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操盘靠谱吗 凯利公式怎么赌时时彩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彩360 时时彩平投11盈利技巧 破解时时彩app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360 千里马时时彩缩水ios 时时彩过滤缩水网页版 时时彩新闻 汪汪时时彩pk10 重庆时时彩定胆软件 时时彩走势怎么判断 时时彩最新公式 时时彩五星综合分布图 时时彩全天计划数据 第七感时时彩手机 重庆时时彩5码公式 时时彩操盘手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十大平台哪个好 3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贴吧 新疆福彩时时彩开奖号 时时彩开奖结果依据是什么 手机时时彩作弊器 时时彩挂机方案思路 时时彩计划免费版 第七感时时彩v8.06 时时彩计3-gcp彩票f
3Q中文网 > 农门药香 > 第533章 唐子凤的反击(下)

第533章 唐子凤的反击(下)

?#24187;?#35760;住【3Q中文网 www.us11.oo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33章 唐子凤的反击(下)

    就在大家都慌了的时候,凃龙收到?#27966;?#21451;的信,知道是井水被人?#35835;?#40736;疫,立刻下令全家不许再用家里的水,直接买水来吃,更不许涂?#39029;?#26469;说明原因,还说很有可能是唐子凤下手的。

    经过几天的医治,涂家的人也好了很多人,凃龙最先能下床,为此,凃龙亲自去见了?#27966;?#21451;,她也很想知道,这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道长,在下是个武夫,不会拐弯抹角的话,便直言问了,这件事到底是谁主谋的?”

    凃龙这直马直杠的话,弄得?#27966;?#21451;都哭笑不得,笑了笑,“飞豹子果然是个莽夫,完全不知道用脑子。”

    “我用了!”凃龙自然不承认,犟嘴一句,瞪着?#27966;?#21451;怒吼,“我觉得这件事就是你主谋的,不然你怎么会演这出戏?”

    “如果是本山人了?”

    ?#27966;?#21451;话落,凃龙箭步上前,一把揪住他的道袍,低吼着,“混蛋,你因为要报复这些女人,竟敢那我们全族人的性命做堵住,老子劈?#22235;恪!?br />
    “笑话!”?#27966;?#21451;冷哼一声,一个旋身,就将凃龙甩开了,然后再他一丈之外说道:“我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顺手帮?#22235;?#20204;一把,如果真是本山人要害你们全族人的性命,你觉得你们能活下去吗?”

    这点倒是事实,可到底是谁?难不成真的是唐子凤?

    这怎么可能,怎么是司依还在涂家了,她可是司依的生母……

    凃龙咆哮着,“谁,到底是谁要你们这么做的?”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又想让唐子凤如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如果你们知道怎么做,就该知道她?#19981;?#21453;击,只希望你不要被她害了就好了。”

    ?#27966;?#21451;说完,纵身一跃,飞身到了屋顶,“飞豹子,那女人可不是什么善茬,清溪庵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这女人有今天,你的负上一半的责任,这都是你该偿还的,怨不得别人。”

    凃龙气急了,这都是因为司依乃是他第一个孩子,他总是心疼的,这才纵容了唐子凤多年,而且子辰那边也说了,他们需要一网打尽,所以才没动唐子凤,可是没想到如今会落到这步田地……

    “该死的,唐子凤,如果我家里的人有事,老子定叫生不如死。”

    凃龙气急了,见过?#27966;?#21451;后,回到家里就把鼠疫的事跟大家说了,这下可是把涂家的人气坏了,全都一直对外了,吵着闹着让官府将唐子凤撵出潼川府。

    唐子凤做梦都没想到,黑背双煞坐下的事会失败,气的不行了,在清溪庵大骂二人办事不利,如今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乌爷咬了咬牙,这就提议,“夫人,何不先去泸州,反正那边有酒坊,我们只要全部过去就好了。”

    “可是方言和我大哥还没回来,我大哥家那些小妾有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要是居家搬走,她们必定慌乱,到时候趁乱跟我闹……”

    唐子凤还没说完,乌娘就忍不住,怒吼着,“你别?#20040;?#36827;尺,你别忘了,我们是方言的人,如今帮你办事已经?#24378;?#22312;方言的面子了,你要走就走,不走我?#20146;?#24049;走了。”

    “你们要走?”唐子凤冷了脸,“你们当我这清溪庵是什么地方,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不然了?”乌娘笑了,“老娘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老娘还不信,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臭女?#22235;?#25226;老娘怎么样了。”

    “你大可试试!”唐子凤冷哼一声,“你别忘了,老娘是唐?#39029;?#26469;的人,别说对自己家人都能下得去狠手,何况你们?你们要是敢走,老娘就能让你们有去无回。”

    “相公,你听听这贱人说的话?”

    乌娘早就觉得自己被人绿了,现在更加觉得,所以早就忍不住了,借此机会,她也正好带着自己男人离开中原,免得到时候小命不保。

    乌爷?#19981;?#20102;,瞪着唐子凤,冷哼一声,“不就是区区一点毒药吗?你当我们黑白双煞是摆设吗?”

    “哦!”唐子凤笑了,“这?#27492;的?#20204;能解开身上的毒药了?”

    “唐子凤,我们解不开,唐家也解不开吗?”乌娘笑了,走到乌爷身边,“相公,我们只要去把这贱人对付唐家的事告诉唐家,想必唐家很高兴给我们解药吧!”

    “你们敢!”唐子凤咬牙低吼,“你们如今都是穷途末路的人了,还指望能走到唐家去吗?”

    黑白双煞一愣,齐齐看着自己的双手,顿?#26412;?#24853;,“这……这怎么都到手腕了?”

    唐子凤冷哼一声,“自然是方言防着你们倒戈相向,这才再解药里加了毒药,只要把你们每天吃,这毒就会发作,可同样的,这毒?#19981;?#21152;重,今日你们还没吃,这加重的毒自然窜的快了。”

    “你……你这个贱人!”

    乌娘气的怒骂,刚想出手,却被乌爷拉着,一下跪在唐子凤面前,“夫人,求你给我们解药,只要绕我们性命,我们一定陪着夫?#35828;?#21040;方爷。”

    “哼!”唐子凤冷哼一声,“还是乌爷明白事理,你们只要帮我守住清溪庵,其他的事我自会解决。”说完,从怀里拿出两粒解药,扔给黑白双煞,然后招呼一个护卫,“带我去知州府邸。”

    护卫应声,这就抱着唐子凤,朝着城内而去。

    乌爷气的握紧了手,看着手里的解药,咬牙冷道:“方言,唐子凤,我们夫妻二人为?#22235;?#20204;拼命,你们竟然这般对我们,那就别怪我们无情了。”

    “可是相公,这一粒解药只能管一天,要是来不及……”

    “怎么会来不及?”乌爷笑了,“涂?#39029;?#20107;了,唐家不可能袖手?#24616;郟?#25105;们只要去县城打听一下,要是知道唐家来人了,我们就直接去见唐家的人,只要说出唐子凤的阴谋,我们就自由了。”

    乌娘眼里恨意满满,冷哼一声,“好,那相公守着清溪庵,我亲自去打听。”

    “嗯,目前也只能这样了,老子也想看看,唐子凤如何在穷途末路之上,还能镇定自如。”

    “哈哈……”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