失望跟愤怒,有的只是一片释然,沈清澜心里一酸,原来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她跟KING他们是一伙的,他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哪怕只是一个她随意瞎编的理由。她的眼底似有晶莹,傅衡逸到底是有多爱她,才会违背?#32422;?#30340;原则,就这么相信了她。

    “傅衡逸,我不想骗你,只是现在,我不能告诉你我为?#35009;?#20250;出现在这里,我又是?#35009;?#20154;。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跟BK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傅衡逸伸出手,轻轻地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动作温柔,沈清澜这才发现,原来?#32422;?#31455;然哭了。

    “我知道,我等你告诉我。”傅衡逸温柔开口,其实他一早就知道了,沈清澜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沈家千金,沈家人是会教?#32422;?#30340;孩子防身的招式,但是却绝对不会教她杀人的招式。

    第一?#25105;?#21322;回家,傅衡逸跟沈清澜?#36824;?#19968;次手,虽?#24674;?#26159;短短的几招,但是从沈清澜直击要害和干脆利落的身手上,他知道,这根本不是沈?#19968;?#25945;的。

    他不是没有猜测过,也曾想过要去调查一下,但是最终他?#35009;匆裁?#20570;,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愿意告诉他的。今天在这里看到沈清澜,他确实很意外。

    沈清澜不想哭的,她也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但是?#19997;?#38754;对傅衡逸,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哭出声来。

    傅衡逸只是想安慰她,结果人家哭得更加凶了,只能将人拥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21543;倒希?#25105;说过,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沈清澜揪着傅衡逸胸口的?#36335;?#38395;着鼻尖的铁锈味,才终于想起来傅衡逸的身上还有伤,她连忙退出来,果然因为她刚才的动作,他胸前的伤口血又流出来了,她神色慌张,伸手捂住伤口,满手的鲜血。

    “别慌,我没事,你马上离开这里。”不能让别人知道沈清澜出现在这里,否则就解释不清了,他是相信她,但是别人未必。

    沈清澜摇头,傅衡逸现在这个样子,她怎么可能离开。

    “听话,让别人看到事情就麻烦了,你先离开这里,我保证我会好好的出现在你的面前。”傅衡逸保证,声音透着一丝虚弱。

    沈清澜依旧摇头,“我看着他们带你走我再离开,傅衡逸,你不要担心我,雨林对于我来说就跟家里的后花园一样,我不会有事,也不会受伤,我要办的事情已经办完,我会立刻回家,回家等你,然后我会告诉你一?#23567;!?br />
    傅衡逸刚?#25214;?#32463;仔细看过,她的身上确实没有伤口,“好。”

    傅衡逸跟穆连城联系了一下,沈清澜扶着他。

    穆连城本来就在附近,来的很快,沈清澜在他来之前就避开了,看着穆连城扶着傅衡逸离开,沈清澜才离开了这里。

    安德烈没有离开的太远,他们之间有特殊的联系方式,沈清澜要联系他很方便。

    “安,你没事吧?”安德烈问道,?#34892;?#23567;心翼翼。

    沈清澜摇头,“我没事,走吧。”她沉默不语,安德烈跟在后面,一时也不知道该说?#35009;礎?br />
    “安德烈,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我要回去了,你回到Y国跟恩熙他们说一声,有时间我会去看他们的。”走出雨林之后,沈清澜对安德烈说道。

    安德?#39029;?#40664;点头,转身离开。

    沈清澜看了一眼身后的雨林,也离开了。

    **

    “队长,你感觉怎么样?”穆连城看着傅衡逸满身的血,很是担心。

    傅衡逸摇头,“我没事,KING怎么样了?”

    “已经交给了李连生,他们会看好的。”

    “这次的伤亡情况怎么样?”

    “我们这边没有人死亡,但是大部分人都受伤了,除了有三个受了重伤,其他的都?#20052;?#20260;,养几天就没事了。”

    傅衡逸闻言,微微放了心,这是他带出来的兄弟,他自然要完完整整地将他们给带回去。

    “李连生那边呢?”

    穆连城微微沉默了一瞬,沉声开口,“死了十五个,重伤的有十几个。”

    傅衡逸心猛的一沉,虽然相?#25172;?#23545;方的人数,他们这点牺牲人数根本可以说是完胜,但是失去的这十五条生命还是让傅衡逸感到了一丝?#26519;兀?#20182;们都是英雄,是为了保护国家的安全而奉献出了?#32422;?#30340;生命的英雄。

    傅衡逸在附近的医?#35946;?#31616;单包扎了一下就跟随着大部队返回了基地,他身上的伤口虽然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是皮外伤,就是胸口的那一刀,因为他伸手?#25830;说玻裁?#26377;伤及要害。

    这一次任务很成功,还抓获了大部分的犯罪分子,虽然被逃了一部分,却抓住了Z国境内最大的D枭,唯一的遗憾就是被KING给逃了,在押送的过程中,有BK的人就走了KING。

    这件事传回部队的时候,还让穆连城气愤了好久,“这帮笨蛋,连个人都看不住,白费了我们那么多功夫。”

    穆连城怒骂,却牵扯到了?#32422;?#30340;伤口,?#20154;?#36830;连。

    傅衡逸靠坐在病床上,倒是没有?#35009;?#34920;情,这件事他知道的时候也有愤怒,但是却很快就想通了,如果KING是那么容易就被抓住的,他也就不是KING了。

    他的手里拿着手机,这是穆连城刚刚送来的,“有这个时间不如回去好好想想这次的报告怎么写。”

    穆连城神色一僵,看着傅衡逸,“队长,这不是你的事情吗?”

    傅衡逸举了举包扎的右手,“你认为我还能写报告?”

    穆连陈一噎,苦着脸走出了病房。你右手受伤了不能写报告,却能跟人发信息。队长,别以为我刚才没看见你在玩手机。

    只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谁让他是?#32422;?#30340;队长呢,穆连城看了一眼?#32422;?#21516;样受伤的右手,认命地回去写报告。

    见多余的人已经走了,傅衡逸给沈清澜打?#35828;?#35805;,“到家了?”

    沈清澜其实刚到家,她没有回大?#28023;?#32780;是在江心?#26049;罰?#21548;着傅衡逸熟悉的声音,她微微一笑,“刚刚到?#25671;?#20320;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这次的行动本来就是机密,傅衡逸受伤了家里人并不知道,除了沈清澜,傅衡逸?#35009;?#25171;算通知家里,免得又是让?#35828;?#24515;。

    “我没事,已经包扎好了,都?#20052;?#20260;,只是?#34892;?#22833;血过多。”

    沈清澜闻言,微微放了心,却一时不知道该说?#35009;矗?#21018;刚遇上那样的事情,身份差点暴露,她不知该怎么面对傅衡逸。

    傅衡逸倒像是对她的不自在毫无所觉,温和开口,“这几天在家里好好休息,暂时不要回家了。不是跟家里说了出国旅游了,等过两天休息好了可以去国外玩两天。”

    “好,傅衡逸,我等你回?#25671;!?#31561;你回家,然后将一切都告诉你,只是希望你知道以后,不会讨厌我。

    傅衡逸轻笑着答应。

    挂?#35828;?#35805;,沈清澜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儿才跟金恩熙联?#25285;?#24471;知他们已经安全返回Y国,伊登?#35009;?#20107;才放了心。

    “安,你没事吧?”避开其他人,金恩熙问道,她已经从安德烈的口中知道他们遇上了傅衡逸的事情。

    知道她问的是?#35009;矗?#27784;清澜笑笑,“我没事,过两天我会再过来一趟。”

    “他没有问?#35009;矗俊?br />
    “没有,恩熙,我有点累,先休息了。”

    沈清澜走进卧室,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明明身体很疲惫,可是她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她在想傅衡逸,也在想该怎么跟傅衡逸解释。

    **

    国外某庄园,男人的脸上全是?#39038;?#20182;的手上青筋暴起,一看就是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男人长得很好看,长相偏阴柔,却不会给人女气的感觉。大概身上的痛苦太剧烈,他紧紧的咬着牙,满脸的阴鹫。

    他躺在床上,身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层,可见痛苦之巨。

    旁边,站着一个医生模样的人,是东方面孔,正全神贯注地在男人的腿上施针,对于男人痛苦的低吼仿若?#27425;擰?br />
    一个小时以后,他才将那些针从男人的腿上拔了下来,“艾伦,今天感觉怎么样?”

    床上的男人?#31383;?#20262;,嘴角扯出一抹笑,“很好。”真是前所未有的好。

    “我看也很好,你的腿的知觉又恢复了很多,照这样下去,要不了一年你就可以进行康复训练,或许三年之内你就可以站起来。”

    艾伦闻言,冷声开口,“不行,三年太久了,最多一年,我要跟常人无异。”

    “这不可能,艾伦,当初你的腿能保住就已经是奇迹了,现在已经开始恢复知觉,三年之内能站起来就已经是上帝的恩赐,一年之内,你是当我是神仙吗?”?#35828;?#24868;怒地说道,数落着艾伦的异想天开。

    艾伦残忍一笑,一把手枪已经对准了?#35828;茫?#19981;要跟我废话,我说一年就必须一年,要是一年之后我没能站起来,那么你就去上帝那里给我祈祷吧。相信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奇迹,也不差这一个了。”

    ?#35828;?#34987;枪口指着,倒是没有害怕,心中却清楚,艾伦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他是真的会这么做。这个艾伦以前是疯子,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就更加疯了。

    挥开枪口,?#35828;?#19981;?#22836;?#22320;说道,“知道了,我尽量,你别总是动不动就拿枪指着我,小心我真的不治了,你就哭去吧。”说着,收拾东西就离开了房间。

    艾伦感受着腿上的痛意,看着窗外?#27704;?#30340;眼光,想起在某个遥远过度的小人儿,脸上笑?#27809;?#30021;,“小七,你可千万要等着我。”

    **

    沈清澜在家里睡了整整一天,第二天醒来时整个人?#34892;?#26127;昏?#33080;?#30340;,她做了一个?#21361;?#19968;个长长的?#21361;?#26790;里全是以前在魔鬼基地被训练的场景,那一帧帧画面现在还清晰地刻在脑海里。

    她的眼神?#34892;?#25918;空,心脏深处传来一阵钝痛,她梦到秦沐了,那个将她护在怀里,最后又是为了保护她而死的秦沐。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上午十点,缓缓起身,换了?#36335;?#25165;去浴室洗漱。

    洗漱完了,沈清澜就离开了家门,她需要去Y国一趟,至于原本跟导师约好的?#33489;?#20063;因为前几日遇到的事情而推迟了。

    沈清澜先去了一趟?#37266;旁罰?#20174;抽屉里拿出了一本护照,上面的照片却不是她?#32422;?#30340;,身份信息也跟她对不上。

    她一个多星期前才出境,现在又用?#32422;?#30340;身份,那么她是怎么回来的?如何解?#20572;?#20026;了避免麻烦,自然不能用?#32422;?#30340;身份。

    他们几个都有多国护照,甚至每本护照上的身份都是不一样的,沈清澜去机场的路上先去了一趟商场,再出来时已经是个二十七八左右的女人,脸上?#27604;?#31934;致。带着墨?#25285;?#37202;红色的卷发,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裙,外面是一件同色的风衣,脚下则是一双恨天高,一副时?#20449;?#37070;的装扮。

    这样的打扮就是站在沈君煜面前,沈君煜也未必认得出来这是?#32422;?#30340;妹妹。

    递给机场工作人员?#32422;?#30340;护照,拿下墨?#25285;?#24037;作人员看了一眼就放行了。根?#20037;?#26377;看出任?#25105;?#24120;。

    到了Y国,接机的依旧是金恩熙,“安。”

    金恩熙跟沈清澜?#40092;?#36825;么多年,又知道彼此的底?#31119;?#35748;出沈清澜倒不是一件难事。

    直?#23588;?#20102;医?#28023;?#33564;丝莉已经能起来了。有了伊登的加入,她恢复得更快一些。

    沈清澜先去看了茜丝莉,然后才去看了伊?#29301;?#20234;登的身上也有伤,这是刚被KING抓住的时候被严刑拷打的,只是他?#26247;?#26159;魔鬼基地出来的人,这一招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KING打了几次之后也就放弃了,又怕他逃跑,才会让人一直给他注射让人浑身无力的药物。

    “伊登。”沈清澜已经换回了?#32422;?#30340;?#36335;?#20381;旧是一身休闲装扮,脸上粉黛未施。

    伊登早已从安德烈的口中知道了沈清澜已经结婚的事情,再看见她,眼睛先是一亮,复又一?#25285;?#28982;后才一脸笑意地看着她,“安,你来了。”

    ?#21543;?#20307;好点了吗?”

    “已经好多了,其实你不该来救我的,KING他不会杀了我。”伊登说道,他知道这次的事情一定会给沈清澜带去麻烦,?#26247;?#22905;现在是这样的身份,一旦让人知道她跟他们还有关?#25285;?#24656;怕Z国都会容不下她。

    伊登?#23588;鲜?#27784;清澜的那一天起就知道这个女孩子跟别人不一样,跟基地里的任?#25105;?#20010;人都不一样,她看着是冷的,是无情的,但是眼底深处,那里依旧是温暖的,柔软的。

    她的心是干净的,这样的干净一直吸引着他,让他愿意为了这一份干净去做任?#38382;攏上?#22312;却是他将她重新拉进了这个漩涡里。

    “伊?#29301;?#36825;样的话以后不要让我听到,刚刚我就当?#32422;?#27809;听见。”沈清澜淡淡开口,语气里甚至连不悦都没?#23567;?br />
    但是伊登知道她是不高兴了,无奈笑笑,“知道了。你?#35009;?#26102;候回去?”

    “确认你们都平安了就走。茜丝莉身上的伤……”

    “放?#38476;桑?#27809;事。”伊登注意到她手上的戒?#31119;?#30524;底闪过一抹黯然,却又释然。

    其实早就知道他跟?#24425;?#19981;可能的,现在知道她等到了属于?#32422;?#30340;幸福,?#32422;?#24212;该祝福才是。

    “安,听说你结婚了,恭?#30149;!?#20234;登?#29616;孔?#31119;。

    沈清澜微微一笑,当做没有看见他眼底的黯然,他们都是?#26223;?#30340;人,?#32422;?#30340;狼狈不希望被别人看到。

    “谢谢。”

    注意到他的视线,沈清澜的手微微动了动,出发去救人前,她拿了这枚戒?#31119;?#36825;次回来后才重新带上去的。

    病房里一时相顾无言,他们有六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面,而伊登对她的心思她也心知肚明,现在一个已经结婚,一个还受着伤,她其实也?#34892;?#19981;知道该说?#35009;礎?br />
    最后还是伊登主动打破了沉默,“安,KING想要的东西我没有交给他,我提取的那份其实已经被我毁掉了,他们想要根据样本找到那种植物是不可能的。”

    “你去过的那个部落……”

    “那个部落在原?#21363;?#26519;深处,一般人根本找不到,我?#24425;?#26080;意中迷路了才走进了那里面,而我走过那么多地方,也只有在那里才看见过那种植物,短时间之内他们想要找到那种植物根本不可能。”

    沈清澜微微皱眉,“他们又是怎么知道你的手里有这种东西的?”

    说起这个,伊登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我将那种植物的提取液带回了实验室,本来想好好研究一下的,但是身边的助手不知道收了谁的好处,将消息泄?#35835;?#20986;去。”

    这么一说,沈清澜还有?#35009;床幻?#30333;的,看向伊?#29301;?#37027;个人呢?”

    知道她问的是谁,伊登嘴?#20052;?#31505;,带着寒意,“不知道,我也在找他,迟早有一天会找到的,被KING抓住之前,我正好在研制一?#20013;?#33647;,他是最?#40092;?#30340;试验体。”

    沈清澜点点头,也不再多说,对于那些背叛者,伊登想要怎?#21019;?#29702;都是他的自由,她不干涉。

    沈清澜又在医?#35946;?#24453;了两天,确定了茜丝莉跟伊登没有任何问题了就返回国内了。当然在回去之前,沈清澜先去了一趟商场,给大家都买了礼物才回去。

    “安,现在才发现你?#24425;?#19968;个?#20309;?#29378;,我以为只有茜丝莉那个女人才会?#19981;斗?#29378;?#20309;?#21602;。”帮沈清澜拖着一个大行李箱,金恩熙说道。沈清澜的手上还有一个行李箱。

    沈清澜笑笑,来的时候她是两手空空,回去的时候则是拖着两个大箱子。

    在进机场之前,沈清澜想起画展上遇到颜夕的事情,看向金恩熙,“有空帮我查一下南城?#21344;摇!?br />
    金恩熙一愣,没有反应过来,她对Z国并不熟,?#34892;┎幻?#30333;?#21344;?#21448;是?#35009;?#20154;。

    沈清澜解?#20572;?#20043;前我让你帮我查秦沐的身世记得吗?我想知道秦沐跟?#21344;?#26159;否有?#35009;垂?#31995;。”

    金恩熙自然是记?#20204;?#27792;的,自从上次沈清澜让她帮忙调查秦沐的身世,看看她是否还有家人之后,她就一直在查,但是当初的资料被毁得太彻底,根本无法恢复,自然是毫无进展。现在沈清澜给她提供了一个方向,那么事情就相对简单了一些。

    “好。等过几天我?#19981;?#22238;去。”金恩熙说道。

    沈清澜没有反对,现在她也确实需要金恩熙的帮忙,很多事她不方面出面。

    ------题外话------

    咳咳,看到这里,你们不会想给我寄刀片吧?【对手指】

    我之前也犹豫要不要现在坦白,后来想想,现在真的不是个坦白的好时候,澜澜的心底其实还在害怕,害怕坦白之后会失去傅爷,所以她现在是没有勇气坦白的,嗯,所以还是再等等吧

    PS:鉴于亲们昨天的月票那么给力,今天中午十二点加更哈

    **

    推荐林思缘新文《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这是一个名门千金专门扮猪吃老虎的?#36866;攏?#36825;是一个高冷男神,在老婆面前妙变贴心大暖男的?#36866;攏?#20182;们出现的地方,总?#26538;妨副?#22320;,令人不忍直视……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天天酷跑阿努比斯搭配 澳洲丧尸来袭2 女子网球冠军四大满贯 埃托奥伊蒂哈德 罗马2全面战争3dm 桑普多利亚乌迪内斯意大利杯 阿尔希拉尔vs西悉尼流浪者 摔角传奇APP下载 巴列卡诺vs莱加内斯 汉诺威96vs汉诺库森2019 亚冠上海上港对悉尼fc 华丽剧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