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蔺先生,一往情深 > 1077.番外:五年,两情久长朝与暮

1077.番外:五年,两情久长朝与暮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24066;?#35828;无弹窗免费阅读!

    预展厅中人不少,季玟茹亲自抱着幼安,小?#19968;?#24456;乖,只安静地跟着大人,目光总是不时寻找情天的所在,看到妈妈在视线范围里就安心。

    来的路上情天交代过自己会忙,让小?#19968;?#36319;好奶奶。

    这不是幼安第一次来这样的场合,在C市?#26412;?#34987;情天带去过各种展会,小?#19968;?#24456;懂礼貌。

    看怀里的小人儿一脸认真地跟着看那些古董拍品,季玟茹轻声打趣问:“幼安能看懂吗?”

    “最显眼的地方都是好东西。”

    幼安答。

    身边路过的看客听了,?#24187;?#22238;头,不过两三岁?#26286;?#23376;,所说的话却煞有其事,而且,令人不能反驳。

    这是幼安在家的时候听父母还有那位农伯伯聊天听到的,记忆力很好。

    预展上,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灯光打得最好的,肯定都是好东西重头戏。

    展会现场负责人目光从情天身?#40092;?#22238;,听到这?#23433;幻?#19968;笑,视线刚扫向另一处,发现忽而起了小小骚动。

    快步过去了解,是一位看客用自带的手电筒照?#21019;?#22120;,看得太过忘我,结果手电筒不小心从手中跌落,砸到了瓷器小碗上,碰坏了。

    这样的事情在预展上已经不少见,唯一?#24917;?#20915;方法,只能是碰坏拍品的人与拍卖行协商赔偿。

    ?#24405;?#30456;关人离开去协商解决后,因为这出小意外,展厅里结伴而来的看客低语声音大了一些,还有各种讨论拍品的。

    往往越是外行越?#19981;?#35752;论说话,?#19981;?#36793;看边点评拍品真假,音量还不小,好像让身边路过的人听到了,会觉得其很在?#23567;?br />
    儿媳有目的地在细看拍品,季玟茹不扰她,抱着幼安,身边跟着孙杏芳还有余力,慢慢走着,听到不少“行家”在卖弄所学评评点点,老太太端庄微笑,只是抱着孙儿慢慢欣赏。

    向添不懂这些,但一直默默在身后不远的地方关注着情天所在,恍惚像是回到多年以前,沐家大人没空,他听沐老爷子吩咐,常常在周末开车送情天去看画展。

    十多岁的小女孩?#24425;?#36825;样在展厅里认真欣赏,沉静伫立,安?#24187;?#22909;,好像她凝视那些作品时,时间在她身上都静止了一般。

    春拍预展展出三天,情天今天来,已经是预展的最后一天,明天将是拍卖会。

    想要了解的都了解过了,心中有数,一行人回饭店,直接在饭店的餐厅用午餐。

    季玟茹说起刚才幼安在展会上很听话,情天笑看儿子,给他整理围兜,小?#19968;?#25343;着勺子自己喝汤,仰脸道:“爸爸说过,不乱说话是礼貌。”

    展会现场不阻止小声谈话,但不乱发表真假意见是一种默认的规矩,蔺君尚确实曾有提及,小?#19968;?#29702;解有限,但能抓住重点意思。

    听到提起儿子,季玟茹笑?#27492;?#20799;:“爸爸在澳洲,幼安有没有想他?”

    幼安点点头。

    ……

    午间回房休息,之前说想爸爸的小人儿问情天要?#21482;?#25171;电话。

    情天看了看时间,布里斯班此刻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不知蔺君尚是否已在外面,她先发了一则短信过去。

    “在酒店休息,还是外出了?”

    信息发出去不到一分钟,?#21482;聊?#20142;,有来电。

    情天接了,那头男?#28216;?#27785;的声音传来:“还在酒店,怎么不直接打电话过来?”

    在床上玩的幼安已经往情天这边爬,情天握着?#21482;骸?#25285;心打扰到你。”

    情天把?#21482;?#36882;给小?#19968;錚?#30475;他双手捧着贴耳边,跟他爸爸说话。

    整理脱下的衣物折放一旁,情天在床上?#19978;攏?#25163;枕着脑袋听儿子跟那人通话。

    在说上午去看预展的事情,明明才两岁多,跟他爸聊得像模像样。

    后来小?#19968;?#25447;着?#21482;?#36538;在情天身边,转递给她,情天接了,一手抱着儿子。

    “明天拍卖会?”

    ?#29677;擰!?br />
    正事做完,午饭也吃过,倦意涌上,听他的声音就格外心安想睡,情天闭着眼睛应,关于此次拍卖会?#40092;?#24847;的拍品,两人又讨论了几句。

    ?#28595;?#37027;边如?#21361;俊?br />
    “一切顺利,还给儿子带了个礼物。”

    “?#35009;?#31036;物?”

    “回去再说。”

    耳畔的声音逐渐模糊,最后她好像听到的是他说:“困了就好好休息,出门在外,有事随时给我电话。还有,我想你跟儿子。”

    幼安已经在情天怀里睡着,情天迷糊应了,挂断后随之也睡去。

    -

    6月4日,春拍拍卖会现场,多位古代名家的书画,皇室深宫臻品,经典的瓷器家具,古籍珍玩,这是一场艺术盛宴。

    清雍正时期的珐琅彩碗,乾隆御制的青花瓶,以及近代傅抱石的仕女图跟李可染的山水画,情天属意的几件拍品,全都顺利拍下。

    季玟茹在?#26412;?#30340;旧友得知其在京城,特意相邀梅兰芳大剧院一起听戏。

    剧院这样的场合幼安太小还去不了,情天让婆婆跟朋友好好叙旧,自己在酒店陪着幼安。

    晚饭后在附近逛,买了很多的特色糕点小吃,回到酒店房间,情天用新买的茶叶泡了一壶茶,?#29238;?#20154;坐着聊聊,幼安就自己在边上玩玩具。

    或许因为母亲跟祖母都在身边,小?#19968;?#27809;有太多想家的感觉,一直很听话。

    晚上九点,季玟茹会友归来,情天也安心休息,玩累?#35828;?#24188;安早已熟睡在床上。

    看?#21482;?#24819;起下午与蔺君尚通电话,曾提及今夜会有应酬,所以临睡前她没再给他打。

    情天侧躺在身边,手枕着头看儿子,想起在蔺宅看过的蔺君尚小时候的照片,父子如此相似。

    年底,就该送他去上幼儿园,这一刻情天心?#34892;?#24944;又有怅然。

    盼着他长大,却又……舍不得他那么快长大。

    倾身过去,在儿子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小?#19968;?#20687;是在梦中呢喃:“妈妈,爸爸不在幼安保护你。”

    -

    离开?#26412;?#30340;前一天,情天陪婆婆一起去故宫。

    天气好,一行人去的时候,刚巧遇到游客也不多。

    从太和殿出来,走下汉?#23376;?#21488;阶,情天注意着幼安?#24917;?#19979;。

    抬头,看到前面广场上伫立着一道熟悉挺括的身影,一身藏蓝色休闲西服,身形修长,戴着精工腕表的左手刚放下?#21482;?#20391;首往这边看。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