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青天有鉴 > 第124章 有异议

第124章 有异议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吧,你接着?#24425;觥!?#26041;朝阳道。

    “他们两口子平时也总打架,俺去劝了不知道多少回,刘柱是个酒魔子,酒量不大,一喝就醉,醉了就打人骂人,连自己的老娘都不?#40092;叮?#23601;是个熊货。俺就觉得,女人走一家进一家不容易,一直劝俺妹妹,别跟他一般见识,谁家不吵架……”

    何茂林接下来的叙述,依然很磨叽,东扯西拉,足足讲了半个小时,口干舌燥,才算是讲完了。

    何茂林开始并没发现刘柱带着杀猪刀,否则,也不会?#22969;妹?#36319;他吵架离婚。刘柱是接近妹妹的时候,突然出手的,而且,拔出刀后,还想继续猛刺,完全是极其疯狂的?#21050;?br />
    “现在,公诉人可以询?#26102;?#21578;。”方朝阳道。

    ?#36820;?#36215;身,问道:“被告人,当受害人刘柱遭到你的啤酒瓶第一次击打之后,他处于?#35009;醋刺俊?br />
    “他倒地上了,脑壳在淌血,嘴里还在骂人,杀了这个贱-货、臭女人……”

    “既然不法侵害已经被制止,你为何还要继续击打?”?#36820;?#21448;问。

    ?#21543;?#26159;不法侵伤?”何茂林不解地问道。

    “就是他?#38405;?#22969;妹的攻击行为?”?#36820;?#30452;皱眉,觉得跟何茂林交谈特别费劲。

    “你刚才问俺啥?”转头何茂林就忘了。

    “他既然已经倒下了,你为?#25105;?#23475;继续用酒瓶攻击他?”?#36820;?#23613;量?#29467;?#20439;易懂的话语提问。

    “俺妹妹已经那样了,再说,俺也害怕,他手里可是拿着刀子嘞!”

    “一同打了多少下?”

    “俺忘了,当时整个脑子都混了。”何茂林露出努力思索的表情,还使劲抓了抓头。

    “你可否报警或者拨打?#26412;?#30005;话,对受害人刘柱进行及?#26412;戎危俊痹返?#21448;问。

    “俺才不管他,俺妹都快死了,躺在那儿有出气没进气。”何茂林道。

    ?#21543;?#21028;长,我的询问完毕。”?#36820;?#36947;。

    “请坐!”方朝阳压压手,又把头转向另一边,“请辩护人对刘柱进行询问。”

    辩护律师田云苏从辩护席上?#37202;?#26469;,她三十出头,皮肤白净,人长得很瘦小,齐耳短发,带着一副黑框宽边的眼镜,整个人显得很是精明干练。

    ?#21543;?#21028;长好,两位陪审员好,首先,我想说明一点,关于此?#31119;?#25105;是无偿进行代理的,只想为了一份公义。”

    “我们知道了,开始询问吧!”方朝阳点点道。

    “被告人何茂林,你当时喝醉了吗?”田云苏问道。

    “俺没醉,两?#31185;?#37202;正好,当时只喝了一瓶。”何茂林答道。

    田云苏皱眉,这显然不是她想要的回答,如果被告人处在醉酒?#21050;?#24847;识不清醒,法院是会酌情减刑的。

    何茂林?#24425;?#24456;实在,并未隐瞒任何事实,在他看来,妹妹正处在危险之中,保护妹妹,天经地义。

    还是老问题,对于这类案件,正当防卫和故意杀人之间的界限非常模糊,各级司法机关也不好掌握。

    “刘柱是否有攻击你的举动?”田云苏又问。

    “俺拿着酒瓶跑向他,他当时红着眼睛,也拿刀冲向俺,看起来想要杀了俺。”何茂林道。

    “为?#35009;?#20320;没有受伤?”

    “都?#21069;?#22969;!俺妹抱住了他的腿,俺这才躲开了那混球的刀子。”

    “在你击打刘柱头部完毕,他是否已经生命垂危,就是快要死了?”田云苏又问。

    “?#21069;?#21643;知道他是不是快死了。反正他满脸淌血,在俺抱起妹妹时,他还把刀子扔了过来,差点就扎到俺的腿。”何茂林道。

    “你跟刘柱之间,以前也发生过冲突吗?”

    “他总打俺妹妹,俺妹回娘家哭,俺心里生气,也骂过他好些次。”

    “有过肢体冲突吗?就是动过手吗?”

    “那倒是没有,俺说实话,也有点怕他,他的体格壮得像头牛。”何茂林道。

    “这就是说,以前没有结仇了?”田云苏问道。

    “我反对,辩护人具有诱导被告人答复内容的嫌疑。”公诉人?#36820;?#20030;手道。

    “反对无效,被告人回答这个问题。”方朝阳道。

    “没有,有时为了俺妹妹少挨打,逢年过年,俺家也不图他的东西,俺还给他送过好些,就想?#22969;妹?#26085;子好过点儿。”何茂林如实道。

    ?#21543;?#21028;长,我的询问完毕。”田云苏道。

    不得不说,田云苏是个有经验的好律师,问题都在点子上,方朝阳向她投去一个赞许的目光,田云苏回了一个微笑。

    “下面进行法庭举证?#25163;ぁ?#39318;先由公诉人?#25512;?#35785;书指控的事实向法庭出示证据。”方朝阳道。

    公诉人李?#35946;?#36215;身,首先出示了作为凶器的啤酒瓶?#25484;?#29942;子并没有碎裂,上面沾满了血渍,同时附加了警方的检验报告,证实上面的指纹,就是何茂林的。

    “请值庭法警将书证交给被告人看。”方朝阳道。

    法警拿着书证,放在何茂林的跟前,方朝阳继续问道:“被告人何茂林,看清楚了吗?”

    “俺眼睛很好,看清了。”何茂林道。

    紧跟着,法警又把书证递?#22351;?#27861;官席,方朝阳和高亦伟、穆凡都仔细看了,相互点?#35828;?#22836;,这才还给了李?#35946;住?br />
    “被告人何茂林,你对这份书证有异议吗?”方朝阳问道。

    何茂林露出疑惑的眼神,显然是没听懂,方朝阳无奈地问道:“就是有没有意见,啤酒瓶是你使用过的吧?”

    “没意见,就?#21069;?#29992;过的,六星牌啤酒,三块三一瓶。”何茂林点?#36820;饋?br />
    “辩护人有异议吗?”方朝阳问道。

    “有!”田云?#31449;?#25163;道。

    “请讲!”

    “公诉人?#20040;?#19981;当,啤酒瓶不该被标注为凶器。”田云苏道。

    李?#35946;?#33080;色有些不好看,说道:“被告人就是用这个啤酒瓶,将刘柱袭击致死,不标注凶器,那应该标注?#35009;矗俊?br />
    “啤酒瓶并非管制器具,应该标注侵害物品。”田云苏强调道。

    “田律师,不要抠字眼了,这没有多大意义。”方朝阳摆手制止道。

    “总之我认为,啤酒瓶不能列为凶器,它没有凶器的属性。”田云苏固执道。

    在法庭上,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辩护律师总会利用熟知的法律规定,不停反驳公诉方,以争取自己的论点论证能够合理成立。

    “公诉方,请继续出示证据。”方朝阳道。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